27歲登上《富比士》創投榜單的華人——張璐與她「一路開掛」的人生

2017.01.15 by
鈦媒體
鈦媒體 查看更多文章

鈦媒體致力於打造最專業的商業與科技領域資訊原創平台,挖掘創新背後潛在的商業價值與未來趨勢;支持創業與投融資服務。

27歲登上《富比士》創投榜單的華人——張璐與她「一路開掛」的人生
Forbes
張璐的年紀不到30歲,是自榜單開設以來第一個當選創業投資領域主題人物的中國人。過去兩年,獲同樣獎項的是Y Combinator的Sam Altman,以及Revolution Ventures的合夥人Clara Sieg。

編按:1月3日,每年一屆的《富比士》美國版「30 Under 30」榜單再次公佈,創業投資領域的30位傑出年輕人登上VC類榜單,其中,一位黑髮華人女性惹人注意,她就是矽谷投資人張璐。

張璐曾作為重要嘉賓,先後在鈦媒體2016年的兩大峰會——5·20虛擬現實產業峰會和移動互聯網大會上參與分享,以新晉投資人的身份發表行業前瞻,這位生於1989年的年輕人獲得《富比士》榜單殊榮的這一年才不到30歲,實在是太勵志。

這位年輕的投資人,是如何靠才能和膽量征服矽谷的?

初見張璐,的確是印像中那個在矽谷迅速崛起、雷厲風行的女投資人。

新年剛過,張璐開始收到接踵而至的祝賀,她的同事和朋友們也都開始在社交網路上、微信朋友圈分享他們共同的好消息——富比士30 Under 30美國版正式公佈,張璐入選了今年VC類榜單,同時還被選為引領VC榜單的「榮譽主題人物」。

富比士的30 Under 30可謂美國最頂尖的青年領袖的「風雲榜」,尤其是被選為榮譽主題人物的,都是各個產業的佼佼者。 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Snap(前Snapchat)創辦人Evan Spiegel、著名演員「大表姐」詹妮弗·勞倫斯,奧運金牌選手Alex Morgan,NBA球星Stephen Curry都曾入選過。

張璐這位八零後年輕人,是自榜單開設以來第一個當選創業投資領域主題人物的中國人。過去兩年,獲同樣獎項的是美國最頂尖的加速器及基金Y Combinator的President Sam Altman,以及美國知名投資機構Revolution Ventures的合夥人Clara Sieg。

張璐在矽谷的經歷像一個傳奇,創業者、創投從業者、早期基金創辦人,她在這個曾經只屬於白人男性的世界裡用驚人的速度不斷轉型,並迅速成就自己。引用《富比士》在對張璐專訪文章中的評價:

「張璐是矽谷難得一見的來自中國的女性投資人。在矽谷,像她一樣的年輕投資人曾經創立過自己的公司,如今他們正充滿熱情地運用矽谷的創業投資資金,幫助創業專案成長為未來的偉大公司。」

27歲的張璐,已經成為矽谷最受認可的新銳投資人之一。

張璐極為講究高效率,大部分時間她都是滿負荷運轉的。

見到她的時候正值中午,她剛剛見了兩個新創團隊,還沒來得及吃午飯。其中一個團隊是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公司Fido AI。張璐告訴鈦媒體記者,當日下午還要和另外一個母基金開會,之後去史丹佛參加一個小型的人工智慧科技討論會。當日晚上,JP Morgan有個小型的reception,她也受邀去參加。

每天晚上八、九點鐘到家,對張璐來說習以為常,而回家之後往往還要繼續工作或者跟中國的合作方開電話會議。「我有點工作狂的潛質」,她自嘲式地說,「雖然很累,但也很享受把所有to-do list安排地妥當,一項一項完成,這樣才能安心過完這一天。」

張璐有很多駭客朋友,大家常在Google進行小型聚會。「有一次開著會,莫名其妙一架無人機就被hack起飛了,大家只能停下一切活動四處研究到底是誰幹的。」張璐向記者講述這個細節,大家都大笑不止。這些人對科技的熱情跟張璐很合拍。

只要你和張璐聊到科技,聊到創業,你會覺得,她整個人發著光。

張璐恬靜的外貌常常讓人很難想像,她不僅是一個成功、高效率的投資人,還是一個狂熱的科技發燒友,不僅對科技有巨大的熱情,還有多項技術專利。張璐在成為投資人之前,曾創辦過一家科技公司,就是基於她自己的一個專利做出的產品,最後公司在美國高價被收購。

靠「量化」玩轉矽谷早期投資

NEA、Andreessen、Khosla這些都是在矽谷響噹噹的一線基金,張璐創辦的NewGen Capital極少數他們願意合作的早期投資基金之一。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的話,很難相信眼前這個年輕的投資人,能夠讓人服氣。要知道,這些大基金基本瓜分了矽谷最好的專案,很少願意接受新玩家。

還是一個創業者的時候,張璐已經開始跟他們合作了。她看專案的眼光也很獨到,不同於泛泛的「看人」、「看趨勢」。張璐總結出了兩個被證明很有效的原則:一個是「多維看人」,另一個是「量化趨勢」。

張璐在矽谷創新大會上。
鈦媒體

早期投資的核心點之一是鎖定人才,張璐的「人才間諜網路」遍布矽谷各大科技公司,管理團隊也和新創社群聯繫非常緊密。從Wealthfront、Coursera、Uber這樣的話創公司,到Google、Facebook等上市公司,都有著她的專案顧問,這些已經處於中上層的顧問會幫助NewGen Capital留意科技圈中的創業大牛,讓他們能夠第一時間抓住好專案。

一般來說,接觸新創團隊後,張璐還能夠透過這個網路快速可靠的個人背書信息,了解團隊技術背景。此外,透過分析經驗數據,她也能將創業者快速分類,從而進一步觀察整體團隊的合作效率與發展前景。

和其他許多基金不同,NewGen Capital還有著獨特的「量化」法寶——自己的內部數據庫與內部產業分析報告。這些獨家數據能夠輔助他們的投資決策,也讓他們能夠對下一階段的投資熱點進行預判。

除此之外,她與史丹佛淵源很深。她自己畢業於史丹佛大學工程學院,導師是工程學院院長,後來高價賣出的公司最初也是在校方支持下開始的。畢業多年後,她還被學校推薦作為校友代表接受德國Handelsblatt雜誌採訪;她組建的NewGen Capital團隊也是全史丹佛背景,投資團隊包括史丹佛終身教授、美國工程院院士,以及成功企業家等。

這些支持讓他們迅速建立起了多樣化、通暢的優質專案網路,基本能夠覆蓋全美。對於中早期投資來說,這些專案源非常重要。

「一路開掛」的人生

《富比士》官網上,張璐被放在「30 Under 30」的首頁,和Snap(原Snapchat)CEO Evan Spiegel、還有四度獲奧運金牌的 Simon Biles 一同作為榜單代言人。 《富比士》美國最初找到張璐的時候,向她誇張地表達了他們的熱情:「你簡直就是當代美國夢。」

每年有數十萬中國留學生奔赴美國,其中只有極少數人能留下工作、生活,而在留學期間創業的更是少之又少。她不僅全都做到了,還是史丹佛材料工程學院當年唯一拿master全額獎學金的中國留學生。

此後她的新創公司被高價收購,她本人隨後進入矽谷核心創投圈。

張璐的基金導師囊括了矽谷一線的前輩,其中包括矽谷骨灰級人物、頂級基金NEA的創辦投資人Phil Paul。她也有許多個人導師,跟她認識時間最長、關係也最好的一個,是矽谷最頂尖的專利律師Robert Byer——之所以說頂尖,是因為當年賈伯斯(Steve Jobs)正是把蘋果的專利問題都扔給了這位大牛律師。

《富比士》30 Under 30 2017官網首頁截圖,左上是張璐,作為入選者代表。
鈦媒體

或許可以用「一路開掛」來形容張璐的人生。

對於少年張璐來說,這樣的人生走向既是她從沒想過的,又應當是意料之中的。雖然她也像平常女生一樣學古典音樂、受畫家母親影響從小學畫,但在更多方面,她完全不能算是一個「安分」的女生。

高中時,她打魔獸爭霸,是戰隊隊員,玩獸族,技術比一般男生好太多。組樂隊、辦雜誌、辦社團,不像普通的「德智體群美全面發展」,她簡直是把能嘗試的東西都嘗試了一遍,「非常恣意地探索了各個方面的潛能」。

張璐在史丹佛大學的樂隊擔任鼓手。
鈦媒體

到了矽谷,她不安分的本能仍舊存在。她在史丹佛時,就是史丹佛橄欖球隊樂隊(Marching Band)的鼓手。讀書的時候,她還在累計飛行時間拿飛行駕照,談到飛機時,張璐很興奮地告訴我,「我有個飛友,最近剛完成了單人飛行環遊世界。」

閒暇時間,她也常常參與一些小型公益專案、講座等,幫助華人在美國成長,以及探索發展的可能。

張璐在一次演講中的一段話讓人印象深刻:

「我比較幸運地在年少時期形成了自我意識。這種自我意識讓我能叩問自己的內心,正視自己的需求,最終成為我日後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的一種不竭驅動。我感激我的成長方式,讓我對自己的未來有一個清晰明確的目標,把優秀當成一種習慣,同時也張揚個性,保護自己的天性。」

自我意識成為張璐成長的動力。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不論是學生時代、創業時期、還是踏入投資產業後,她始終選擇著那條「少有人走的路」,並且勤奮、高效地一路披荊斬棘。

她的多年好友以及個人導師Robert告訴鈦媒體記者,「Lu非常聰明、非常優秀,這麼多年來,她是我見過最有潛力的年輕人。」他不遺餘力地向自己的矽谷朋友們推薦她,以至於張璐和這些已經功成名就的大佬們碰面時,常常是她還沒開始打招呼,他們的第一句話已經出口,

「Oh!You are THE LU!」(哎呀!原來你就是Robert老說的Lu)

張璐在鈦媒體 2016 年MIIC大會「新物種衝擊波」論壇參加討論(右二)。
鈦媒體

「標籤」算什麼?

在創投圈和科技圈,女性一向是「珍稀動物」,作為女性很容易被人貼上標籤。 「少數族裔」、「女性」、「年輕人」,都曾經是外界給張璐的標籤。

TechCrunch去年發布的報告顯示,在100家全球頂級創投機構裡,只有7%真正進行投資的合夥人是女性,平均年齡是40歲以上,少數族裔更是少之又少。

張璐向鈦媒體記者回憶,有一次去Sacramento參加州長的小型家宴,席間有第一次認識的政客一臉驚訝,「你這麼年輕?還是個女性?還是中國人?」

過去一年多,張璐常常由於工作關係往返美國和中國。雖然行程很趕,但對於來自很多中國機構和媒體的邀請張璐都會盡量抽時間參加,不過,她對一件事拒絕的態度很堅決——被稱為「美女投資人」。她希望大家的關注點,能在她做的事情上。

接受鈦媒體這次採訪前,她正在準備下個月舉行的Super Return大會。她被美國LP推薦,作為GP代表受邀在大會上分享MicroVC在美國的崛起。不出所料,她又是唯一在大會上發言的華人VC。

不過,對於張璐來講,當「少數群體」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了。

作為一個學工科的女生、科技行業的女性從業者,她經常是會議室或辦公室裡唯一的女性。

剛進入投資圈時,有碰到年紀大的矽谷投資人會直接問她的年紀,說「在你出生之前,我就已經在做這一行了」,對方也完全不認為自己失禮。這樣的年齡偏見並不少見,亞裔更顯年輕的面孔,有時候也會讓創業者對她的年齡格外好奇。

但張璐覺得在面對這些成見時,就像她在富比士專訪影片中說的那樣,「不需要過多地爭論或辯解,只能用事實去證明,永遠不要因為自己的人種,年齡、性別就去給自己設限」,她也絕不可能因此停下自己的腳步。

張璐的人生,似乎一直在選擇那條「沒那麼多人走」的道路,路上遇到的偏見、走過的彎路卻激發了她前行的慾望。現在的她是矽谷崛起速度最快的新銳投資人之一,也是微軟Venture和Stanford大學StarX的創業導師和NASA(美國太空總署)奇點大學的創新導師。

這兩年的格萊美,她都受邀參加並走紅毯,不過去年的葛萊美,因為時間又緊,張璐「穿著運動褲一溜小跑就過去了」。她笑著告訴記者,「幸好沒人認識我,這次一定會稍微準備一下。」

她仍舊保持了年少時對NBA的熱情,還會經常去看勇士隊的比賽,也因為作為投資人的優秀口碑,和對高科技投資也很感興趣的勇士隊員們相熟。她常受邀參加勇士隊比賽后的小聚會,也會偶爾參加球星們打乒乓球的小聚會。

「上次打乒乓球開拓者的CJ McCollum和Damian Lillard也來了,但打得很差還愛面子怕輸,勇士隊裡打得最好的還是Klay thompson,Curry打得比Durant好,至於我,他們總覺得我是中國人,一定很厲害,但其實我打得非常差。 」張璐笑著說。無論什麼時候,她都有著強烈好奇心及探索慾望,這既給她帶來了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在矽谷乃至中國都獲得了認可,也讓她能夠過著自由、「去標籤化」的生活。

美國資本圈的中國力量

張璐第一次感覺到矽谷風向的變化,是在她賣掉公司、從史丹佛畢業後,進入Fenox Capital當投資合夥人的第二年。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融資規模高達250億美元,完全蓋過了那一年蘋果產品發布會的風頭。

彼時美國人剛剛接受了中國崛起的事實,好奇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向她打探,「中國那邊到底是什麼樣的?能不能和他們合作? 」

張璐耐心地給他們解釋中國人從商的方式,也給一些初入美國市場的中國資本提供了不少幫助。

正是因此,在中國資本進入美國市場受到阻力,或是美國基金希望和中國合作時,她常常是那個「Go-to person」。曾經Pinterest 和Udacity 考慮進入中國時,也透過他們的投資人找到了張璐,向她請教如何進入中國市場和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

對許多矽谷主流圈子的人來說,張璐幾乎是最可靠的介紹人。

比如矽谷創投教父Phil Paul,他自己從沒去過中國,可是很看好那邊的市場。有天Phil跟張璐說,給她介紹一個去過中國的朋友,一起討論中國現在的發展。張璐去了一看,發現Phil給介紹的人是1984年洛杉磯奧委會主席Peter Ueberroth,一個在美國幾乎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Phil說,他對張璐本身的能力及未來的潛力非常看好,這也是他向《富比士》30 Under 30提名張璐的原因。向這個榜單提名候選人,對這位80歲矽谷教父來說還是第一次。

張璐也因為這些珍貴的信任,能夠參加州長的私人宴會以及僅限於矽谷頂尖GP/LP的小型聚會。在那些場合裡,她常常就代表了「中國」。

當中國資本剛剛來到矽谷,開始收併購探索時,也常常會詢問她,怎麼樣才能適應矽谷當地規則。

其實,對於張璐來說,矽谷的「遊戲規則」並不難以捉摸。

「我本來就是個做事很直接,也很重視原則的人。 」張璐說。她的本性與矽谷的規則非常契合,同時也建立了自己的口碑和信譽度,而這也正是她很快受到矽谷認可的原因之一。

近幾年,中國資本湧入矽谷的風潮勢頭不減。2015年,中國在美國的收併購及業務擴張達到150億美元,創下了歷史記錄。

從全國范圍內的媒體到矽谷投資人的小圈子,「China Capital」成為了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所有人都在思考,怎麼樣才能和中國更好地合作?而張璐成立NewGen Capital乃至獲得成功,也與這股浪潮不無關係。

除了希望能在中美資本交流之間搭建起一個可靠的橋樑,她的目標更大:十年後,一個中國人創辦和主導的基金,在矽谷屹立不倒,真正成為一線基金。

張璐的基金在矽谷已經建立起了良好口碑,她也一直在強調團隊的力量,「在矽谷的快速成長也是依託於團隊的支持,我有一個強有力的團隊,很可靠的伙伴以及非常支持我們的出資方,非常感激。 」

NewGen Capital的一個合夥人是美國最年輕的工程院院士之一、史丹佛終身教授鮑哲南(美國最著名的華裔科學家之一),另外一個主要的美國合夥人是美國青年企業家獎得主,華盛頓政府的創新專家以及矽谷的連續成功創業者Homan Yuen。

她另外一個的關鍵的合夥人Mike Wimmer也是矽谷知名的企業家,之前成功退出了多家公司,也曾是NEA的投資人。

如今尚且年輕的NewGen Capital,成績已經很令人刮目相看了。NewGen管理的兩支美元基金,兩年內投資了38個專案,其投資專案的後續融資總數達到1.8億美元,投資專案的估值增長達到了6.5倍。其中包括美國排名第一的生鮮電商GrubMarket,依託於美國國家實驗室技術的癌症快檢設備POC Medical System,可回收火箭發射服務公司Bagaveev以及人工智慧體育媒體Chatsports等。

在矽谷舊有的秩序正不斷受到衝擊、繼而重建之時,張璐代表的中國力量令人難以忽視。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