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知識經濟時代

2017.03.07 by
梁世佑
梁世佑 查看更多文章

U-ACG 創辦人,國立交通大學數位文創學程負責人,主辦台北電玩藝術展、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巴哈姆特論文獎。

shutterstock
在資訊爆炸的社會裡,如何抓住讀者的眼球已經變得越來困難,但羅輯思維的成功卻再度引爆知識經濟熱潮,突顯出內容生產者是否具備建構自身論述體系的重要性。

上個月我受邀前往國立清華大學,以傑出創業校友的身分參加創業競賽。這實在太詭異了,畢竟我只有公司倒閉和背負龐大負債的慘痛教訓,根本沒有任何成功的寶貴經驗。不過分組圓桌論壇分享完,下午在會場被素昧平生的路人攔住,他對於我在今年書展提到的幾個成功知識經濟案例很感興趣,想和我深入討論,本來關於錢和收入的事情,似乎是不可外露張揚的秘密,但或許我的例子能夠幫助想要和我走同樣道路的人,所以分享給大家。

提到「知識經濟」,或許大家馬上聯想到的就是羅振宇的「羅輯思維」。羅胖透過「替別人讀書」的概念來分享書本知識,在節目受到歡迎之後,成為網路上具備卡里斯瑪(charisma)的個人魅力自平台。但我從一開始思索自己的方向時,就確立了不同的道路:首先,我只專精在一個很小但有足夠觀眾的領域(動漫與電子遊戲的產業與文化)琢磨自身的獨特性;其次,我採取了收費制的封閉參與,不透過任何網路和直播。我認為,親自感受到觀眾的眼神和溫度,會是建立向心力的最有效方式,而且比起網路,要求觀眾走出戶外到達指定地點,並付費聽你說話的難度顯然更高。「若能從一開始就跨越門檻,之後也會比較容易成功。」這是我當初的想法。

故我從2015年中開始舉辦自己的分享會,原則上,我要求自己每個月針對一個主題來進行課程和演講,並給自己設下幾個規定:一定要收費、不找任何媒體宣傳也不下任何行銷預算,只在自己的粉絲頁宣傳,就算沒有任何付費者也要講。雖然我之前已經舉辦過五屆台北數位電玩藝術展,有了一定的群眾基礎,但馬上要人付費自然乏人問津。幸好,動漫和遊戲是個龐大的產業,不斷有新的作品推出,要找到合適有趣的題目並不難,持續耕耘一段時間後,逐漸開始有人願意嘗試付費來聽。2016年1月我在南港展覽館舉辦分享會,當時的票券收入是4萬6千餘元,之後我接連挑戰多元議題,包含情色漫畫和偶像經濟等,7月在松江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分享會時票券收入突破了8萬元;9月我包下了台灣大學法學院最大的霖澤館,超過250個位置坐滿,票券收入達到10萬元。

除此之外,我們還承接包含歐盟、中國、日本與全球等級的產業研究、遊戲化的行銷和解決案,例如去年《精靈寶可夢》大受歡迎時,我們也搭了便車沾光一些計畫,有些報酬都幾乎是台灣一般上班族的年薪。故撇開我本來的教書薪水和其他收入,在沒有任何廠商與外力協助宣傳下,我一個人的知識在一年大概能就創造120萬或更多的產值,如果有人投資我,翻個幾倍應該也不是難事。

建構自身的論述體系,而非跟風好發議論

能達成這一目標的原因之一是:我的粉絲頁黏著度非常地高。我的Facebook粉絲頁只有2萬餘個讚,這數量實在不多,但每一篇的自然觸及率從未低於25%以下,50%也是輕鬆平常;根據過去的經驗,單純只是無償幫朋友貼一篇產品介紹,最少可以提升1至2%的實際購買率,我想這是一種長時間建立起來的信任。

今天台灣電視不管傳統的第四台或MOD,經常轉了100多台還是沒有任何一台足以停駐觀看,一個過小的島嶼卻有上百台頻道,僧多粥少的結果必然是用盡各種手段來爭奪那零點零幾的收視率,網路上各種聳動標題或腥羶挑逗更是無可避免的結果。我建議所有的內容生產者能想清楚自己的專長和興趣,而不是今天翻遊覽車、明天食安問題,就流行跟風好發議論,這和刷存在感的鄉民有何不同?

你要把你的劍鋒磨到最亮,建構自身的論述體系;你不僅要能回文解答他人疑惑,更可以自己主動設定議題和討論的波浪,帶領你的觀眾讀者來適應你的風向浪潮,日久則海納百川,匯集而成潮流。在這一過程中,有時候會有難以想像的經歷:我第一次在網路上公開期末試題時,引發了很大的關注,當然也收到了不少酸言批評。但之後就算已不受網路青睞,我依舊在網上公開題目,因為我要求自己每學期都能出新的題目,不斷自我挑戰與反省。後來我的題目被看到了,故日本邀請我去講動漫,我主辦的動漫研討會被海外肯定。

不是不想開百貨公司,而是台灣百貨公司或許更加生存困難,所以我選擇了小型專門店。我鼓勵所有的朋友把知識和各種社會的問題連結起來,並找到學術和商業得以結合的另類出路,這條路需要大家一起想辦法,尤其是像我一樣身處弱勢的人文學科。最後,我還有一個請求:請支持我們,若不願意,那請支持台灣的原創內容生產者。台灣未來還能不能有屬於自身土地、知識連結的原創內容和文化產業,這十年之間必然是關鍵。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