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Things團隊:兩次獲得蘋果設計大獎的老牌任務管理工具

Cultured Code
Things誕生於2009年1月6日,由一家德國公司開發。到目前為止已經發展為一款蘋果生態的全平台產品,包括macOS、iPhone、iPad、watchOS版本。

任務管理一直是一個熱門話題,人們熱衷談論方法,也熱衷談論工具,其中有一款不得不提的老牌應用,叫Things。Things誕生於2009年1月6日,由一家德國公司開發。到目前為止已經發展為一款蘋果生態的全平台產品,包括macOS、iPhone、iPad、watchOS版本。而在今年5月份,歷經三年開發的全新版本Things 3終於上架,在保持了Cultured Code團隊高設計水準的同時,也保持了不錯的易用性,並且在今年的WWDC 2017上也榮獲蘋果設計大獎,少數派當時在現場也對Cultured Code團隊進行了簡單的採訪。

相關閱讀:《蘋果年度設計大獎公佈,我們在現場採訪了其中3款獲獎App》

而在今天,我們有幸採訪到了Cultured Code團隊的CEO Werner Jainek,跟他聊了聊Things的設計思路、與GTD(Getting Things Done)的關係還有未來的計劃等話題。

Werner Jainek。
少數派

關於Cultured Code團隊和Things 3

π:請先介紹一下你們的團隊。

大家好,我們是Cultured Code,目前有9位成員,分別來自世界各地,有德國、加拿大、巴西、澳大利亞、波蘭、還有美國。我們是一個對生產力和設計都非常有熱情的團隊。

Cultured Code團隊的成員們。
少數派

π:從Things 2升級到Things 3,你們一共花了3年半的時間,是什麼原因導致開發這麼久呢?開發過程中哪個部分最消耗你們的時間?

Things 3是一次從頭到尾、完完全全的重新設計,包括程式碼也需要重寫很大一部分,所以才消耗了這麼多時間。而且當我們在開發Things 3的同時,也在不斷保持Things 2的更新,包括一次2.5版本的界面更新、發表了Apple Watch應用、在Mac平台和iOS平台支援了分享菜單、推出了可以推送同步的雲端服務等等。不過我們的時間更主要還是花在了重建、打磨和改進Things 3上。

關聯閱讀:

π:我看你們應用的迭代速度相對比較慢,或者說很有耐心,有沒有擔心因此流失用戶?另外開發需要資金,你們在這段時間裡是怎麼平衡自己的收入和支出的?

即使在Things 3發表之前,iOS和macOS的每次系統更新我們都會讓Things 2跟上這些新特性,比如分享菜單和Apple Watch應用,這可以確保我們的用戶在每次更新系統後,都不會錯過這些新功能。在這段時間裡我們主要依靠應用的持續銷售和個人投資來確保資金平衡。

關於UI設計

π:Things 3的界面設計風格跟iOS 11很像,是巧合嗎?當初為什麼決定使用這種設計風格?

我們最初設計的目標是把用戶的內容放到最明顯的和最重要的位置,讓它們有一個清晰的結構,並且減少不必要的裝飾。蘋果自從發布iOS 7以來,也是在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它在當時也確實影響了我們。所以我們會做出相似的設計也是很正常的。

Things 3對比iOS 11的備忘錄應用。
少數派

π:Things 3最令人稱讚的就是精美的動效了。請問設計和開發這些動效大概花了多長時間?

花了不少時間!我們先在Adobe的After Effects軟體裡模擬出這些動畫效果,然後透過程式碼來實現它們,並且不斷地調試。為了實現一部分比較高級的動效與互動,我們甚至還基於蘋果的CoreAnimation做了一些動效小工具。

少數派

π:你們怎麼看待這些動效的價值?會不會為了最好的視覺效果去犧牲部分性能?

我們使用動效是為了直覺地傳遞信息以及讓用戶的操作邏輯更清晰,它們不僅僅只是「動效」而已。判斷動效是否值得,最簡單的方法是,在開發的過程中不斷地使用它們,如果你很快感到厭煩,那就是不必要的。在性能方面,我們很幸運處於不怎麼需要考慮性能的時代,因為這些運算裝置都擁有非常棒的處理能力。

關於功能、任務管理

π:現在市面上有很多任務管理應用,從初級到進階都有,比如Todoist、OmniFocus、2Do等等。你怎麼定位Things 3的?Things 3的優勢是什麼?

Things是一個令人愉悅的、易用的、並且也很強大的任務管理工具。它是這些特點的結合體,並且這三個特點讓它不同於其它任務管理工具。

π:你們怎麼看待GTD?因為有不少人認為Things是嚴格按照GTD進行設計的。

回到我們最初設計Things的時候,我們確實是受到了David Allen的GTD書籍啟發。書裡面有很多非常棒的視角,並且它對我們的思考和功能設計形成了一些影響。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們從來沒有打算完完全全按照GTD的方法設計一套工具。我們想要保證Things具有比較高的靈活性,這樣才能適應不同人的工作方式。標籤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你可以把標籤當成GTD式的「情景」去使用,比如「家」、「辦公室」、「電話」等。你也可以把標籤當作重要性使用或者用於標記人物。

π:現在Things 3已經登陸了iPhone、iPad、Mac和Apple Watch,從你們的視角來看,你們覺得Things在這幾個裝置之間的定位有什麼區別?

在過去,我肯定會回答你說Mac才是每天主要用來規劃任務的裝置,然後iPhone是用來查看和勾選完成任務的裝置。但是到了Things 3,iPhone版和iPad版已經幾乎擁有Mac版的所有功能(除了Magic Plus按鈕和新列表的編輯工具)。事實上,我們現在的用戶群裡有很多只在iPhone上使用Things的人,所以我們認為每個平台的工作能力都在不斷增強,能涉及到範圍也越來越大。

Things 3的iPad版和iPhone版。
少數派

關於未來的計劃

π:有時候任務管理不僅僅只是一個人的事,它還可能需要和其他人共享,比如iOS自帶的提醒事項應用。你們有考慮過在未來加入團隊協作的功能嗎?

有考慮過,不過Things的目標一直是讓你個人的生產力得到提升。在過去,對於這個目標的專注讓我們做出了有創造性的新功能,這是其它應用所沒有的。所以一旦我們想要拓寬自己的領域,我們會非常謹慎。

π:iOS 11為我們帶來了很多重要的新特性,你們有打算怎麼利用它們嗎?

當然有!我們已經在開發將Siri整合到iOS應用裡的功能。而且我們對iPad上面的多任務處理功能感到非常興奮,尤其是 Drag & Drop。我們計劃將新功能都準備好,然後跟iOS 11一起同步更新。

π:你們有考慮過開發其它平台的應用或者網頁版嗎?

我們有評估過這些可能性,但目前還沒有明確的計劃。

本文授權轉載自:少數派

延伸閱讀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