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起家的執拗矽谷先知:Peter Thiel 給台灣的三點看法

_by_Dan_Taylor_form_wikimedia
從Paypal起家的Peter Thiel,是臉書最早的外部投資人,Elon Mask的SpaceX、Tesla的投資者,也是Y Combinator的合夥人,你說他是個傲執的先知或是愛冒險的賭徒都好,他也是公開的同性戀者。

從Paypal起家的Peter Thiel,是臉書最早的外部投資人,Elon Mask的SpaceX、Tesla的投資者,也是Y Combinator的合夥人,你說他是個執拗的先知或是愛冒險的賭徒都好,他也是公開的同性戀者。去年美國的總統大選,他是矽谷唯一支持川普的創業家。

他有一個願景:看到別人所看不到的先機,而那個願景正是科技人追求的烏托邦。

Peter不像是個傳統的創投家,在他身上有許多哲學與人文的思考,他的想法通常是逆向思考(contrarian),在大時代的潮流他總是站在非主流的那一邊。

最近,我透過朋友安排與Peter Thiel一晤。Peter慷慨地邀請我們到他家吃早餐。Peter Thiel住在舊金山著名的億萬富翁區Presidio,周圍鄰居有星際大戰導演George Lucas,還有許多網路創業成功的科技人都住在這裡。

他家是一棟西班牙式的洋房,外觀看起來並不奢華,門口也沒有名貴跑車。屋子內的裝置擺設也都以簡潔風為主,牆壁掛滿藝術品,有當代藝術畫與近代西洋油畫等。接待我們的幕僚長,引導我們到餐廳坐了下來,橢圓形的黑木桌上,擺著餐具和剛煮好的咖啡。

我駐足在大片落地窗前,遠望著籠罩在舊金山晨霧的街景和若隱若現的金門大橋,那橘紅色的懸掛橋身,在流動的白色晨霧下格外顯眼。

Peter Thiel(右)與許毓仁(左)。
許毓仁

「早安!朋友們!」宏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是Peter Thiel!一頭俐落的短髮,配著牛仔褲、薄黑毛衣和慢跑鞋。

一個多小時的早餐時間瞬間及逝,他除了提及創辦 PayPal 時與政府打交道的經驗,以及當時到亞洲來募資的故事。我們也廣泛地交換了對北韓與國際政治、川普、創新與科技、矽谷和台灣等議題的看法。

Peter Thiel認為,目前科技新創界的一大問題,是把所有的項目標籤化(labelize)。他們當初創辦PayPal時的信念,是把電子郵件和匯款(money wiring)結合在一起。

成功的公司帶動風潮,千萬別追風

在1998年,並沒有一個標籤可以說那是什麼,其實後來就是線上支付(online payment),在項目還沒有出來之前,這個服務根本是無法被定義的。簡單來說,新的服務就是解決了一個問題,一個使用者行為上的痛點。

但,今天的標籤已經太多了,標籤又可以被歸納為類別(categories),在矽谷、甚至全球,最熱門的類別如人工智慧、無人車、大數據等,只要冠上這些熱點標籤,彷彿就能融到錢。

身兼投資人與創業家的Peter認為這非常危險,這些早已過度擁擠的類別,早被大型風投和成功公司佔據了,如Google、Amazon、Facebook Microsoft,所有公司都在做這些大項目。

如果你是一個創業者,跟隨風潮是沒有用的,那會讓你成為眾多追隨者之一。已經很多人做的項目,別再擠進去,想辦法區別自己。成功的公司帶動風潮,千萬別追風創立公司(Don't follow trends. Create companies. Successful companies create trends)。

及早準備,懂得洞察,在浪來之前努力划水

延續著追風話題,Peter給出的第二個建議,是及早準備與觀察時機。以2006年社群網路的風潮來說,他認為如果Mark Zuckerberg不是在2004 年開始做Facebook,並在2005年後開始擴張,他可能也不會成功。

事實上Facebook不是第一個社群媒體網站,LinkedIn的創辦人Reid Hoffman,在1994年就創辦了社群媒體Social Net,後續在當時也有還正紅的MySpace。Facebook發生的點剛剛好,正是社群網路來的時候。今天,眾人看到的Facebook成功,是因為搭到了浪。但如果你沒有及早準備,懂得洞察,並在浪正要來之前就努力划水,你幾乎就難以衝上浪尖。

別盲目模仿矽谷,得創造出不公平優勢,藉此在全球價值體系中不被取代

Peter在席間也討論到台灣政府正在力推的「亞洲‧矽谷」計畫。他提醒,全球有許多地方都想要做類似的計畫,也有很多城市宣稱自己是該地的矽谷。他認為,事實上來說台灣早已是矽谷產業很重要的夥伴之一,本有自己的優勢與能力。

矽谷之所以會走到今天這樣,除了天時、地利、人和之外,歷史、潮流與教育文化元素的安排缺一不可。Peter 特別提醒,「別盲目地模仿矽谷,台灣應該先釐清自己的優勢,決定要發展的方向,創造不公平的優勢(unfair advantage),繼續藉由此優勢創造在全球價值體系的不可被取代性。

最後,Peter也聊到自己近年致力的投資與創業項目,他指出目前專注的方向是:運用科技解決世界的大問題。

他所創辦的Founder's Fund ,目前也正積極在太空科技、生物科技、能源等項目找尋投資標的。
他也介紹他所創立的Palantir,一家透過大數據來追縱恐怖份子、金融犯罪、國際詐欺等的新創公司,公司的初期投資者甚至包括了CIA Venture(對,你沒看錯,就是那個每次電影裡都會拍到,在維吉尼亞州蘭利市的 CIA)。

Peter提及,當初創辦Palantir,是想把 PayPal開發出的防詐騙的軟體服務原型,藉由將大量分離資料拉在一起,使其中不易發現的關係浮現出來,而成為政府部門用來管理反恐戰爭、毒品販賣的分析平台。從那時起,Palantir的事業除了政府之外,也逐漸拓展到私部門、網路安全和醫療工業上。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