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業進行式 : 經理人的賽道理論

2017.09.27 by
趙式隆
趙式隆 查看更多文章

BravoAI洽吧智能創辦人兼董事長、臺灣矽谷創業家協會理事長。兼具學者、教師和創業者三種身分,過去積極參與政府創業法規及政策討論,並成立X Fail失敗者年會鼓勵創業者分享創業失敗的經驗。

中國創業進行式 : 經理人的賽道理論
滴滴官網
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哪怕是自家人,也要同室操戈殺個血流成河。中國人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自古至今皆然。

這是《中國創業進行式》系列連載的第七篇文章。算一算,離開北京也已經快要一年的時間了。說真的以大陸變化瞬息萬變的程度,我對於大陸的理解說不定只能當作是歷史印象。不要說一年,在北京,一個月就有翻天覆地的變革,更不用說發展最快的深圳,其瞬息萬變的程度,以周或日為單位,都是可能的。在定位為科普文章的專欄裡,取材僅著眼在大方向上,與正在發生事情,還是有程度上不同。

經理人的賽道理論

從上一篇的賽道理論講起,這一篇我們要講當比賽接近終點線時,中國的資本家和創業者會採取什麼樣的策略。這一次,我們來看看網約車大戰的最終發生了什麼事情。

2016下半年,中國互聯網圈最大的新聞,莫過於在網約車法律地位確立後的幾天,滴滴出行收購了優步(Uber)中國,天下一統。歸功於中國的賽道理論,他們也成為唯一的一間同時獲得BAT三巨頭 (百度支持Uber中國、阿里巴巴支持快的打車而騰訊則支持滴滴打車) 三巨頭投資的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案例裡面,賽道理論不僅僅是資本的投入,連公司的經營者都有密切關係: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的女兒柳青是滴滴打車的總裁,而Uber中國區的戰略負責人柳甄則是其姪女,聯想控股本身則是滴滴、快的、Uber中國三巨頭之外的領導出行品牌神州專車的主要投資人。柳氏一門早已主宰了整個中國網約車產業。

作為全球「反Uber聯盟」的盟主,在這次的合併之前,滴滴投資了全球主要的網約車公司,包括美國Lyft、印度Ola和東南亞Grab,它們共同的目標是互通各自在地的網約車,封阻Uber全球化。

然而,這次的合併不僅滴滴與Uber的雙方執行長互相成為對方的董事會成員,在滴滴對Uber的投入金額上,也遠超過本來「反Uber聯盟」的投資總額兩倍以上,等於狠狠地賞了原本的夥伴關係一個耳光。

資本無情,又再次得到映證。

既聯合又鬥爭

讓我們把時間倒轉一些,回到2015年上半年,當時中國互聯網圈最大的新聞,圍繞著網約車這個主題。兩間加起來市佔率將近100%的公司,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合併了。

除了意味著「養套殺」的第三階段來臨,稍早在流血削價競爭階段享受補貼福利的乘客與司機,開始準備被壟斷公司當肥羊宰,合併也給了關注產業的吃瓜群眾很大的想像空間:兩大巨頭股東阿里巴巴跟騰訊,終於要坐下來談合作了。

首當其衝的,就是地圖業務。過去在騰訊的支持下,滴滴打車內建的,是主要投資人開發的騰訊地圖。然而,在全資收購高德地圖的阿里巴巴跟著快的打車加入滴滴出行董事會之後,故事變得不一樣了。

阿里一方面佯投了滴滴的主要競爭對手神州專車,並達成戰略合作協議,以逼迫滴滴董事會正視此事。另一方面,聯合螞蟻金服主導下一輪的融資,在恩威並施之下,將主要的地圖供應者換成高德地圖。

這場戰爭一直延續到了今天。2016年初,據聞滴滴想要翻轉依賴高德等第三方地圖供應者的情勢,重新奪回主導權,因而有意收購騰訊地圖,卻在董事會上被阿里強勢否決,這個消息在對外公關操作上,自然是被嚴正否認了。

然而,今年初的幾個新聞,似乎可以推斷此事並非空穴來風。高德正式對滴滴發起訴訟,除虛假宣傳外,最主要的訴訟,都是針對滴滴挖角高德的核心研發高層主管,所提起的不正當競爭訴訟。

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哪怕是自家人,也要同室操戈殺個血流成河。中國人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自古至今皆然。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