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人類依然處在互聯網時代的黎明時分

2017.10.06 by
數位書選
馬化騰:人類依然處在互聯網時代的黎明時分
騰訊
騰訊進入銀行業及擴大在互聯網金融領域裡的探索,也許具有革命性的意義,它提供了另外一個遼闊的空間,並讓人產生新的想像:被植入了金融基因的騰訊到底會演變成一家怎樣的公司?

本文摘自:《騰訊傳》,天下文化出版

對於騰訊來說,未來的可能性似乎在於虛擬領域的互聯網之外

馬化騰在2016年給合作夥伴的公開信中寫道:「雲和分享經濟像一枚硬幣的兩面,分享經濟就是生產力的雲化。」他甚至將未來的「互聯網+」描繪為:「傳統行業利用互聯網技術,在雲端用人工智慧的方式處理大數據。」這一年,潛行多年的騰訊雲一躍而出,業界才看清騰訊的戰略方向。此時,騰訊雲已為超過百萬開發者提供服務,資料中心節點覆蓋全球五大洲,行業解決方案覆蓋遊戲、金融、醫療、電商、旅遊、政務、O2O、教育、媒體、智慧硬體等多個行業,對外開放的技術能力包括大數據分析、機器學習、人臉識別、影音互動直播、自然語言處理、智慧語音辨識等。

在這一年的貴州數博會、「雲+未來」峰會、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馬化騰多次談及騰訊雲。事實上,騰訊在2015年的財報中首次提到了騰訊雲,顯示其收入比前年同期增長超過100%。湯道生公開宣布,未來5年要投入超過100億元,助推騰訊雲繼續開疆拓土。馬化騰向合作夥伴表示:「愈來愈多企業向雲端遷移,除了節省成本、提高效率,更重要的是每個企業把獨特的資源和能力凸顯並分享出來,其餘的工作交給生態夥伴。這正是我們過去5年來的選擇。」透過「雲」,外界也可以看到騰訊開放戰略的蛻變。

近6年時間裡,騰訊稱自己專注做連接,用不當第一大股東的「半條命」精神與各垂直領域夥伴合作,從「一棵大樹」成長為「一片森林」。6年前,什麼都做的「八爪魚」,變成了聚焦在「兩個半」核心業務的開放平台。「兩個半」是騰訊的內部說法,其實就是指社交平台、數位內容及互聯網金融,互聯網金融還在成長,所以被算為「半個」,只是未來很有可能發展成新的平台。互聯網金融是另一則可以詮釋騰訊「連接一切」和「互聯網+」的故事,它的底層技術基礎也是騰訊雲。

2014年3月,銀監會批准5家民營銀行開展試點工作,這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後,民間資本第一次被允許進入長期壟斷的銀行業。其中,阿里巴巴和騰訊分別獲得一張牌照,騰訊以擁有30%股份,成為深圳前海微眾銀行的最大股東。12月12日,微眾銀行正式獲准開業,成為中國首家互聯網銀行。2015年1月4日,李克強赴微眾銀行視察,他敲下電腦Enter鍵,卡車司機徐軍拿到3.5萬元貸款,完成互聯網民營銀行的第一筆放款業務。2015年9月,騰訊在原線上支付部的基礎上升級成立「支付基礎平台與金融應用線」,包括理財通平台、支付平台、研發平台、金融合作與政策、金融市場品牌和金融資料應用中心等模組,擁有財付通、騰訊理財通、互聯網徵信、移動支付風控、微信支付的基礎平台部分、QQ錢包、金融雲等業務和產品。

騰訊互聯網金融板塊整合後,支付基礎平台與金融應用線由賴智明擔任總負責人。財付通10年到現在的騰訊FiT(支付基礎平台與金融應用線)1年,經歷了兩個階段:一是連接用戶、商戶與金融機構;二是把騰訊的雲端技術、大數據、支付能力、風控能力開放給合作夥伴,攜手金融機構,打造更多新的金融應用。在一份內部郵件中,劉熾平把互聯網金融上升為戰略業務,他寫道:「當我們建立了海量支付用戶的規模後,我們也具備了進一步提供更加豐富的金融應用給用戶的能力,這裡包括技術能力、用戶觸達場景,也包括資料,讓我們可以提供更好的互聯網金融服務。」

馬化騰曾透露,2016猴年除夕當天,紅包支付超過了25億筆,除夕紅包個數超過132.8億個。而微信支付和QQ錢包在內的騰訊移動支付日均交易筆數超過5億筆,騰訊支付安全團隊運用大數據,通過人臉識別、IVR自動外呼等技術創新將用戶資金損失率控制在百萬分之一。騰訊互聯網金融在支付領域所積累的經驗與實力,以及金融雲和大數據能力,讓金融機構可以「拎包入住」。馬化騰曾表示,「互聯網金融有著很大的市場潛力,騰訊內部還在積極探索不同的形式,目前騰訊互聯網金融業務,除了互聯網貸款以外,另外一塊就是互聯網理財」。騰訊於2014年推出了獨具特色的互聯網理財開放平台——騰訊理財通,在短短兩年間,彙聚了很多優秀的資產,從一開始只有貨幣基金發展到擁有定期理財、保險理財、指數基金等不同風險等級的十幾種優秀金融產品,連接著基金、保險、證券等眾多優質的金融合作夥伴,一方面為微信和QQ用戶提供便捷的理財服務,另一方面也為金融合作夥伴提供產品創新、快速觸及年輕用戶等價值。

金融雲則是騰訊互聯網金融板塊目前正在力推的業務。站在騰訊互聯網金融過去11年經驗的基礎上,對未來趨勢的看法,賴智明曾在公開場合表達過一個「STAR」模式。這既是騰訊的特色,也代表了4個發展趨勢。STAR中的「S」代表了社交化、生活化,利用社交平台的威力,勇於做減法,在移動支付平台上打造更多類似紅包這類明星應用的產品。T代表與同行開放合作共贏,即平台化。比如騰訊理財通的平台上,騰訊過去1年給其平台上的基金公司新增開戶的用戶數超過他們通過自己的路徑10年發展的用戶數。A則是普遍、觸手可及,也就是移動化和場景化。R則是資料化、智慧化。

騰訊的金融業務是其戰略業務之一,但是騰訊只做「半個」,騰訊的多位相關高層主管都在不同場合表示了「另外半條命交給合作夥伴」「對金融保持敬畏」「做金融連接器」等觀點。其實就日後來看,騰訊進入銀行業及擴大在互聯網金融領域裡的探索,也許具有革命性的意義,它提供了另外一個遼闊的空間,並讓人產生新的想像:被植入了金融基因的騰訊到底會演變成一家怎樣的公司?

微微的晨光還照不亮太遠的路

18年來,馬化騰由一個連前同事都不太記得名字的普通程式師,成為中國互聯網不可替代的領導者和最富有的人之一。不過,他的生活狀態似乎沒有太多變化,他仍然不喜交際,專注於每一個新產品,他的部下們仍然會在午夜時分收到他對某個細節的挑剔和建議。這是一個善於控制自己好奇心的人,而同時,他又能讓自己的興趣在無盡的可能性裡得到延伸,在這個意義上,他還是那個喜歡趴在望遠鏡前眺望無垠星空的南方科技青年。

2016年10月22日,在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的一次對話中,馬化騰再次談及少年時的天文愛好:「看看星空,會覺得自己很渺小,可能我們在宇宙中從來就是一個偶然。所以,無論什麼事情,仔細想一想,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能幫助自己在遇到挫折時穩定心態,想得更開。」近年來,他唯一增加的社會活動是參加公益慈善,他發起了一個為先天性心臟病兒童募捐的活動,成為壹基金理事、大自然保護協會的中國理事,還參與發起桃花源基金會。在這些場合,他與馬雲常常同席互動,外界所有關於他們的恩怨似乎都是流言。這是一個不完美的商業故事,就好像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完美的人生一樣,它充滿了青春的殘酷氣息,像一個朝著自己的目標呼嘯狂奔的少年,外表桀驁不馴,內心卻有著無所不在的恐懼,畢竟從誕生到我完成這部作品,它才18歲。中國互聯網的成功與改革開放非常類似,是實用主義者的勝利。

與他們的美國同行相比,中國人也許沒有發明革命性的互聯網技術,但是他們在商業模式和用戶體驗上的努力卻是卓越的,這也是所謂的美國式優勢與中國式優勢的生動展現:美國人發明了推動進步的技術,而中國人找到了盈利的方法論。就更廣泛的意義而言,中國互聯網人對其他領域,例如製造業、零售服務業、傳媒業以及金融業的滲透更加深刻,而這才剛剛開始。在一次交流中,馬化騰很感慨地講過一段話,他說:「不管已經出現了多少大公司,人類依然處在互聯網時代的黎明時分,微微的晨光還照不亮太遠的路。互聯網真是個神奇的東西,在它的推動下,整個人類社會都變成了一個妙趣無窮的實驗室。我們這一代人,每個人都是這個偉大實驗的設計師和參與者,這個實驗值得我們屏氣凝神,心懷敬畏,全情投入。」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