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歲堀江貴文,讓半個日本生氣!

2005.04.15 by
數位時代
33歲堀江貴文,讓半個日本生氣!
經歷上世紀末十年的大蕭條,保守、尚古的日本到底改變多少,難以判斷,但全日本社會掙扎求變的意圖,卻毫無疑問。上個月,日本媒體業發生的「崛江貴文...

經歷上世紀末十年的大蕭條,保守、尚古的日本到底改變多少,難以判斷,但全日本社會掙扎求變的意圖,卻毫無疑問。上個月,日本媒體業發生的「崛江貴文vs.日枝久」的老少商戰事件,席捲所有東京國內外媒體,即是一例。
堀江貴文,是日本新興入口網站Livedoor的執行長,三十三歲就擁有二一○億台幣股票;日枝久,六十八歲,為日本最大民營電視台富士電視台的會長。這兩位年齡差距幾近於父子的人會迎面槓上,導火線來自於今年二月,堀江貴文運用日本傳統商界難以想像的西方式財務操作,在極短的時間內收購股權,發動對富士電視台大股東「日本放送」的「惡意併購」(hostile takeover bid)。這個行動,激怒了仍由高齡、保守人士掌權的日本媒體界,身為關係人的日枝久,不僅發動他個人交情網絡中的權貴人脈(包括現任和前任日本首相),對堀江貴文個人進行「沒大沒小」的猛烈譴責和圍剿,也同時策動「富士產經財閥」(包含富士電視、產經新聞、日本放送等上百家企業)的集團勢力,對新股東Livedoor進行「反收購圍堵」。但也正因此,日本社會恰好親眼目睹了財閥經營的黑箱操作和獨斷跋扈,引發了社會中另一種「改革媒體」、「解散財閥」的批判與呼籲。

**右派老日本vs.洋派新日本

**
事件的精采之處,就是這場對抗中的「二元對立性」。堀江貴文和日枝久,剛好是當今日本社會新、舊兩種價值觀的擔綱者。堀江貴文是一位全心擁抱西方價值觀的網路新貴,採用美國式的功利競爭邏輯,快速張起Livedoor的企業版圖;而日枝久則是號召盡忠愛國右翼思想的老日本人,認為日本社會有自我發展邏輯,應全力防堵西方文化的影響。「崛江貴文vs.日枝久」一案能牽動全日本的神經,正是這兩種價值各自動員大批支持者的結果。對台灣讀者而言,我們亦正可在交戰雙方「全力攻擊對方黑暗面,也暴露自己黑暗思維」的故事裡,看到日本社會調整期的心靈焦慮和痛楚。
事情得從二月份,Livedoor對日本放送發動「奇襲」開始說起。
二月八日,東京股市早盤開市前夕,入口網站Livedoor透過盤前的大額轉帳交易,買進日本放送(NBS)二九.六%的股權,並在接下來的十三天內,把持股比例提高到四○.五%。Livedoor企圖奪取日本放送的經營權,著眼的並非是這家小廣播電台,而是資產大上九倍、擁有三千三百位員工、七千億日圓市值的富士電視(FTN)。由於財閥企業交相持股之故,日本放送是富士電視的最大單一股東(持股二二.五%),Livedoor掌控了日本放送,也就等於掌控了富士。
Livedoor執行長堀江貴文指出,經營入口網站業務的Livedoor有了電視內容後,將可以大幅提升網站會員人數,並掌握下世代「網路/電視」匯流(convergence)的互動性電視龐大商機。這樣的訴求獲得年輕日本人一致的支持。

**新創公司狙擊老大商社

**
堀江貴文的行動,大大震驚了富士產經集團,二月二十三日,身兼集團會長的日枝久與日本放送一起召開記者會,怒氣沖沖宣布日本放送將立刻增資四千七百二十萬新股認購權證,而且指定交由富士電視台認購,如此一來,富士電視台反將成為日本放送最大股東(六十六%),Livedoor持有的股份被稀釋到僅有一五.九%,也就不再具有主導權。
面對富士的出招,堀江貴文質疑為何增資股不能普及於所有股東,隔天立即以「違反股東平等主義」為由,訴請法院要求「假處分」,禁止日本放送廣播電台對富士電視發行認股權證。三月十一日,經一審地院與高等法院之判定,Livedoor勝訴。經過兩次上訴,東京高等法院仍然裁定日本放送專賣認購權證與富士電視的行動違法,駁回其上訴。
然而,商戰的好戲並未結束,就在高院宣判後的第二天,日本放送突然宣布將手中所持有的富士電視台股份的十四%,無償「借」(borrow)給網路大亨孫正義旗下的「軟體銀行投資公司」(SoftBank Investmen),這使得日本放送一下子由富士的最大股東變成小股東,即使Livedoor取得日本放送的經營權,也無權插手富士電視台的運作。
而富士電視、日本放送和軟體銀行三者將合資設立一個兩百億日圓的基金,發展網路電視的關鍵技術和商業模式。
這一策略不僅使堀江貴文入主富士的希望幾乎幻滅,也杜絕大部分「認為富士產經反改革」人士的悠悠眾口——畢竟在日本網路業,孫正義的軟體銀行(掌控「雅虎日本」網站和「雅虎寬頻」)擁有教父級的地位,比Livedoor這後起之秀更能博取投資人信心。果不其然,隔日股市開盤,Livedoor股票重挫十%,而軟體銀行則上漲了四.二%。

**孫正義軟體銀行漁翁得利

**
軟體銀行投資公司的介入,被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稱之為「白騎士」(white knight),意指拔刀相助的第三者。確實軟體銀行的加入,打破了原本堀江貴文和日枝久「少、老相爭」的平衡對峙,看起來似乎是富士產經集團得利,但實際上卻是富士被迫引進軟體銀行這一陌生新股東,難怪日本保守派媒體也不滿意,直指這是另一樁「引狼入室」的交易。
然而,受傷最重的還是Livedoor,堀江貴文買下日本放送四九.八%股權所用的資金,來自他向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發行的八百億日圓可轉換公司債。
買賣破局後,Livedoor股價市值立刻大跌九百億日圓,堀江的下一步怎麼走,也變成日本媒體關心的當紅連續劇續集。而堀江也表示,將再透過法律途徑或商業談判,使Livedoor仍能和富士電視台合作。
綜觀整齣事件,能引起日本社會如此大動盪,其振奮人心或令人咬牙切齒的理由,絕不只是商業邏輯和法律程序。
許多人都問:究竟和日本自民黨一向脣齒相依的富士產經集團,瞠目對抗的是誰?是入口網站Livedoor,還是其執行長崛江貴文?是全球化流動的跨國資本、開放的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趨勢,還是網路社會或網路世代?

**輟學生變成上市公司老闆

**
崛江貴文——引發此次爭議購併案的主導者,是一個一九七二年出生於福岡的小伙子,巧合的是,軟體銀行總裁孫正義剛好是他的同一高中之學長,而崛江也視孫正義為他的第一偶像。
一九九六年在日本東京大學唸書時,崛江便以六百萬日圓與同學一起創業,成立以網站諮詢、網站設計起家的Livin'on the Edge網路服務公司。
一年之後,崛江貴文輟學,專心打拼網路事業,公司的營業額每年以雙倍速成長。同時透過不斷的併購,公司迅速壯大。二○○○年,他的公司成功地登上東京證交所的新興市場交易櫃檯MOTHERS(相當於台灣的OTC),一躍為上市公司。
二○○二年,他買下日本入口網站Livedoor,並於去年將老公司名稱改為Livedoor。和雅虎日本等老網站不同,號稱新一代入口網站的Livedoor,所提供的服務主要是針對新興的部落格(Blog)族群,因此十分叫座,光在去年,用戶數就成長了三分之二,達到一千零六十萬戶,二○○四年前三季的總營業額為三○八億日圓。

**堀江社長的部落格

**
身為執行長的堀江貴文,自己也有兩個部落格:一個是「社長日記」,寫自己的心情、推薦自己寫的書,也有好康報相知,介紹新產品和美食;另一個部落格則是關於「生涯與工作諮詢」,是堀江貴文和網友的對談問答,網友上來詢問和生涯/工作相關的事情,他回答問題,怎麼賺錢、怎麼經營公司、怎麼學英文……無所不包。
走逛他的部落格,實在無法想像,他就是驚爆日本媒體,讓富士電視台恐慌的少年網路企業家。
在這次事件中,堀江貴文被年輕一代的日本人視為新偶像,平常他出入各大媒體,服裝輕鬆自然,即使身為社長,卻從不穿西裝打領帶。Livedoor雖然只是新興網路公司,但企業辦公室卻選在東京市中心「六本木之丘」(Roppongi Hills)的高檔商業大樓裡。他從不諱言自己愛錢,而且最愛賺錢。
堀江自己開檸檬綠的法拉利跑車,住最豪華的公寓,從他的代表著作(賺錢萬歲:我的零到百億日圓之道),也可見一斑——他認為人活著就是要用錢,永遠躲不開錢,而既然都要花時間和精力來賺錢,那麼就要用最好、最快的方法來賺錢。從這兒也就不難了解,為什麼他想買富士電視台,不走傳統的日本「談判/協商」手法,而要從股票市場下手。

**衝撞日本商界的傳統倫理

**
和年紀大他三輪的富士產經會長日枝久相比,崛江貴文對政治毫無興趣,他認為政治只能影響日本國內,一個小小的島嶼國家。他對全世界才有興趣,要玩就要玩全球性的遊戲。所以崛江貴文對Livedoor的期許,不僅是要成為日本第一的入口網站,也要成為世界第一的入口網站。由此,就可理解為什麼他要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給國際投資銀行雷曼兄弟——走向國際,是他的終極目標。
二○○四年是讓崛江貴文聲名暴起的一年,除了Livedoor的部落格網路事業蓬勃成長外,他還試圖買下日本職棒近鐵隊。
經過激烈的競爭,雖然崛江貴文收購球隊的戰役沒有成功(球隊最終由日本最大電子零售商「樂天」取得),卻已讓他聲名大噪。雖然崛江貴文自己並不喜好運動,但是收購球隊的理由在於,運動是一種很重要的「內容」(content),是入口網站中絕對不能少的支柱,若能擁有運動節目,就會有喜愛運動的人潮;有人潮,入口網站就會賺錢。對於自己的入口網站念茲在茲,而且將拜金人性、商業、競爭、策略知識、生活風格結合成「我年輕,我有理!」的商業論述,直接衝撞講究「長幼有序、以和為貴」的日本商道,使他剎那變成日本年輕人的新英雄,但也埋下日本商業社會圍剿他的種子。富士電視台另一股東,豐田汽車會長奧田碩就批評:「在日本,(我有錢,我想幹什麼都行)的想法是不被接受的。」

**Livedoor的購併野心

**
收購日本放送一案,就是這種不滿情緒的總爆發。崛江貴文最讓日本商界感冒的舉措有二:沒有事先照會富士產經集團,而運用股市盤前交易突然宣戰,是一種「失禮」的不可饒恕行為;此外,挾美商外資的資金購買日本媒體,等於是幫外國人建立「操縱日本文化」的灘頭堡,是任何愛國日本人不該做的叛國舉動。在一九六○年代擔任過日本(產經新聞)記者的前日本首相森喜朗第一個開砲:「媒體應該保持其公正性,由一個主要從事網際網路上證券交易的IT企業來支配公眾媒體,令人深感不安。
」富士電視台為了抵抗Livedoor的入主,除了增資奇謀外,還動用了政商和輿論的責難:「傲慢」、「貪婪」、「狡猾」、「非日本式的手腕」、「罔顧商場倫理」、「破壞市場和諧」、「媒體公共利益不保」……大扣Livedoor的帽子,甚至還敦促日本政府修法,禁止外資直接或間接持有日本廣播電視的股權。
然而,更令日本老商人生氣的是,堀江即使回應這些指控,也依然採取當代年輕人慣有的輕蔑。在崛江貴文看來,日本媒體業是觀念和技術都高度落後的舊世界,經營者只顧彼此政商利益,將股東和消費者權益置之不理,如果Livedoor能成功收購日本放送並進而掌控富士集團,可以讓公司結合網路、報紙、電視等媒體的力量,成為影響力最大的日本媒體,因此併購案並非新與舊的媒體爭奪,反而是一種整合、匯流,創造新趨勢,為股東、消費者和日本創造最大價值。
他輕佻地說:晚上八點的時候,有五十%的人在看電視,十五%的人在上網;但入夜之後,五十%以上的人都在上網;他的目標在日本第一,世界第一,他所做的只不過是不斷地充實、整合內容,讓Livedoor匯集所有的人潮,使業績超越雅虎或eBay,走向第一。
正是如此,所以富士產經集團不惜引進軟體銀行,要徹底「埋葬」Livedoor。由於堀江貴文的收購資金來自發行債券,在接下來幾年內必須償還高達年營收兩倍以上的龐大債務,因此如果無法完成收購,股價必定大跌,債信評等必定調降,靠併購起家、成長的Livedoor在無法進行下一個併購案的絕望情況下,企業大概只有走上出售或倒閉一途。
因此有日本評論家用伊索寓言裡的一則「橡樹和蘆葦」故事,來比喻崛江貴文的電台購併事件,雖然沒有明說誰是橡樹,誰是蘆葦,但是知道故事結尾的人都明白:只有願意彎下腰來,順勢而為的人才會成功,死命的抵抗強風,自以為是的橡樹,最後只會落得支離破碎,攔腰倒下。

**傳統守舊的日本媒體

**
堀江貴文進軍富士電視台所提出的計畫不夠詳實,是事實,「惡意購併」也是事實;但日本媒體業的老大心態、幕後黑箱運作也是事實;富士電視台去年製作的大戲(白色巨塔)所描繪的後台權力佈局,犧牲小市民利益的作法,這下親身演出,更是真實。
濱崎步的濃妝豔抹和千變萬化的服裝,日本演藝界裡似男若女的新視覺藝人充斥,日本的傳播媒體界看起來是十分開放多元的,然而面對來自新媒體網路企業家的挑戰之後,新舊相較,才赫然發現,日本的傳播媒體其實是相當保守的。
但可以確定的是,會有愈來愈多的崛江貴文會出現在日本商場,當他們都長大成孫正義那樣的年紀時,日本社會也絕非今天老大顢頇的商道社會了。

堀江貴文
職稱:Livedoor株式會社代表取締役(執行長)
出生:1972年10月29日
祖籍:日本福岡縣 學歷:東京大學文學部(退學生)
財產總值:持有33%Livedoor股票,市值約720億日圓(約210億新台幣)
著作:《賺錢萬歲:我的零到百億日圓之道》、《如何創辦獲利企業》、《百億日圓工作法》 個人部落格網址:「社長日記」(http://blog.livedoor.jp/takapon_ceo/) 「職場顧問」(http://blog.livedoor.jp/takapon_career/)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