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啊,那響自ID的革命哨音!

2005.04.01 by
數位時代
聽啊,那響自ID的革命哨音!
相信你和我一樣好奇:昔日無人聞問的「工業設計」(ID, Industrial Design),為什麼突然變成台灣媒體眼中的白天鵝? 研究法...

相信你和我一樣好奇:昔日無人聞問的「工業設計」(ID, Industrial Design),為什麼突然變成台灣媒體眼中的白天鵝?
研究法國大革命的十九世紀政治思想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曾經提出一個弔詭的發現:在最高壓的暴政下,革命根本不會發生,反而是在改革啟動之時,革命卻往往爆裂而來。托克維爾弔詭命題的關鍵,在於人群事物或命運的改變,並非源於行動者「有志者,事竟成」、「鐵杵磨成繡花針」的浪漫理想主義,而是來自原有宰制性結構的鬆動,使得昔日被壓抑的力量潰堤而出。
由這個概念,我們可以好好探究這幾年「工業設計」在台灣瞬間風起雲湧的原因,台灣各大學裡開設工業設計科系已經數十年,政府也投資不少預算在扶植本土企業建立自主工業設計能力,但直到2000年前,台灣的工業設計師與設計公司真可謂慘澹經營,許多工業設計學系的畢業生甚至找不到工作。四十年幽暗,一夜間百花齊放,是什麼力量帶來了改變?
由今天看,傳統個人電腦產業裡「Wintel」領導性架構的崩解,絕對是主要原因。整個九○年代,台灣個人電腦公司的大成長,來自微軟操作系統和英特爾的CPU運算架構「標準化」了PC規格,擬定了按部就班的技術成長時程表(roadmap),使得台灣擅長的標準化大量生產能力有了穩當的市場可以順利著床。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是對全世界所有無法參與「時脈競爭」(compete for MHz)的人才之一種壓制,所有的「創新快感」(innovation pleasure)只得由西雅圖和矽谷的「Wintel」工程師專享,整個電腦產業由組裝商到通路商,都是廣義的微軟和英特爾「代工商」,「邊陲」和「中心」的處境截然二分。而且只要英特爾的CPU跑不太動微軟的新版Windows,這個超穩定結構就永遠存在。當消費者must任勞任怨地把預算投資在運算能力,再「不霸道」、再「醜」、再「不貼心」的電腦都得忍受。這當然不是微軟和英特爾居心如此,而是資本主義市場企業追求絕對壟斷的常態使然。
正如法國大革命一樣,革命的動因並非來自社會,而是「宮廷之中」,當Windows XP和Office軟體不再能引薦更誘人的魔幻功能,使得消費者必得拼死以求一顆法拉利速度般的CPU時,「Wintel」的霸權就張開了一道缺口。
那斯達克股市崩盤後,個人電腦進入了一個全新時代,PC急著要由辦公室奔入書房、臥房、手機、星巴克甚至BMW裡,時代的王者之尊也被迫要讓位給通訊、網路、以及工業設計,所有往日被窒息的人才智力、消費快感同時獲得了自由,而且從各方面來看,都是一種「自由、平等、博愛」般的革命自由。
台灣個人電腦產業裡的華碩和明基,是最早看到缺口、也最快重兵推進的成員,他們在2005年iF設計大賽一口氣幫台灣拿下15座設計獎,正反映革命力道的勢如破竹。
對台灣而言,我們也開始進入一個「重新認識英雄」的新年代,在五十世代人打下的龐大產能基礎下,即將有洶湧而來的各類三十歲工業設計師進入我們的眼界,這期《數位時代雙週》,就是要帶你來認識這群新人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