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竹山小鎮看「地方創生」核心:不用人潮引錢潮

2017.11.17 by
洪大倫
洪大倫 查看更多文章

光明頂創育智庫創辦人兼執行長,擁有會計與財務金融背景,因有豐富創業實務經驗,活躍於臺灣創新創業圈,是全國各大專院校、公民營創業輔導單位之合作業師,亦為多個網路媒體平台之客座駐站作家。

從竹山小鎮看「地方創生」核心:不用人潮引錢潮
Flickr CC By 小沐的圖像空間
當一個地方被政府用觀光休閒產業邏輯發展時,最終往往導致居民的高「流失率」。等有一天,毫無特色的夜市、商店街,熱潮不再,而地方的原有文化、老屋與舊街景也已消失無蹤,成了一座死寂的偏鄉。

近年來,政府相當重視社會企業發展,乃至於到現在成了更大規模的社會創新範疇,這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分支與地區發展有關,稱為「地方創生」(註1)。

說起地方創生議題,台灣的代表,或許就屬南投竹山何培鈞先生,他在12年前自己貸款1500萬元翻修百年古宅,命名為「天空的院子」。

觀光反造成地方人口流失

他一步一腳印,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在竹山鎮上陸續成立「小鎮文創」、「竹青庭人文空間」,利用打工換宿、在地青年凝聚、論壇舉辦、餐飲、在地採購等方式,逐步讓許多青年回流,讓自己的創業項目與當地串連,同時帶動在地居民的榮譽感與參與,使得竹山這樣一個偏僻小鎮,因為他的努力而有了非常大的關注度,每年有10萬名遊客是因為何培鈞先生的演講而到訪,足見他在地方創生議題上的影響力。

前幾日我與何培鈞在某論壇中碰面,他強調地方創生的核心概念:不是用大量補助資金做建設,或者是把人潮帶入就成功了,而應該以「維護」當地生活樣態作為起點,否則非常可能反過來,造成地方人口流失 。

簡言之,地方創生有兩個需要注意的重點:
一、地方創生不該用人潮與錢潮作施政績效指標
二、地方創生應以人為本,以維護當地生活樣貌與特色優先

培均兄說,政府很愛用「產業邏輯」看待在地發展,把「觀光旅遊產業」視為地方發展重心。換言之,只要能把觀光客導入,讓商店林立,大家都賺錢,就是好的創生方式。

政府造就的一座座死寂「偏鄉」

然而實際問題是什麼?

當大家只用「掠奪商業利益」角度看當地發展時,可能就是從外地工廠製造或批貨,用成本最低的方式批到商品,然後到「觀光熱區」銷售。

於是,觀光人潮或許來了,但當地的居民生活卻被打擾甚至被破壞。當居民發現,越來越多人想來做生意,物價房價都漲,乾脆自己把房子租掉,甚至賣掉,自己搬離家鄉到都市居住。

當一個地方被政府用觀光休閒產業邏輯發展時,最終往往導致居民的高「流失率」。

等有一天,毫無特色的夜市、商店街,熱潮不再,而地方的原有文化、老屋與舊街景也已消失無蹤,成了一座死寂的「偏鄉」。

因此,談地方創生議題,政府的不應以錢潮與人潮當績效指標,這反而可能成為破壞地方的原因。

再次強調,不是錢潮人潮不重要,而是不應該為了有錢賺、有人來,就拼死命發展商業,破壞了當地的原始樣貌,這本質上就是一種殺雞取卵的做法。

「地方特色」的保存、維護,其實才是地方創生的根本之道,這也正是每個地方能產生差異化的關鍵。台灣很多地方都流於同質化,導覽、手作與風味餐,成了SOP一樣,每個地方都有類似的行程。

正如同我們今天去日本京都,想看的不是現代化城市風貌,而是景點中瀰漫的戰國與幕末的浪漫風情。光是一尊武士鎧甲,就可以讓觀光客感受到濃濃的歷史文化,這就是在地特色。

讓觀光客一下車就成為「社會學家」

因此,地方創生關鍵在於人,在於文化,在於歷史,「保存」比「開發」重要,「維護」比「新建」重要,是讓外地遊客去試著融入當地的美好與不美好,而不是為了觀光客改變當地風貌。

以培均兄的竹山案例來說,他不希望是為了遊客多了,政府就在當地大開馬路、建設大型停車場,而是在原始風貌不變的情況下,讓遊覽車停遠一點,讓每個來竹山觀光的遊客一下車就成為「社會學家」,體驗、觀察與攝攝影,從下車地點到參觀點之間,整個路程都是竹山遊覽體驗行程。而非送到定點後,吃完飯買完伴手禮、上完廁所就離開。

此外,他也希望當地的創業項目,都要能跟當地風土、特產、歷史有關,唯有如此,一方面能讓當地居民共同參與地方發展,另一方面能讓商業發展的美好果實,與居民共享。這樣做能兼顧生意與生活型態不被觀光給打壞。

地方創生的方式不是開創,而是保存

培均兄說,很多地方居民想跟政府要個公園要了十幾年要不到,政府寧可花大錢蓋停車場、建大馬路,反而忽視了地方居民的生活需求,這都是本末倒置的事。

地方創生的方式不是「開創」,而是「保存」、「維護」,同時商業系統必須以「地方保存」、「地方維護」為優先,融入當地才發展,不是獨立發展系統與地方毫無關係。

地方創生成功後,能兼顧「在地特色維持」、「在地居民生活美好」,以及「外地觀光遊客參與」三贏的局面。

總而言之,當我們談地方創生議題,政府準備拿出大把鈔票執行時,或許可以反思一下:我們究竟想要一個怎麼樣的地方樣貌?

也許關鍵績效指標可以是「維護了多少的文化資產」,或者是「保存了多少歷史建築」、「復興多少在地文化」,而不應該僅僅只是GDP、營業額、返鄉就業人數。這些數字都是末端的結果,然而只要文化、歷史重新被關注、被重視,商機自然會出現。

我們需要一套能均化社會脈動與在地特色維持的場景、人文風貌,平衡都市與鄉鎮的壓力。

註1:
「地方創生」不是台灣開始使用,而是2014年9月日本國會開幕時,安倍首相發表施政演說首先提到,他甚至將該屆國會定位為「地方創生國會」。理由是,一份報告顯示,日本到了2040年,可能有900個村落消失。

日本比台灣更早面臨高齡化、少子化的問題,意味人口不斷減少;再加上人口過度集中大都市,2014年,就有11萬人湧入東京就業、居住且多是年輕人。這地方人口流失嚴重,未來許多村落的消失,也就等於傳統文化、歷史等重要資產,將隨之淹沒。

日本政府非常明確且堅定,安倍內閣任命自民黨秘書長石破茂擔任新設的「地方創生相」一職,該單位配置了中央政府跨部會人員共70名,把人口從擁擠的都市導回地方工作,努力創造地方就業機會,打造滿足年輕一代結婚生子的環境。

其次,日本政府在臨時國會上提出並審議兩項有關地方創生的法案,一個是針對人口減少應對政策基本理念的《城鎮、人、工作創生法案》,另一個則是將各地方政府針對創生議題,把補助與計畫業務整合為一體的《地域再生法改正案》。為了讓地方享受到安倍經濟政策成果,日本政府還商討成立一個一兆日圓以上的預算,協助地方的經濟發展。

台灣面臨與日本一樣的高齡化、少子化問題,還很有可能追上日本。台灣偏鄉人口流失遠比想像中嚴重,表現在農業缺工問題,今年10月農委會主委林聰賢還想了個奇招,想用「打工度假」解決缺工問題。可見台灣人口流失問題,已經到了什麼招式都試試的情況。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