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歲郭台銘與他的代工帝國,將如何衝破蘋果的枷鎖?

2017.12.21 by
網易科技
數位時代資料照片
富士康的觸手已經超越了電子製造和組裝,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2017年,《財富》雜誌將富士康列為世界第27大公司,但它到底還能成長到何種地步?

1988年,富士康在中國設廠,1998年,富士康在美國《商業周刊》全球IT企業排行榜中名列第25位,從2002年到2015年,富士康一直位居中國內地企業出口200強榜首。用外媒的話說,「富士康在電子產業的崛起令人感到震驚!」

據AndroidAuthority網站報導,這家公司的觸手已經超越了電子製造和組裝,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2017年,《財富》雜誌將富士康列為世界第27大公司,但它到底能成長到何種地步?

富士康崛起

自2007年iPhone推出以來,蘋果始終依賴於富士康在中國和台灣的工廠組裝裝置。富士康是世界上最大的合同製造商。由傳奇人物郭台銘(Terry Gou)於1974年創立,他至今仍保有控制權。富士康的員工超過70多萬人(旺季時超過100萬),他們利用各種零部件組裝iPad、Kindle、Playstation 4、Xbox one、Nintendo Switch以及電視機等裝置。

富士康已經成長為真正的帝國,擁有至少9個主要業務部門,透過一系列子公司和相關公司深入各個部門,包括印刷電路板製造、觸控模塊和電池模塊製造、奈米科技、連接器製造等。子公司FIH Mobile致力於非蘋果手機的代工製造。富士康最重要的客戶就是蘋果,每季度為其製造和組裝數以百萬計的裝置(大部分是iPhone)。

蘋果和富士康的關係可追溯到2000年,當時富士康獲得了為生產蘋果新一代iMac的訂單。然而雙方這種合作關係也引發許多負面影響,特別是2010年富士康發生多起工人自殺事件之後。

富士康許多建築外都安裝了安全網,並聘請了諮詢師。蘋果因將工作承包給這樣一家據稱使其員工遭受痛苦的公司而受到抨擊。2010年接受採訪時,蘋果創辦人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曾辯駁稱:「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廠,只是普通工廠,那裡有餐館和電影院。從工廠的角度來看,這是個非常不錯的工廠。如果你將自殺未遂事件也計算在內,他們今年有13人自殺或試圖自殺。你知道,他們的工廠裡有40萬人,自殺率遠低於美國,但這依然很麻煩。」

富士康並沒有受到太多媒體的關注。公司設法維持和擴張自己的財富,並維持著與蘋果公司建立的關係。近年來,富士康特立獨行的創辦人及其公司的雄心始終受到關注。最近,《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刊發了與郭台銘罕見的深度對話,重點聚焦在其試圖收購日本東芝(Toshiba)公司的內存晶片業務,投標額高達195億美元。這是該公司以及郭台銘本人的「大品牌」抱負。很明顯,對於郭台銘來說,只為蘋果組裝iPhone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這種抱負。

自1974年以來,郭台銘就是他所創辦企業的核心和靈魂,並始終牢牢控制著這家公司。最近,郭台銘獲得了總部位於日本大阪的夏普公司(Sharp)的控制權,這是歷史首次有外國公司收購日本電子公司。夏普是當時日本最大的液晶顯示器(LCD)製造商,也是蘋果iPhone X之前機型螢幕的主要供應商。

在對這筆交易進行詳細的分析後,彭博稱郭台銘是個「毫不留情的人」。而在《商業周刊》(BusinessWeek)的一篇報導中,記錄了許多郭台銘堅持不懈、努力工作的場景,他以母親借貸給他的7,500美元資金起家。通過運用一種無人可及的能力,他可以說服任何人和他一起工作。舉例來說,他曾說服康柏公司(Compaq)的代表訂購富士康的電腦外殼,儘管當時該公司只製造連接器。

67歲的郭台銘仍在推動著富士康的擴張。據報導,雖然他已經談到了退休計劃,但該公司並沒有明確的繼任者,而且至少在十年內,搜尋繼承者工作仍將繼續進行。郭台銘依然牢牢地控制著公司,與業內其他人士相比,他實際上依然相當年輕。佳能公司(Canon)董事長兼執行長御手洗富士夫(Mitarai Fujio)已經82歲。台灣晶片產業傳奇人物張忠謀(Morris Chang)於2009年以78歲的高齡重返台積電擔任董事長兼執行長。他如今已經86歲,但仍然擔任董事長職位。

許多台灣企業都受到家族控制,面臨或即將面臨繼任危機,包括電腦製造商宏碁(Acer)和廣達電腦(Quanta)。美林台灣有限公司(Merrill Lynch Taiwan Ltd .)前研究主管程淑芬(Sophia Cheng)表示,判斷台灣企業業績的一個主要標準就是創辦人對下一代繼承者的培養情況。

據報導,富士康人員流動率很高,高階主管們很難與郭台銘的期望、承諾和領導風格相匹配。郭台銘據說絕非是企業名義上的代表,他對業務的各個方面都保持著嚴格的控制。郭台銘的「壞脾氣」也很出名,一位前高階主管透露:「你做得越好,他就越難以取悅。」

據報導,郭台銘的5個孩子要不是對公司幾乎沒有興趣,就是太年輕還無法承擔重任。

利潤率和蘋果問題

在蘋果持續成功的背後,富士康維持令人生畏的成長速度並不容易。雖然它的營收依然強勁,但利潤率卻在收緊。該公司的財務報告顯示,富士康的毛利率已降至5.83%。而利用富士康代工的蘋果、索尼、任天堂等主要電子產品廠商,利潤率約為40%。 2016年,僅蘋果公司就佔了富士康1420億美元收入的54%。在富士康最近舉行的財報會議上,該公司經歷了收入下滑,分析師認為這是由於iPhone X供應商的問題所致。富士康的模式始終是將其製造的部件出售給客戶裝置,並以微薄的利潤甚至是虧損來完成最後的組裝。

郭台銘以專注於製定五年計劃而聞名,而且非常善於捕捉產業的短期和長期趨勢,但由於第三方組件問題而導致的iPhone X生產延遲,不僅損害了蘋果和消費者的利益,也影響了富士康的聲譽。 iPhone 8的初期銷量也不溫不火,但庫存正在增加。在過去的12個季度裡,蘋果公司的銷售持續火爆,在全球智慧手機銷量放緩的情況下,銷售量超過4,000萬部。

印度是個新的需求市場,但中低檔裝置並沒有多少利潤。另一個不利因素是中國製造商華為的崛起。華為目前是全球第三大智慧手機製造商,而且製造和組裝都由自家完成。投資者對iPhone X的銷售能力並不認同,從9月12日的蘋果發布新款手機以來,富士康的股價暴跌了約20%,而蘋果本身的股價則上漲了約8%。

對於蘋果公司來說,蘋果的一個小問題都會給富士康帶來巨大的痛苦,但改變這種情況並不容易。元大證券分析師文森特·陳(Vincent Chen)表示:「未來富士康仍然離不開蘋果。對於富士康來說,蘋果的訂單已經變成尾大不掉的沉重負擔。」

品牌的擴大

雖然《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稱,富士康可能在尋求發展一線品牌,但這樣的做法存在相當大的疑問。據熟悉該公司的分析人士透露:「不與客戶競爭始終是富士康的一個關鍵策略。而在大多數情況下,讓旗下品牌與客戶展開競爭,富士康的損失可能遠高於收益。」富士康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因此他們在這方面的雄心仍不明朗。

富士康控制著夏普,後者也在中國發布行動裝置,就像沒有邊框的夏普Aquos S2。它還生產一系列的InFocus手機,屬於美國公司InFocus品牌之下。透過FIH Mobile,富士康還擁有在諾基亞品牌下生產低端手機的權利。

除了對新興公司進行投資,,富士康也是軟銀願景基金(Vision Fund)的主要參與者,其成員還包括高通(Qualcomm)、蘋果、沙特阿拉伯的主權財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等。富士康最近收購了總部位於卡爾加里的SMART Technologies公司,並向中國的拼車應用滴滴出行、自拍手機製造商美圖(Meitu)以及360度相機製造商Lytro投資。

富士康還對中國人工智慧新創企業Megvii和比特幣新創公司Abra進行了大規模投資。在與騰訊(Tencent)、和諧新能源汽車(Harmony New Energy Auto)公司的合作中,富士康創立了無人駕駛汽車初創公司Future Mobility,目標是到2020年推出全電動和全自動駕駛汽車。

在美國,富士康與威斯康辛州簽署了一項重大協議,該公司將向該州投資100億美元建廠,創造13000個就業崗位,重點可能放在電視液晶板的生產上。這家工廠將生產10.5G LCD平板(顯示面板),能夠在70、80和100英寸電視螢幕上支持8K分辨率。

富士康的未來

儘管郭台銘已經從威斯康辛州獲得了重大(且有爭議)的稅收減免優惠,但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建設工廠還是存在巨大風險。彭博社專欄作家蒂姆·庫潘(Tim Culpan)認為,富士康此舉對威斯康星州和該公司都是一個風險。在亞洲,高質量的LCD面板大量供應(包括富士康自己在中國南方建造的10.5G工廠)將會損害利潤率,並給富士康帶來巨大的損失。而對於威斯康星州來說,稅收減免優惠可能導致其在未來幾十年裡都不會得到回報。

富士康明顯的短板是能在電視和智慧手機上使用的OLED技術,而蘋果已經在iPhone x上採用這種技術。控制夏普讓富士康的產能順利擴大,但卻無法為蘋果提供任何類型或高品質的專業OLED螢幕供應。再加上三星開始向蘋果提供OLED面板,富士康將至少花費115億美元建造最新一代的6G OLED工廠,每年生產大約2.5億塊6英寸螢幕。然而,如此大規模的建設項目需要很長時間,並帶來重大的技術風險。

WitsView研究副總裁艾立克(Eric Chiou)透過電子郵件表示:「除了Samsung Display外,蘋果始終在支援LG Display作為其iPhone替代OLED螢幕的領先供應商。富士康和夏普缺乏批量生產OLED面板的經驗,同時也沒有足夠的資金來投資這一領域。富士康至少在短期內無法克服這些艱鉅挑戰。考慮到時間和財務方面的限制,對於富士康和夏普來說追求OLED並非有效利用資源的方式。」

三星和LG都懷疑夏普能否在2020年前開始大規模生產OLED螢幕。艾立克表示,對於富士康和夏普來說,對電視的關注更有意義。他解釋說,高價電視可能是整體收入增長的主要貢獻者。隨著其電視業務達到規模經濟和成本競爭力的新水平,富士康可以獲得更大數量的ODM(原始設計製造商)訂單,而且不會局限於為夏普品牌生產。

有報導稱,富士康和總部位於中國京東方科技有限公司(BOE Technology)將與Japan Display展開競爭,後者是索尼、東芝和日立(Hitachi)成立的合資企業,它們的LCE技術專案目前還未盈利。富士康可能還打算在2018年接收蘋果智慧手錶的組裝訂單。富士康表示,除了移動裝置和先進的電視顯示器外,它可能也會進軍「物聯網」、「大數據」、「雲端運算」、「智慧生活」、「工業4.0自動化」以及「電動汽車」等。據說富士康也在探索純電子產品以外的生產,包括醫療、汽車和人工智慧產業。

郭台銘和蘋果仍將是富士康成功的兩大支柱,而郭台銘和蘋果公司關係的任何變動都將威脅到富士康的持續成長。該公司正大舉押注電動汽車、電視,並繼續投資於一系列初創企業和更大的公司,以期贏得新工作,並確保它們成為「下一件大事」的一部分。組裝合同將繼續推動富士康盈利上漲,但高科技和品牌價值可能會為其帶來下一個飛躍式成長。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