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減營收降、5G商機不明,台灣電信業者喊苦盼政府解套

2017.12.29 by
曾靉
shutterstock
面對營收、用戶數降低的困境,以及迎接即將到來的的5G時代,台灣電信業正面臨嚴格挑戰,5大電信業者齊呼籲政府能夠鬆綁法規、合理化頻率使用費,協助整體產業轉型。

面對營收、用戶數、語音收入、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四方都直直落的局面,台灣電信業者正面臨嚴峻挑戰。在台灣通訊學會29日舉辦的年會「2018通訊傳播前瞻與挑戰研討會」上,中華電信、遠傳電信、台灣大哥大、台灣之星、亞太電信五家電信業者皆出席發表看法,並呼籲政府主管機關鬆綁法規,祭出網路升級誘因,協助整體產業轉型。

挑戰一:數據用量增加,卻沒帶動營收成長

第一個挑戰,是消費者的數據用量增加,但卻沒有帶動電信業者的整體營收增加。

台灣大哥大總經理鄭俊卿指出,台灣人口成長趨緩,目前門號滲透率已達飽和,整體門號市場回跌到2012年的水平,4G用戶數占比從去年62%增加到今年的71%,而在業者爭相推出高速上網服務下,傳輸量也成長快速,4G用戶平均傳輸量高達13.2GB,是3G的3.8倍。不過在2008年到2017年的行動電信總營收出現下滑,吃到飽資費讓數據用量持續提升,但用量增加卻沒有讓營收也跟著增加。

中華電信總經理謝繼茂認為,現在電信傳統核心業務已飽和,語音收入每年衰退近100億元,但仍是營收主力,全球業者都在尋求轉機,例如投注資源在頗具商機的影視服務,資安、物聯網、雲端以及行動支付等新興業務。

5G投資成本高,又要等到2020年後才會有真正商業運轉,短期間可能很難挽救電信業者營收下滑的趨勢。
shutterstock

挑戰二:境外OTT的競爭

第二個挑戰,則來自近年OTT的崛起,讓電信業者投注資源建設網路,卻難以抵擋幾乎九成來自境外業者的競爭。謝繼茂建議,政府應加強OTT監管,讓OTT業者落地登記。對此,鄭俊卿則拋出建立合理分潤制度的想法,創造OTT時代的三贏模式,例如採取「Zero-Rating(零費率)」模式,電信業者不向用戶收取使用特定服務的網路流量費用,轉而向OTT業者協議費用分擔。他認為,政府可以參考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日前廢除網路中立性原則的案例,雖然這麼做一定會產生輿論,但會是一個可以發展的方向。

挑戰三:5G商機不明?

第三個挑戰,則來自目前商業模式還不明顯的5G。電信業者普遍認為,4G成本還未回收,但5G投資成本大,尤其5G都屬於高頻譜,每家業者都需要建設至少5萬個基地台,對業者來說是沈重負擔。

台灣之星總經理賴弦五便認為,行動通訊服務市場產值已飽和,4G還未能帶動產值就已經衰退,升級到5G對電信業者來說投資昂貴,又是否真能讓電信業者擺脫營收下滑局面,這些都是個問號。

「對operator來說,進到5G建設的意義是什麼?對消費者是利多,但要怎麼達到三贏(政府、消費者、業者)?」鄭俊卿提出疑問。謝繼茂更直接喊話,盼調降頻譜標金及頻率使用費,「5G的投資大,但business還不明顯,你只要(使用費)降個100億元,對業者就是很大的鼓勵。」

賴弦五也建議,政府要建立有助5G發展的頻率政策,像是將執照年限拉長,增加業者成本回收空間,另外也不應沿用2G時代訂定的頻率單價制,頻率使用費應做調整等。遠傳總經理李彬也強調,政府開放電信市場多元競爭,但整體產業政策卻不清楚,應更系統性規劃產業發展方向,制定投資及研發鼓勵方案,例如租稅減免,合理化頻率使用費等,才能幫助加速5G發展。

即便面臨主要業務下滑,台灣電信業者現階段其實也在尋求多元發展。例如建構生態圈、發展電信等級的物聯網應用。
賀大新/攝影

看物聯網的機會

不過,台灣電信業者即便面臨主要業務下滑,現階段其實也在尋求多元化的發展。例如在4G過渡到5G的期間,將物聯網應用視為重心。例如現在中華電信、遠傳、台灣大三家業者都已獲得NCC所核發的物聯網門號,發展電信等級的物聯網應用。

謝繼茂認為,現階段建構生態系是重要的,另外,大數據AI也會是電信業轉型的機會,目前數據資料是產業發展基礎,企業也積極導入AI尋求轉型,對電信業者來說,掌握數據也等於掌握資源。亞太電信總經理陳永正則舉新加坡由政府帶頭發展建築用物聯網、智慧交通等創新應用為例,由政府催化產業升級是可以發展的方向,物聯網也不能只是一家業者在做,「要怎麼把物聯網的餅做大?這才是最重要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