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比」為生的社會

2005.01.15 by
數位時代
靠「比」為生的社會
據說,春節後,什麼東西都要驚驚漲,確定不漲的,大概只有我的身價和稿費。 報上說,某公司年終獎金N個月,某公司尾牙抽N部汽車、五百萬請港星唱...

據說,春節後,什麼東西都要驚驚漲,確定不漲的,大概只有我的身價和稿費。
報上說,某公司年終獎金N個月,某公司尾牙抽N部汽車、五百萬請港星唱壓軸……,這些張牙舞爪的報導,真是打擊廣告業士氣的好方法(好像也打擊到呂副總統?),我這行慣例發一個月年終獎金,超過就算老闆賞臉或客戶恩典。
別看廣告人穿得光鮮亮麗,其實絕大部分都是打折貨(我身上是悍妻買的打折貨,更低一等)。有一年冬天,我在香港某廣告公司幫忙,那天剛好碰上精品店Joyce推年終特賣(Final Sale),中午後,偌大創意部跟遭海嘯襲擊沒兩樣,幾十個人一下子跑光光,全去搶平常捨不得買的名牌。

**贏了面子,輸了裡子

**
香港地狹人稠,人性被空間壓縮,檯面上,每個人嘴裡說「我最討厭比」,其實只要眼睛看得見的,什麼都要比,是一個「靠比為生」的社會(八卦雜誌每期都挑幾位特定對象大比特比,更讓稍有名號者不敢掉以輕心,只好比得更凶)。廣告公司三不五時就要比稿,根本就是「靠比為生」社會中「靠比為生」的行業。
工作上,廣告人已經比得你死我活,生活中,吃的、穿的、住的、開的、用的、玩的當然更要比出高下,日積月累比下來,這些朝夕與名牌為伍的廣告人,除了高薪卻沒存下多少錢之外,在待人處世上,也因為愛比較,影響到他們的胸襟與眼界,難以更上層樓。
早期,台灣外商廣告公司高階主管全是「港仔」,風行草偃,難免也沾上這種習慣,這幾年社會富了,廣告預算多了,大家薪水跟著水漲船高,愛比的習氣自然於今尤烈,走進幾家大外商廣告公司,熟悉的名牌一個不少,是不折不扣的名牌生活秀。

**名牌難掩壞德行

**
我看某些廣告人,年薪不過一、兩百萬,卻深怕別人不知自己有錢、有品味,也不管名牌跟自己合不合,從頭到腳通通套,站出來,怎麼看,都是典型名牌終結者。更糟糕的是,有些年輕人沒搞清楚,只羨慕廣告人砸錢比名牌的表面光鮮亮麗,忽略了熬夜比大稿的內心焦慮痛苦,心裡以為進了廣告界,可以輕輕鬆鬆賺大錢…。
有錢,可以定義打扮,卻不能重新定義自己的氣質與談吐,不讀書、身邊沒有說真話的好朋友,真有錢,名牌再多,也藏不住豬頭氣質與狐狸尾巴。
真要比,把名牌放在最後比吧。謹以此文自我警惕,順便感謝身邊幾位益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