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冷戰華爾街

2005.01.01 by
數位時代
Google冷戰華爾街
Google的兩位創始人,在提交給美國證管會(SEC)的報告中,附上了一封「致股東的信」,闡明他們上市後仍堅持的經營哲學跟核心價值:「打造一...

Google的兩位創始人,在提交給美國證管會(SEC)的報告中,附上了一封「致股東的信」,闡明他們上市後仍堅持的經營哲學跟核心價值:「打造一家不甘流俗(unconventional)的公司,不以盲目追逐華爾街所設下的年度或每季盈餘數字為經營目標、不鼓勵短線炒作,希望投資人長期持有,堅守商業倫理(Don't be evil)」。
這個舉動被視為「矽谷新世代」對「華爾街老人」的正面宣戰。
在美國股市裡,上市公司經營團隊為了達到每季向法人所作出的盈餘預測,往往必須不斷地追求短線業績成長,為一季又一季的「法人說明會」疲於奔命,而不能專注於長程的策略規劃;或不能將太多的資源,投資於不具短期經濟效益的研究活動。因為任何一家不能達到法人短期期望的公司,就會在市場上被無情的拋售。 如此的市場邏輯,導致經營者們在不景氣時,必須用「會計手法」來營造亮麗的財務數字,以避免股票的急速貶值,這就是恩龍(Enron)弊案的時代背景。就這個觀點來說,稱華爾街為眾多此類案件中共犯結構的一部份,其實並不過當。Google的創始人決定不隨華爾街股價波動起舞,對他們而言,公開上市主要是為了提供原始投資人獲利退場,延攬人才,同時替未來的併購活動預備現金部位。
但是佩吉和布林並不想因為上市,而改變五年來的經營原則,即使犧牲短期股價也在所不惜。「在做出商業決策時,我們以公司及投資人長期福祉為考量,而不是會計原則,」佩吉和布林罕見地諷刺華爾街:「一個不斷為了每季盈餘而分心的管理團隊,就像一個每隔三十分鐘,就站上磅秤量一次體重的減肥者。」
在這份仿照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寫給波克夏.哈薩威(Berkshire Hathaway)公司投資人年度公開信的裡,兩位年輕的創辦人描繪的,不也是台灣真實的場景,一連串「財務掏空案」中,「上市」所帶來的虛妄財務誘因,正是使企業瓦解的導火線。
Google拒絕華爾街價值的行動,已經在美國獲得許多年輕創業公司的認同,許多企業寧願延緩上市時程,也不願配合華爾街投資銀行編織的「故事腳本」,這場Google和華爾街的冷戰,因為有了超強技術和知名度作後盾,Google顯然成了贏家,而這個浪潮如果真能蔓延到全世界,那麼二十一世紀的全球企業經營法則,勢必全面改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