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壟斷:英特爾與高通的下一仗

2018.03.06 by
林宏文
網易科技
壟斷也不是什麼多可怕的事,最恐怖的是沒有認清環境已改變,趕快及時做調整因應。但企業最大危機是沒有意識到,甚至CEO是最後才知道的人。恐怕才是企業主最該擔心的。

「壟斷」聽起來不是一個好字眼,但所有企業都希望自己可以壟斷市場,藉此創造最高的利潤。最近全球半導體有兩件大事,正好都跟打破壟斷有關,一件是蘋果要採用英特爾的手機晶片,降低對高通的依賴,第二件是高通ARM架構伺服器晶片開發成功,目標是打進長期被英特爾壟斷的資料中心市場。

高通的手機晶片去年上半年全球市占率為42%,市占未過半,看起來不像壟斷,但高通不把重點放在賣晶片,而是向全球手機廠商收取權利金,每年貢獻超過七十億美元的淨利,比賣晶片好賺太多。全球手機品牌廠都被迫接受高通的授權合約,連強勢的蘋果公司都不例外。高通在手機晶片形同壟斷,應該沒人會懷疑。

至於在個人電腦及伺服器的微處理器市場,市占率都在九成的英特爾,當然毫無疑問是壟斷者。過去個人電腦晶片市場不乏競爭者,但沒有一家挑戰成功,至於近年來亞馬遜、Google、臉書、微軟、阿里與騰訊等大力興建資料中心,也全部仰賴英特爾提供伺服器晶片,無一例外。

高通與英特爾的霸權地位,有鬆動的可能嗎?

高通與英特爾的壟斷地位,至今依然牢不可破、難以撼動。高通成立於1985年,由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兩位教授老賈克柏(Irwin Jacobs)和維特比(Andrew Viterbi)創辦,由於掌握了無線電通訊的基礎技術,一路從3G、4G領先至未來的5G,霸權地位近三十年。至於更早於1968年成立的英特爾,早年在DRAM記憶體奠基,但80年代掌握到個人電腦的策略轉折點,轉型切入微處理器晶片,一路領先至今,更磐據半導體龍頭地位超過三十年。

不過,科技業最迷人之處,就是即使壟斷存在,但永遠有一群不滿現狀的人,看不慣市場被壟斷,因此前仆後繼地投入創新,讓新科技源源不絕地出現,並且將舊壟斷者顛覆掉。這是科技業最令人振奮的一章,因為永遠可以期待更精彩的下一頁。

可是,霸權地位維持如此久的高通與英特爾,真的有被鬆動的可能嗎?其實,近來許多新科技趨勢的出現,以及消費者多樣的需求轉變,已經讓突破壟斷僵局有了新的可能。

去年,微軟和高通合作,陸續推出架構於驍龍835行動運算平台的Windows 10筆電,以及48核心ARM架構伺服器晶片的Azure雲端伺服器產品,目前這兩個合作案都剛開始,但已是敲開英特爾大門的第一場硬仗。

值得關注的是,目前全球伺服器市場主力客戶,幾乎百分之百都是向英特爾採購,高通與微軟合作的伺服器晶片Centriq 2400,採用三星10奈米製程,訂價只有1490美元,鎖定的就是採用十四奈米製程的英特爾Xeon Platinum 8180,此晶片訂價近1萬美元,等於高通晶片的七倍之多。這些大型資料中心一採購就是數萬顆,率先採用的微軟若開發成功,對其他公司一定有示範效果。

此外,物聯網的崛起需要為數更多的晶片,要求條件是功能夠用、但要超級省電,這剛好是英特爾的弱點,卻是ARM晶片的強項,兩年前軟銀董事長孫正義斥資近新台幣一兆元買下ARM,目標就是要以低功耗的ARM晶片顛覆英特爾壟斷的世界。

當然,在重視功能的伺服器市場,英特爾CISC(複雜指令集)架構晶片應該還會扮演重要角色,但對於未來物聯網興起後,數量達百億顆、千億顆的終端(edge)產品晶片,恐怕就要拱手讓給如今火力全開的ARM陣營。過去英特爾費很大的勁投入手機晶片的開發,但成績有限,主因也是手機與電腦要求不同,耗電與價格,是英特爾難以突破的障礙。

打破英特爾壟斷,台積電扮演重要角色

在打破英特爾壟斷地位的過程中,台積電無疑扮演重要角色。在「ARM+IC design house+foundry」的生態系中,台積電提供不輸給英特爾晶圓廠的製造服務,再結合設計公司如高通、輝達、海思或聯發科,正是台積電四大產品線中最重要的HPC(高速運算)晶片。這個產品線目前還未壯大,但未來會是台積電的成長重心,當然也形成對英特爾的重大威脅。

至於高通的壟斷地位,也逐漸發生變化,但情況與英特爾不一樣。高通的威脅,是來自各國政府與手機客戶的反撲,各國政府陸續對高通進行天價裁罰,再加上蘋果這種超級大客戶的官司訴訟,若這些力量可以扭轉過去高通不合理的授權與獲利模式,高通的霸權地位有機會出現缺口。

事實上,在手機晶片的設計上,全球已有不少表現傑出的企業,從聯發科、海思到蘋果、三星等,一旦這種不公平競爭模式解除,高通的授權方式趨於合理,其他業者可以站在同樣的天平上競爭,高通面臨的挑戰會相當大,其中來自台灣的聯發科與對岸的海思,最有機會成為突圍而出。

博通收購高通的世紀併購大案風波不斷

此外,博通收購高通的世紀併購大案,最近又有新進展。原訂三月六日的高通股東會前夕,突然傳來美國外商投資委員會(CFIUS)發布的命令,要求高通將股東大會延期30天,以便對這起收購案進行調查,判斷是否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至於博通更發聲明譴責高通,指責高通主動向CFIUS請求調查,卻沒有在雙方兩次談判中提及,也從未向股東做說明,這是一種「故意隱瞞,公然且孤注一擲」的行為,成為一場併購「鬧劇」。

股東會延期,將讓這個合併案增添變數,未來演變值得繼續觀察。不過,若一個月後雙通還是合併成功,一般認為,博通執行長陳福陽解決高通的難題,很可能採取與政府和解的作法,至於對手機晶片廠的授權也會更直接,未來手機晶片商更有機會與高通正面對決,而且手機客戶不會被高通要求繳不合理權利金而被掐住脖子。手機晶片的遊戲規則若改變,市場重新洗牌的機會就大大地提高了。

值得注意的是,高通與英特爾分別在手機及電腦市場具壟斷地位,但又宣誓要直搗對方陣營,打破彼此的壟斷局面。如果雙方都能夠將勢力延伸到另一方,也代表這兩家企業的競爭力真的超強,值得佩服。

唯偏執狂者存活

這種壟斷地位被打破的過程,速度不會太快,就像歷史上的帝國,不會在一時三刻就建立起來,更不會在一、兩天內就敗壞傾頹。帝國會倒,要內部發生重大錯誤,以高通與英特爾目前的影響力,除非經營團隊做錯許多決策,否則帝國的輝煌應該還能持續好一陣子。不過,可以很確定的是,反抗力量必然崛起,這些零星的小火苗,終有一天變成燎原大火。

此外,壟斷也不是什麼多可怕的事,最恐怖的是沒有認清環境已改變,趕快及時做調整因應。如同前英特爾執行長葛洛夫所說,「Only the paranoid can survive(唯偏執狂者存活)」,策略轉折點將至,但企業最大危機是沒有意識到,甚至CEO是最後才知道的人。恐怕才是企業主最該擔心的。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