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新CEO的3個頭痛時刻

2005.01.01 by
數位時代
聯想新CEO的3個頭痛時刻
一扇朱紅色的大門逐漸打開,五個年輕人領頭從門內走出來,柳傳志、李勤、曾茂朝等老一代聯想人站在門外,依次與他們握手。這是去年十二月十五日聯想二...

一扇朱紅色的大門逐漸打開,五個年輕人領頭從門內走出來,柳傳志、李勤、曾茂朝等老一代聯想人站在門外,依次與他們握手。這是去年十二月十五日聯想二十周年慶結束時的最後一個鏡頭。
年輕人中有楊元慶、郭?、朱立南、陳國棟和趙令歡,他們分別代表聯想集團、神州數碼、聯想投資、融科智地和弘毅投資。五大板塊的領軍人物同時出現在公?面前,這還是第一次。這個鏡頭的另外一種解讀是,以柳傳志?代表的老一代聯想人,正式向以楊元慶?代表的新一代聯想人交棒。
在此前的演講中,柳傳志動情地回憶:「一九八八年,郭?剛來聯想的時候問我,你們已經把公司做得這?大了,我們還能幹什??現在看來,我們翻過的只是丘陵,你們要攀登的才是真正的險峰。」
柳傳志交給五位年輕經理人的「險峰」是:聯想控股旗下的子公司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制定戰略和選擇道路。
這次慶典上,一個特殊的身影出現在聯想大家庭裏,這就是原IBM資深副總裁,剛剛出任聯想集團執行長的沃德(Stephen Ward)。沃德雖是聯想的新兵,但卻是IBM的老兵,聯想在他身上寄予國際化的厚望。柳傳志接受本報採訪時說:「新聯想」是一家國際化的企業,市場和員工都是以國際化?基礎的,合作以後還要借助IBM的資源支援,這也是選中沃德的原因。

**新工作第一步:供應鏈的整合

**
在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之後,IBM中國個人電腦部門的員工軍心不穩,他們擔心合併之後的新聯想能否保持原有的薪酬待遇,擔心新聯想能否如預期般,在世界PC?業闖出廣闊的發展空間。
十四日晚上七點半,沃德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後,隨即趕往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IBM大廈,那裏守候著數百名IBM中國區的PC部門員工。沃德此行的任務是穩定軍心。這些員工都是他的老部下,他的話比新聯想中的任何領導人都有說服力。和員工會談長達一小時之多,沃德的談話涵蓋了新公司薪酬體系以及新公司的未來。他說,「在新公司裏,PC?業是支柱業務,而在原來的IBM公司,PC?業顯得並不那?重要,因此,新公司擁了全球的資源之後,將能獲得更好的發展」。
有員工質疑,新聯想的PC?品向低端消費者供貨時,如何與戴爾電腦的直銷模式競爭,沃德表示,新工作的第一步就是供應鏈的整合,新聯想將利用全球資源對供應鏈進行整合,再將聯想低運營成本的模式複製到全球。經過這樣的整合,新聯想的運營模式與戴爾的直銷模式相比,將很有競爭力。

**新工作第二步:留住老員工的心

**
對於準備留下的員工來說,他們更關心十八個月之後,當IBM與新聯想正式整合之後,現有的工作如何調整,尤其是薪酬是否會與現在的聯想員工持平。沃德對此表示,十八個月後的工作規劃正在制定中,他會平衡各方面的要求,讓大家滿意;至於薪酬,新公司已經成立了「薪酬委員會」,首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滿足原IBM員工的需求。最後,沃德向PC部門的員工表示,儘管整合才剛剛開始,未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請員工給他時間,對新公司保持信心。
當沃德十二月十五日上午來到聯想集團位於上地的總部大樓門口時,立時吸引了聯想員工的觀望。「儘管沒有鮮花,沒有掌聲,但無數雙默默注視的眼睛裏卻寫滿了期待。」一位元聯想員工向記者描述。這位員工表示,他們非常遺憾,沃德整個過程沒有講過一句話。據聯想內部人士透露,15日上午,沃德與柳傳志、楊元慶分別面談。在隨後的兩天裏,沃德都在與聯想高層(包括柳傳志與楊元慶)規劃新的業務方案。
十五日中午,在與聯想中層的午餐會後,沃德還饒有興趣地實地考察了位於中央電視臺附近的聯想專買店。「聯想品牌專買店與IBM走行業、企業大客戶的方式完不同,沃德認?,聯想在中國的成功營銷模式功不可沒,接下來整合雙方優勢功至關重要,」一位陪同的聯想員工告訴記者。

**新工作第三步:一圓大企業夢

**
上個世紀末,與聯想同期提出進軍世界五百強的中國企業,還有長虹、海爾、TCL等。那時候,沒人敢說自己會第一個跨進世界,聯想也不敢這?說,但今天,聯想第一個跨進了這門檻。
柳傳志說,「在中國,類似聯想這樣的二十年企業,在發展中都可能會遇到『如何再上一個臺階』這個瓶頸,聯想用併購的方式,大膽突圍,闖出了一條路,」柳傳志期望聯想的並購能帶動更多的中國企業走出國門,做大做強,借鑒日、韓企業曾經的經驗,圓中國企業的「大企業夢」。
但這條併購之路並非坦途。在併購道路上先於聯想的TCL,收購法國的湯姆遜電子(Thomson)之後,由於居高不下的運營成本、管理風格的分歧、文化認知的不同等,使得整合之路愈來愈艱險。聯想似乎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尤其是投資人的疑慮。併購消息宣佈後,聯想股價一路下滑。柳傳志說,「今後除了向投資者進行介紹此次收購利好意義之外,更重要的是業績表現,只有按照預定方案做出結果,股市才會有尚佳的反映。」柳傳志承認,聯想目前只是跨出了一隻腳,併購談判時著重的是「談」,而今後著重的是「做」。柳傳志預估,新聯想真正被承認,最少要經過三年。
而聯想二十年業已形成的「氣候」,能順利改變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