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仁湖集團

2004.12.15 by
數位時代
南仁湖集團
藍色的微光中,鯊魚、魟魚、鰹魚、海鱺、石斑,還有其他不知名的小魚,優雅的游動,一艘腐鏽的沉船靜靜地落在一旁,這裡不是鐵達尼號的打撈現場,「哇...

藍色的微光中,鯊魚、魟魚、鰹魚、海鱺、石斑,還有其他不知名的小魚,優雅的游動,一艘腐鏽的沉船靜靜地落在一旁,這裡不是鐵達尼號的打撈現場,「哇!那鯊魚好大喔,會不會咬人啊?」小朋友們貼著玻璃,興奮地自言自語。這裡是位在屏東車城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不同於國內其他公立博物館,海生館不僅是第一個採用BOT委外經營模式的案子,靈活的行銷包裝,自2000年開館以來,每年都吸引超過200萬遊客參觀。

**動態活動,再來一次

**
「台灣博物館最大的問題就是,氣氛太冷,讓人不容易親近,而且參觀過後,很難回流重複造訪,」負責經營海生館的南仁湖集團董事長鄭宜芳說:「我們的經營理念很簡單,就是讓大家能有體驗感,願意一來再來。」
海生館目前有兩大展區,一個是台灣水域館,一個是珊瑚王國館,在主題上扣緊在地的生活,一進大門,模擬台中谷關龍谷瀑布的造景,引領遊客想像自己是一顆小水滴,順著高山溪流,經過水庫區、平原區、潮間帶一路流入大海,配合觸摸池的設計,展現台灣河川的生態多樣性。而珊瑚王國館內80公尺長的海底隧道,讓遊客感受海洋深遂靜謐。
光有靜態展示還不夠,海生館每年都設計參觀主題,從第一年的黑鮪魚、第二年的小白鯨、第三年的珊瑚到今年第五年的鯨鯊,再配合教材設計,讓不少中小學老師成了海生館最佳的宣傳,一位小學老師就說,開館至今她每年都來,而且一年不只一次,今年就已來了2、3次。
同時為了增加館內的歡樂氣氛,海生館還邀請過來自俄羅斯的小丑,不經意的出現在場館各角落製造驚喜,「就像迪士尼樂園裡會有米老鼠的意思是一樣的啊!」鄭宜芳說,博物館只是一個起點,利用空間的優勢,可以發展出很多不同的主題,今年就曾經辦過南科未婚男女聯誼活動、夏日廣場演唱會。採用露營概念的夜宿海生館活動,更打破博物館只能白天參觀的慣例。

**差異訴求,才能突圍

**
「當初在爭取海生館經營權的時候,就設定要從教育觀光的角度切入,這也是我們經營不同事業的原則,就是要找到著力點,不然寧可放棄,」鄭宜芳說,隨著台灣民眾對休閒生活的重視,沒有特色的地方,很難吸引到遊客,她就因為想不出好的切入點,放棄了許多人看好的屏東枋寮綠色碼頭開發案。
海生館只是其中一個成功例子,以經營小墾丁渡假村起家的南仁湖集團,在國道休息區的經營上,也展現相當不一樣的思維。不論是中山高西螺休息區的露天咖啡座,或是中二高段清水休息區的多功能概念,都讓台灣社會的休閒生活,有了不一樣的面貌。
雖然外界多半是透過清水休息區而認識南仁湖集團,但對鄭宜芳來說,2000年接手西螺休息區的經驗,更讓她印象深刻。當時高工局進行重新招標,她的競爭對手包括統一、味全、還有新東陽,都是經營休息區的老手,而南仁湖集團只有經營渡假村的經驗,但這也正是她與其他對手最具差異化的部份,加上幾次親自勘察的心得發現,過去休息區的經營,只從「物品補給」的角度思考,忘了更根本的「休息」概念。

**回歸人性,就有商機

**
「我一直記得,那時候買個便當都找不到地方可以坐下來吃,最後就跟很多人一樣,蹲在角落扒飯」,這樣狼狽的經驗,讓她決定要打出「讓客人有尊嚴」的訴求,除了最基本的販賣區規劃外,於南北站各籌建了一座「森林休息大廳」,外有綠蔭環繞,內則規劃庭園山水,並擺設了各式的奇木桌椅,方便旅客用餐休息,還在步道區設置林蔭咖啡吧。
「Copy別人的作法,就一定要『規模極大化』,但我們不是大公司,沒有能力這樣玩,那就要比靈感、比創意,」鄭宜芳說,就像清水休息區,就摒棄中山高休息區講求商業坪效的訴求,強調休閒遊憩的特點,因此原本高低落差加上長形的地理限制,反而變成新的趣味,改在夜間舉辦啟用開幕儀式的手法,也創下新的記錄。已上櫃的南仁湖集團,今年上半年由營收為5.55億元,全年上看10億元,獲利則可達2億元以上,每股稅後盈餘將挑戰2.5元。 「各位小朋友、家長請跟我來,我們要進行下一個夜宿活動了」,館內解說員透過擴音器招喚著。聽著小白鯨的叫聲,望著頭上的魚群,就像詩人余光中的作品「推開玻璃門」所寫,「你知道山高不及海深嗎?你知道地廣不及海闊嗎?…….向陸地請個假,下來吧,來海底!」這就是海洋生物博物館,可不是鐵達尼號現場……。

南仁湖創新靈魂-- 鄭宜芳找不到紫牛, 就自己種幸運草!
20歲那年,南仁湖董事長鄭宜芳是一個還不會自己坐火車的嬌嬌女, 28歲那年,她因緣際會之下成了創業家,從一棟小木屋開始打拼, 現在43歲的她,已經成為台灣休閒產業趨勢的領導者!
雖然已接近歲末,距離墾丁地區大約20分鐘車程,吹著落山風的屏東滿洲鄉,在陽光的照耀下,還留有一絲夏日的溫暖氣息,都市中不常見的鄉野景緻,讓人徹底放鬆。 「我就是被這種悠閒的情調吸引啊,才決定在這種鄉下地方創業。」南仁湖董事長鄭宜芳,站在新落成的住宅陽台,指著外面一片小木屋的渡假村,「住了15年的小木屋,現在終於有自己的房子。」

一開始我爸說,最好趕快倒一倒,讓我死了這條心

28歲那年,因緣際會之下,承接下一筆抵債的土地,「我一開始的想法也很單純,趕快把土地變更,然後轉手賣掉,」鄭宜芳回憶,第一年全都在跑流程,甚至還得半夜堵在官員家門口,希望官員能夠撥時間看計劃,好不容易變更成建地,偏僻的地理位置,根本乏人問津,但這塊土地緊臨墾丁國家公園,唸土木工程的哥哥建議他,可以考慮弄個渡假村,就這樣,28歲的她開始了創業之路。 「10個人有12個人覺得我一定會倒,我爸還說,最好趕快倒一倒,讓我死了這條心」。一向被父母捧在手心的鄭宜芳沒有被說服,希望證明自己的能力,「既然不懂,就相信專業」,她找來市場顧問公司做市調,翻電話簿一家一家打電話詢問蓋小木屋的可能。為解決龐大的資金需求,除了利用銀行貸款專案,抓準當時社會上一股熱錢,她決定用賣斷的方式銷售小木屋,沒想到一下子就賣出近100戶。「反而是我自己嚇到,不敢再推下去,改經營會員制的渡假村。」

**賺多少錢不是我能決定,但要做多少事,就是我的選擇

**鄭宜芳笑說,「我是那種隨時都在想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賺錢的人,」無意間轉台看到東森購物,就促發她在電視上賣「住宿券」的構想,沒人覺得可行,卻沒想到一套5980元的組合,一小時內就賣出2000套。
「賺多少錢不是我能決定,但要做多少事,就是我的選擇。」
經營15年下來,原本被員工認為作風強勢的她,開始學習放鬆柔軟,「以前我沒有任何條件資源可以浪費,現在有了一點小成就,可以想想自己的生活。」
卸下總經理、蓋新房、參加瑪麗皇后號地中海渡輪之旅、投入偏遠地區教育工作,鄭宜芳說,現在該是展開另一段不一樣人生的時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