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科技的Renaissance年!

2004.12.01 by
數位時代
2005,科技的Renaissance年!
為什麼會如此?原因有二: 世界經濟成長的重心,愈來愈仰賴「科技創新」。英國前輩級財經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研究指出...

為什麼會如此?原因有二: 世界經濟成長的重心,愈來愈仰賴「科技創新」。英國前輩級財經雜誌《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研究指出,20世紀人類經濟和過往的最大分野點,就是「科技」(technology)取代了「技術」(technique),扮演推升經濟成長的主角:1909年合成塑膠的發明,促成了現代民生工業的誕生;1911年Daimler(賓士的老東家)內燃機點火了汽車產業;1928年的盤尼西林開啟了製藥業;1947年Bardeen、Brattain、Shockley三人發明的電晶體,影響就更大了,廣及所有現代資訊和半導體工業。
既然「科技創新」對經濟產值如此重要,而當年的台灣財經雜誌卻低度關心它(較關心「科技股」,而非「科技產業」),我們就該投注更多目光。
其次,世界企業經營的心靈創新,也愈來愈仰賴科技公司的引領,這道理有點曲折,值得細說。 開過公司的人都知道,當我們在獲得一項「研發」或「製程」的創新結果後,我們的首要之務就是趕快把它「例行化」(routinization),也就是透過表單、工序或管理準則的制定,讓它形成可重複操作的標準化程序,一方面快速提高生產力,一方面減低失誤率。
但弔詭的是:愈是習慣於「例行化」的企業,卻也愈會失去創新的活力,因為組織裡的工作者「蕭規曹隨」久了,不僅會抗拒「新鮮思考」,甚至會去排擠「新鮮思考者」,這種組織的惰性有著另一個名字:「官僚」,因為在短少競爭的政府體系內,這種呆滯最嚴重。
但科技產業天生就是「官僚」的剋星,「科技語言」不比「國家語言」擁有地域和文化的排他性,因此很早就有一個「全球化」的資訊透明市場,這裡面人才濟濟,誰一停滯,馬上就有取代者。
再者,科技的創新有著強烈的「不連續性」(discontinuity),也就是前一個創新者很難用「技術門檻」封阻下一個創新者,之所以會如此,有可能是因為「創新的兩難」(舊技術利潤仍高,以致失去投資新技術良機,例如IBM執著Mainframe而錯過PC),也有可能是因為新技術本來就屬於一種隔行的「破壞式創新」,老公司想學也學不來(例如CD-R剎那就取代了磁碟片)。
正是科技產業血液裡與生俱來的「創新」基因,使得它在世界任何一個經濟體都是「最新鮮人才」的養成所,科技公司因而也扮演各商業社會中摧枯拉朽的「領航員」,當然,如果你要探討最新的財經知識,focus在科技公司上,遠比單靠「精練管理」的傳統產業要有效益得多。
這期封面故事「2004-05十大感動科技產品」,就是一種科技公司大創新的典型,當PC和手機的應用已經成熟,各家公司的創新馬上就由「世代規格」轉移到「風格」、「生活式樣」和「美學」的消費者情緒上,它們開創時尚的能力,甚至完全不輸給流行精品產業。
聚焦在科技公司當然是《數位時代雙週》的偏執,但這毋寧是一種「時代感」的偏執,如果傳統企業像科技公司一樣戮力於「破壞式創新」,那當然也就進入了我們的視線--科技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時代,就是數位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