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駭客入侵》:為自由使命奔走,他們用3D列印槍枝、比特幣顛覆政府

2018.05.28 by
陳君毅
城市遊牧影展
紀錄片《極端駭客入侵》記錄下被《Wired》雜誌譽為「世界最危險的人物」的柯迪威爾森,以及比特幣先驅阿米爾塔奇的故事,他們做著不一樣的工作,卻有一個相同的目標:「獲取不需要政府的真正自由」。

2012 年,《Wired》網站中一篇「世界上最危險的 15 個人」清單中,出現了一名年僅 24 歲的人物,科迪威爾森(Cody Wilson)。

當年,3D 列印的熱潮即將邁向高峰,威爾森嘗試以這種新潮的技術打造槍枝。

威爾森的確成功了,製作出史上第一隻 3D 列印槍枝 「解放者(Liberator)」,但真正讓他成為危險人物的關鍵,是「開源」。

Cody Wilson 與團隊打造出的第一支 3D 列印槍枝「解放者」。
Wiki

威爾森將解放者的藍圖放上網,頓時敲響了美國老大哥的警報器,美國國務院都親自出馬,以違反《槍枝管理法案》要求威爾森將資料從網站上刪除。

自此,威爾森與美國政府展開了一場牽涉科技道德、國家安全,以及探討「自由真諦」的複雜角力。

震驚世界的槍響

威爾森扣下板機的那一刻,不只確認了解放者是不折不扣的槍枝,對威爾森來說,更是人生轉折點的槍響;對世界來說,則是開啟了 3D 列印製造槍枝的自造者時代。

Cody Wilson,年輕時正在測試 3D 列印槍枝。
城市遊牧影展

槍枝問題在美國一直都是非常棘手的存在,威爾森所提供的藍圖,將會造成市面上未註冊的「幽靈槍枝」越來越多,更別說他後續還直接成立了「Ghost Gunner」,販售桌上型的槍枝下機匣製作工具。

自製的槍枝沒有任何序號,在槍擊案、殺人案發生後將造成難以追查的情況。對此,威爾森宣稱並非任何人都能購買製作工具,他會進行嚴格的身份審查。

但從紀錄片《極端駭客入侵》中仍不難發現,威爾森相當不屑美國政府保護傘下的自由。多年來與政府的訴訟似乎沒有終點,在導演 Adam Bhala Lough 幾年跟拍下來的鏡頭前,看得出來威爾森累了,卻仍為他口中的自由與使命感奔走,為了維持生計持續營運 Ghost Gunner。

我們不知道在威爾森想像中,無政府狀態的烏托邦式自由該是什麼模樣,也許是國家教育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又或者就連威爾森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每隔十年,世界就需要一場革命

Amir Taaki,仍在為了敘利亞的戰爭奔走。
城市遊牧影展

「這就像是聖戰,而我無所畏懼」,這句話出自比特幣圈的搖滾巨星,阿米爾塔奇(Amir Taaki)。

塔奇從小就展現對電腦程式的高度興趣,透過書本自學了 C++。長大後一頭栽入了開源軟體開發運動。其中比特幣去中心化的概念,非常符合塔奇追求的自由理念,在遇到威爾森後,兩人一拍即合,共同開發了暗黑錢包(Dark Wallet),主要功能為隱藏比特幣用戶的身份。

談到比特幣的「匿名性」,塔奇認為政府透過稅收來控制人民,不只壯大自己,也讓人民沒有反抗的餘力。只有透過比特幣的特性,打造一個不是基於國家法律,而是基於數學法則的貨幣,才能讓人類獲得真正的自由。對塔奇來說,暗黑錢包就是一種革命,而且還是數十年才會出現一次的大型革命。

不過,政府並不喜歡塔奇的概念,儘管科技發展是一把雙面刃,但向恐怖、極端主義份子端上一個完美的洗錢解決方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這也讓塔奇陷入了麻煩,在威爾森的建議之下,塔奇離開暗黑錢包的開發團隊,前往中東避風頭。

而在中東以及敘利亞的那些日子,對他的人生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這位曾被富士比列為 30 歲以下最有前途的科技企業家、駭客、比特幣先驅,在敘利亞前線拿起了槍枝親身目睹戰爭。他希望可以藉由自己的技術,建立一個完全去中心化、公平自由經濟國家,他深信只有這樣才能為中東帶來和平。

為了推動計畫,他回到倫敦進行資源募集,卻馬上遭到英國政府軟禁,出入也受到監視,每週必須到警局報到兩次。離開警局的路上,塔奇在導演 Adam Bhala Lough 的鏡頭前,講出了「這就像是聖戰,而我無所畏懼」,壯士斷臂般的豪語。

在未來幾年,他持續穿梭在歐洲各城市,努力宣揚他的理念,希望那些藉比特幣致富的人們,可以對敘利亞特定的聯盟進行經濟支援。紀錄片的片尾,塔奇一個人走在街頭的孤獨感,與 Google 搜索頁面中,在他名字底下充滿重量感的「革命家」三個字,形成相當強烈的對比。

科技像把雙面刃

3D 列印的槍枝藍圖,國外異議份子也能夠下載得到;用於黑市交易的比特幣,能透過暗黑錢包隱匿的更加深層,兩個發明都與曖昧不明的黑色地帶有所交集,威爾森與塔奇的個人英雄色彩卻閃耀足以凌駕於這些陰暗之上。

儘管手段激烈、備受批評,他們仍試圖在傳統政治中為了自己的理念奮戰,不管是 3D 列印或是比特幣,甚至是近年來矽谷暢談的 AI 道德論,都是科技自主的年代才會衍生出的課題,或許我們不該用過去的經驗、規範來看待科技發展所帶來的無限可能。

好,或者不好的二分法遠遠不足以套用於威爾森與塔奇,但我們知道導演 Adam Bhala Lough 的《極端駭客入侵》,絕對足以激起所有人對於自由與科技間的思辨。

圖片來源:Urban Nomad 城市遊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