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Win的Designers

2004.11.15 by
數位時代
Design-Win的Designers
在自由和紀律、創意和品質間,華碩的設計團隊從無到有,一步步將這家主機板旗艦公司,帶向世界品牌的港灣。 「我們考慮未來要擺一艘船在這裡,好玩...

在自由和紀律、創意和品質間,華碩的設計團隊從無到有,一步步將這家主機板旗艦公司,帶向世界品牌的港灣。
「我們考慮未來要擺一艘船在這裡,好玩嘛,」在華碩工業設計部辦公室,似乎再怎麼奇怪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工業設計課主任李政宜早已見怪不怪:其它的同事桌上擺著古董擴大器或無敵鐵金鋼,他把家裡祖父留下來的陳年老皮箱搬來,當做放雜物的資料箱,還帶來一把珍藏的日本刀,沒事就騎著自行車晃來晃去。這裡完全不像素來以工程技術嚴謹的華碩,倒像一家廣告公司或設計事務所,有慵懶的沙發可以聊天,有吧台可以泡咖啡,還有比心理醫生診療室更舒服的長椅可以想事情,「Idea就是要沒有禁忌,」頂著亮眼光頭的設計師郭文祺說。

**Sony值得Asus學習

**
兩年前,華碩剛剛起步的工業設計部門只有9名員工,幾乎每個人都是「校長兼撞鐘」,現在急速擴張到40個人,成為華碩諸多研發部門裡面最受矚目的單位,「這裡需要不同的文化,我們全力support,」華碩副董事長童子賢對設計部門的重視度,從很多地方可以看出來:這個部門上班不用打卡,可以自己設計辦公室裝潢,可以買需要的流行雜誌,可以視需要送出國外受訓,還可以用全公司最好的咖啡機煮咖啡。
童子賢沒事就會到設計部門繞繞,喝上一杯咖啡,和設計師把玩討論市面上的知名產品,從PDA到筆記型電腦,討論華碩可以怎樣超越它們,「全世界的人一看到Sony產品,就知道那是Sony做的,它把過去的研發功力,從機器內部延伸到機器外面的風格,」在主機板之後,越來越多華碩的產品要跟終端消費者打交道,「Sony值得Asus學習,」童子賢暗示,Sony走過的路,正是華碩追求的方向。
當穩重的華碩開始搞設計,又會搞出什麼樣的風格?答案是「舒逸設計」(Everyday Comfort),「讓華碩產品在使用中煥發出自然而然的魅力,而不是表面的流行或尊貴感,」李政宜說。
李政宜解釋,這種設計品牌的定位,也傳承自華碩過去的務實傳統,也能與華碩高人一等的工藝製造水平相呼應,「希望華碩的東西,表面上看起來簡單,但越用越舒服,越看得出華碩的用心,我們希望追求『樸實中的奢華』,」今年以攜帶型無線網路設備Infiniti獲得日本G-Mark賞的設計師張博翔解釋,現在華碩許多產品的設計即使簡約,沒有外顯的華麗光彩,但是作工細緻,「在細節上下工夫,讓產品使用上貼心舒服,這就是Asus Style。」

**聘用全球化態度工作者

**
「台灣的設計師,水準不會比國外差,」華碩工業設計課主任魏玄武,常到國外和同業交流,訝異於在華碩設計部門想的事情,其實已和其他公司相去無幾,「比的不是Think,而是Think Through(想的徹底)加上Execute Through(執行徹底),」他認為在工業設計上,華碩的優勢除了有人才,還包括在機電結構與電子工程的整合,加上台灣製造業外包網絡的支援,「最大的挑戰是,華碩要去了解全世界的使用者需要什麼!」
為了要刻意創造不同的氣氛,設計部門大量聘用具備「全球化態度」的工作者。在40多位員工中,外國籍的工作者就有10位(包括海外長大的台僑),也希望盡量找在國外有留學經驗的人;幾乎全部門的工作者都喜歡旅行,也樂意敞開心胸接受異文化衝擊,平均年齡不到35歲。「我們希望不但要有基本能力,還要懂得玩、喜歡玩,」童子賢再三強調。
不管是衝浪、風帆、溯溪、空氣槍、滑雪或者潛水,這群華碩設計師不但會玩,玩得還很兇,週末一定有行程,幾乎不加班。「整天關在一個房間裡面,是做不出設計來的,出去玩可以學到更多,」最近剛完成筆記型電腦V6作品的設計師王順隆解釋,他們是Work Hard、Play Hard,上班時候在一起,週末也一起出去Have Fun,平常還會在公司陽台上烤肉喝酒,許多人還在辦公室直接擺放滑雪板或野外裝備,「大概很少部門像我們玩的那麼專業,老大(童子賢)還再三鼓勵,怕我們玩不夠,」今年30歲的王順隆笑著說。

**設計要懂得生活的內涵

**
童子賢以兵學大師蔣百里的理論解釋,部隊作戰,凡是「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一致」的單位,戰鬥力一定強;反之,如果兩者互相對抗、互相削弱,戰鬥力一定弱,組織文化跟組織要發展的方向也是一樣,「在一個會讓人熱情、興奮的工作環境下,加上互相觀摩、互相學習的氣氛,能力自然會被激盪出來。」
「大家都有同樣的夢,有共同的信仰,」魏玄武說,華碩對設計部門諸如預算或物質支援的有形支持度當然很高,但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無形的鼓舞,讓你覺得什麼都有可能、什麼都可以做到。更要緊的是,華碩希望組織要不斷超越成長,「我們必須找比我們更厲害的設計師加入,否則Leader就會變成最大的瓶頸。」
魏玄武觀察,華碩的這種精神,其實從施崇棠、童子賢身上就開始做起,他們是頂尖的研發高手,卻謙虛自牧,希望創造更多舞台給其他人表演。「不管是研發還是管理能力,我並不會比專業經理人強,」童子賢認為,他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多在協助組織創造良性發展的文化,讓優秀的人才願意進公司來彼此學習、彼此成長。
童子賢強調,對華碩這樣一個越來越多終端產品的公司來講,設計不是追求當下時髦,不是花俏造型,「要懂得消費者的心,設計是要懂得生活的內涵,」他這樣期許。

王順隆(Ken Wang /31歲/華碩工業設計師): 能改變華碩,讓人興奮!
在華碩,可以作的產品越來越多,以前作筆記型電腦已經是突破,現在還可以作手機;更重要的是,可以接觸到機構跟製造量產的部分,設計人可以跟技術人深入溝通,跟很專業的IT高手吸收功力,這讓設計師可以很快成長。
華碩很多東西會比較保守,很多東西不會做的很「跳」,可是我被公司文化深深吸引,就是很務實。比如說,華碩不會去冒險創造一些很大膽的新產品或造型,可是很願意在一些既有的基礎上,為使用者創造新的「User Experience」,把這樣的東西做到最細緻。
這邊的空間很大,氣氛很自由,不過也要學習在有限制的條件下作出成績來。我們上班不用打卡,可是工作時間很長,我自己每天都超過12個小時,但是成果出來後,你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魏玄武(HW Wei/36歲/華碩工業設計課主任): 不炫的設計,才有可能永恆!
我們的口號「崇本務實」,好像不是很炫,但這卻能鼓勵我們去思考最深入的東西。就像設計一個杯子,不是花花綠綠、很炫,就是好設計,最好的杯子,或許是最耐用、最耐看的杯子。杯子的本質是什麼?把這個東西想清楚,其實不容易,我們期待華碩的設計都不是看短暫的東西,要看長遠的累積性,要能使用長長久久。
設計這種東西,講深可以深,說淺其實也很淺,不外乎就是跟生活結合在一起。要小心的是不要瞎子摸象,摸到一條腿卻以為是柱子。華碩的文化,可以讓設計師更慎重去想事情,想事情很容易,大家都很會想,要「想清楚」卻很難。
設計師最重要的是可以找到舞台。在華碩設計部門,每個人都有專屬的、自己想要完成的夢想,但是在這些夢想中,也有本質上共通性很高的地方,這成為把大家牢牢結合在一起的力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