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當1/2老闆,換來100%自由

2004.11.01 by
數位時代
只當1/2老闆,換來100%自由
雖說現代的設計師愈來愈有經營的能力,但萬一你還是自覺不夠精明有效率,這時找個能欣賞設計的管理型合夥人,也是個新策略;去年在台北創業的橙果設計...

雖說現代的設計師愈來愈有經營的能力,但萬一你還是自覺不夠精明有效率,這時找個能欣賞設計的管理型合夥人,也是個新策略;去年在台北創業的橙果設計麥可‧楊(Michael Young)與蔣友柏,就是這樣的國際組合。
二人組的麥可,來自英國倫敦,設計的家具和家飾作品已被許多博物館收藏,是個才氣洋溢的大男孩;蔣友柏學資訊管理出身,專才是金融。在橙果,麥可負責管理設計團隊,蔣友柏負責經營和業務團隊,分工清楚。

**蔣友柏認為:做一個經營者,就是要夠狠,設計的東西賣不好,你就聽我的

**由商業角度看:他們倆個就像Gucci的湯姆‧福特與迪索洛;Prada王國裡的Prada小姐與她的丈夫伯特利,一個管創意、設計與行銷;一個打天下,談判桌上決不留情。
談到商業,蔣友柏面露「兇」光:「做為一個經營者要『夠狠』,對外不該接的案子就要推掉,對內該說的話就要說」,連合夥人麥可都覺得他夠冷酷。「設計本來就是製造業,就算讓產品更友善、更獨特,都還是要生產的商品,」蔣友柏堅信以成本為考量、「好不好賣」為原則的生意人,絕不可能搞設計,這也是他和麥可分工搭檔的理由--他是個喜歡「設計」的商人。
「設計師絕對不可能變成商人!」蔣友柏分析:「設計師憑的是直覺跟豐富的感情,商人則是以邏輯跟利益為原則!」蔣友柏說:「反正我也不管他們上下班時間,東西該交就交!」,「講白一點,你設計出來的東西賣得到好價錢,我就聽你的;賣不到,你就聽我的。事情就這麼簡單。」
當初會跳進橙果,蔣友柏說是「一時衝動」。他說:「我看見台灣到處都需要設計,又有那麼多人可以畫施工圖,就想做個平台大家玩。」他的意志力驚人,一旦要做就很拼,一天工作十八個小時。他跟麥可的配合就像打牌,麥可負責做好一副副美麗的撲克牌,他負責「打」出去。問他打牌的樂趣是什麼,他說:「純粹是工作,我只想要贏。我不相信會有賣不出去的產品。」
蔣友柏的直接,讓人有點招架不住,但是他的強硬卻可以讓設計團隊依靠。他說:「我是不作夢的,只有執行的目標。夢有太多不定數,有不定數,就不是一個好的管理者,肩膀會不夠硬。我只想要務實。」

**Michael Young堅持:我需要很多自由,哪有空做其他事?

**
和這位個性強硬的蔣家後代共事,麥可卻說自己愛做白日夢,最好天天躺在海邊無所事事。如果說蔣友柏如鋼鐵般冰冷強硬,那麥可就像沙灘上的海風,自由自在。麥可也當過老闆,曾經在倫敦開工作室,在冰島開酒吧,但卻把所有事弄得一團糟。回想起當老闆的日子,他就一臉掙扎,說:「有經驗很好,但是當所有事情都撞在一起,簡直像快被燒死了。」蔣友柏就是他的救火大隊,有了蔣友柏,他輕鬆許多,只要專心做好一件事--「設計」就夠了。
但對商業,麥可也有他獨到的體悟,他說:設計師得學會商業規則,「年輕時就因為不懂商業,只顧著做自己想做的事,賠了很多錢,所以我開始懂得妥協。」蔣友柏就稱讚麥克:「他可以在預算內,換個方法呈現他的作品,卻不改變原始設計。」麥可不反對設計師變成商人,但是他也提醒其他的設計師,在成為商人的過程中,不要失去自由跟熱情。他認為,一個好的設計師必須具備三個要件:自由、熱情跟一個「好的夥伴」(good partner)。他大笑說:「我需要很多的自由跟做夢的時間,哪還有空做其他事?萬一我哪天忙掛了,不是很可惜嗎?」
記者問他們同樣的問題,發現他們一天都睡五個小時,醒著就是在「思考工作」。唯一的不同是,麥可一年旅行六、七十次,蔣友柏卻已經三年沒有旅行,他嘆了口氣說:「未來,也不太可能啊。」
創業才剛滿15個月,橙果設計已經擁有衣蝶百貨、紀梵希、法星化妝品等不少客戶,對他們而言,也許這種搭檔模式能夠順利運轉,是更大的收穫。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