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個飛利浦人 看飛利浦

2004.11.01 by
數位時代
6個飛利浦人 看飛利浦
Gavin Proctor: 我們不是設計產品而是設計生活 我1985年加入飛利浦,1992年參與成立台北設計中心的成立,在台灣待了8年...

Gavin Proctor:
我們不是設計產品而是設計生活

我1985年加入飛利浦,1992年參與成立台北設計中心的成立,在台灣待了8年的時間,2001年調到新加坡來工作,這是在飛利浦工作的一個好處,有很多機會可以到不同的地方生活,這對我們做設計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事。
跟過去比起來, 現在做設計更難,除了美學的素養,更要貼近人們的生活面、心理面,尤其是最近公司重新定義品牌精神,強調為消費者而設計,所以我最近花很多時間在讀心理學的書,因為我們不再只是設計產品,而是設計人們的生活。
我們也看到整個科技產業越來越重視這個部份,特別是亞洲的公司,像三星或是台灣的一些企業,都追的很快,壓力當然很大啊,飛利浦在設計中心已經成立80年,設計的經驗很豐富,我就常常應邀去演講,分享我們的設計概念,從交流的角度當然是件好事,可是有時候我也在想,這樣會不會太幫助我們的競爭對手啊?

國籍:英國
職稱:飛利浦亞洲區設計/客戶總監
年資:20年

Elizabeth Martin ChuaA.H:
飛利浦人的特質 就是忠誠,有人情味

我加入飛利浦的時候,大約是1971年,那時候外商在新加坡設點的動作很積極,因為我原來的工作跟飛利浦有很多的接觸,所以就順勢加入了,沒想到一晃眼就30年過去。我在唸大學的兒子就笑我:「妳怎麼有辦法在一個工作崗位做這麼久啊?」這應該就是飛利浦人的一個特質吧,就是很忠誠、很有人情味,我自己就是很看重人情的人,我兩、三年就會換一次老闆,有幾次想要換換舞台,但都被動之以情的留了下來,說真的,會在飛利浦工作的人,都不是以賺錢為目的,在這也賺不了大錢,但是因為機會很多,不喜歡業務,可以調到研究部門,或是換個國家都行,所以每個人可以找到發揮自己的舞台。
因應公司及外在環境的快速轉變,我也回到學校唸博士,研究企業外包策略,這也是飛利浦這一兩年有開始在思考的策略,我自己的小小心得是,當企業流程及體質相對穩定的公司,才有本錢做這樣的事,我想我們也會做一些嘗試。

國籍/新加坡
職稱/新加坡人力資源部副總裁
年資/33年

Ernst Bressau:
研發人員有很好的發揮空間

我負責的工作是開發飛利浦「互聯星球」計畫中行動電視的部份,這個工作很有趣,因為牽涉的不只是電視或通訊的系統而已,而是複雜的整合工作,我聽說台灣在這方面也很積極,有可能的話,希望有機會可以到台灣看看。
在加入飛利浦之前,我在諾基亞工作,比較這兩家公司,諾基亞是一個很市場導向的公司,飛利浦剛好相反是一個很重視研發的公司,但做的卻又是最貼近消費3C整合是下一步趨勢,卻沒有人真的說得出未來的藍圖,因為飛利浦的業務面向很廣,做為一個研發人員就有很好的發揮空間,不像在諾基亞就只能做手機或基地設備,這也是我選擇加入飛利浦的重要因素。

國籍:德國
職稱:新加坡創新團隊 (Innovation team)經理
年資:4年

Shanthi Padmanabhan:
一個很動態 而且具有活力的公司

8年前學校一畢業我就加入飛利浦,那時剛好是飛利浦要在印度成立研發中心的時候,相對於其他公司,飛利浦的研究資源最好,也是一個很動態而且具有活力的公司,所以我選擇加入。
目前我帶領800個工程師,從事消費性電子產品的軟體開發,特別是DVD這類影像產品,大約有8成以上的軟體是由我們這邊開發。
很多人都會很好奇我的女性身份,女性的確會有一些不一樣的工作壓力,特別是工作跟家庭的平衡,我常常提醒自己,在扮演某一個角色的時候,就專心那個角色該做的事,但在工作上,男女的能力並沒有那麼多的差別,尤其我現在的工作內容管理面的事情比較多,以軟體開發的工作來說,建立清楚的流程是最重要的工作,女性反而更能勝任。
從研發的角度,我們可以看到電子產品越來越看重軟體的整合,比如說在1970年代,電子產品根本不需要軟體,但現在平均一個電子產品,需要用到2048KB的軟體資源,現在對我們來說,最困難的工作是如何去理解消費者,設計出更好用的介面。

Ellen de Vries:
單是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把事情做好

我爸爸是飛利浦的員工,年輕時候我完全不想在飛利浦工作,學校畢業後,就在國外從事行銷的工作,做了5、6年後,後來因為想回家陪父母,所以就回荷蘭找工作,當時飛利浦有個工作內容很不錯,但因為是飛利浦,所以我不是很有興趣,但跟我接觸的人很積極,一直不斷的說服我加入,最後被他們熱情的感動,機緣真的很有趣,沒想到轉個彎,我還是回到飛利浦,當我確定的時候,我爸高興得不得了。
在飛利浦12年,我覺得的我工作最有趣的部份是,可以接觸到很多新的東西,我待過四個不同的部門,像是影音產品、行動電話、還有系統設備,到現在負責研發中心的公關工作,目前這個工作對我或飛利浦都是新的挑戰,在過去,企業總是把研發的成績視為機密,越保密越好,絕對不可能跟外界說,但現在我們發現單是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把事情做好,一定要找人合作,既然如此,就必須讓外界知道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另外,消費者也越來越清楚自己的需求,更是要說清楚科技的好處,但對研發人員來說,他們有一套自己的專業語言,這中間必須經過一些轉換,我的工作就是扮演溝通的橋樑。

國籍:荷蘭
職稱:全球研發中心公關總監
年資:12年

陳繼鈞:
學習傾聽消費市場的聲音

今年9月我才正式上任,加入飛利浦之前,我待過耐吉、美國運通、聯合利華,還有台灣的南山人壽,做的事情一直都是很消費的公司,接觸科技業算是頭一回。
過去的飛利浦一直是個科技力很強的公司,整個流程體質都很好,但相對的對於消費者端的行為就不是那麼理解,但飛利浦的確感受到壓力,也願意做調整,所以繼去年設立了全球行銷長的職位之後,今年首度在地區也設立類似的職位,也就是我現在的工作。
這正是吸引我的地方,過去的工作經驗都是已經有一個很好的體制在那邊,但飛利浦才要建立這樣的體制,很有創業的感覺,想想看,從無到有,運行成功的話,對我個人而言,是很有成就感的事。但不論是我或是全球的行銷長,都算是空降進組織,大家都睜大眼看我們能做出什麼成績,最近我準備到各研發中心去拜訪,了解整個產品開發部門的想法,我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希望明年這個時間,消費者對我們可以有新的認知。

國籍:華裔美籍
職稱:中國分公司行銷長
年資:1個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