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AI打敗人類、基因都能重組的現代,為什麼恐龍仍無法復活?

2018.08.17 by
數位書選
在AI打敗人類、基因都能重組的現代,為什麼恐龍仍無法復活?
shutterstock
從《侏儸紀公園》到《侏儸紀世界》,電影中從琥珀內部的蚊子血所取出的恐龍DNA,靠著想像般的科技手法,讓恐龍復活在現代世界。科幻電影中的「虛構」往往替未來世界帶來許多樂趣和爭議,但這些劇情,那些是預言?那些又是真實?

本文摘自《科幻電影的預言與寫實》,方言文化出版

真實的恐龍,長得和電影裡一樣嗎?

現在的恐龍不是過去那個樣子了。過去數十年裡,古生物學家已經在中國挖到一大批化石,揭露許多恐龍的生理特徵,使我們必須拋棄曼特爾創造的那種無聊、醜陋的爬蟲類刻板印象。恐龍一點也不無趣。事實上,牠們可能非常引人注目。

而關於恐龍最驚人的發現也許是:其實有很多種恐龍都非常像鳥類。但是,這樣的相似性並不在於飛行能力,而是在於牠們身上都覆蓋著羽毛。

恐龍有羽毛的證據,來自於羽毛印痕化石以及羽根節的發現,後者是在骨頭上幫助固定大型羽毛韌帶的小突起處。過去數十年裡,從中國湖泊沉積層中挖掘出來的數百件恐龍化石——其中包括迅猛龍等各種草食恐龍——都有這些特徵。但是我們還有直接證據。比方說,有人在緬甸琥珀市場發現一塊梅子大小的固體樹脂,內含一根非常完整的恐龍尾巴,骨頭和軟組織都在——羽毛也在。還有其他琥珀內含有恐龍羽毛及鳥類羽毛的例子,這些羽毛可能是被風吹進了固化中的樹脂,於是被保留在裡面,牢牢地固定了數百萬年。

所有恐龍都有羽毛嗎?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總而言之,答案其實就是:不是所有的恐龍都有羽毛。

大概吧。雖然無法確定此事讓人覺得沮喪,但是要記得,我們現在是要找出某種生存在數億年前的生物的顯著特徵。老實說,能有如今的成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更厲害的是,我們現在已經知道某些恐龍當時的顏色了。

此刻你一定在想:等一下,我們是從化石紀錄的發現來找到證據的。化石是過去有生物物質存在的位置,被泥巴填塞起來,變成紮實的石頭之後形成的東西。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原本的生物物質是什麼顏色?這是一個好問題,也是個聰明的問題,但是不如想出答案的科學家那麼聰明。

從DNA複製中讓恐龍復活,有可能嗎?

「去滅絕」聽起來很酷又很有未來感,對吧?但現在也是可能發生的事了。事實上,我們可以說已經做到了,對象是一種已經絕種的野生山羊,庇里牛斯山羊。2000年的時候,科學家從最後一隻存活的庇里牛斯山羊西莉亞身上取得DNA。雖然西莉亞不久後便死去,不過科學家在2003年創造出了牠的複製品。雖然複製品立刻因為肺部缺陷而死去,但概念性驗證已經成功。

有數十個物種的動物都可能死而復生。但事情其實沒有這麼簡單,我們必須要問一些問題,諸如:牠們是否會因此喪失基因多樣性,導致繁殖問題?牠們是否難以適應變遷的環境?我們能復活足以存活的族群數量嗎?會不會有新的疾病使牠們再次滅絕?這是做得到的嗎?有足夠的DNA嗎?是否存在代理孕母候選人,讓複製體得以生長?

其中,專家不論如何都迫切地想要嘗試使長毛象這種動物復活。目前有兩條路可走。一是使用保留在極地冰塊中的長毛象遺骸DNA。這項工作由日本的複製專家主導,計劃將這種DNA注入大象的卵子,再將卵子放回大象的子宮,希望那隻大象能孕育長毛象寶寶,生出已經在地球上消失數千年的品種。

但在環境比較舒服愉快的郊區裡,哈佛大學有個很不一樣的計畫。喬治.喬區(George Church)帶領的團隊打算自己建構長毛象的DNA。他們知道怎麼做,因為我們已經有兩個保存在零下溫度裡的完整長毛象基因體。其中一個大約是四千年前的,另一個大約是四萬五千年前的。

比較年輕的那個,來自東西伯利亞海的夫蘭格爾島,就我們所知,這裡是長毛象最後的家。這個基因體內有很多近親繁殖的跡象——可能暗示了這個物種最後滅亡的原因。較古老的標本則保有令人讚賞的基因多樣性,看起來是重建的好樣本。喬區和同僚能在電腦中規劃DNA序列,利用化學物質處理機器人從庫存不多的化學物質中建立長毛象的DNA。

哈佛計劃將相關的、獨特的長毛象DNA片段剪接到亞洲象的細胞內,利用化學觸發劑將這些細胞轉變成能生長成所有組織的「幹細胞」。所以如果你將這個混血幹細胞的細胞核,放入已除去細胞核的亞洲象卵子中,應該就會生長成一頭龐大、毛絨絨、有巨大象牙的大象。

好,接著來說說恐龍。牠們是下一個復活的候選人嗎?如果能說「對」就好了。但是所有專家都說「不」。問題在於DNA會劣化、腐壞,恐龍存活的時代太古老,幾乎不可能還找得到堪用的DNA。

丹麥國立歷史博物館的潑冷水大師摩頓.艾倫托夫(Morten Allentoft)表示,只要五百年左右的時間,DNA單股內的分子就有一半已經分解成別的東西了。而你現在面對的是活在六千五百萬年到兩億三千萬年前的生物,腐化的程度非同小可。減半了幾十萬次以後,已經沒有什麼剩下來了,就算你一開始有幾百萬個DNA字母都一樣。

雪上加霜的是,有人真的查證「琥珀封死的昆蟲體內DNA」這件事。曼徹斯特大學的大衛.佩尼(David Penney)是一名琥珀專家,他一直很懷疑1990年代的那些說法:能從被困在樹脂內變成化石的蚊子體內取得DNA。所以他找了一位DNA專家泰瑞.布朗(Terry Brown)來幫忙,選出相對年輕的含昆蟲琥珀標本,最古老的也才一萬年前。他們從琥珀內部的昆蟲身上取出DNA,結果發現,這些DNA也一樣劣化得很嚴重——其實是更嚴重——和在各大博物館內風乾的古代昆蟲體內的DNA沒兩樣。

很遺憾,不過就科學上來說,目前還不可能使恐龍復活,克萊頓一直都在騙我們。但是為了讓你打擊沒那麼大,我們有別的提議,恐龍雞。

其實……科學家正在重新「創造」恐龍!

科學家正在重新創造恐龍,只是不是你預期的那一種。如果耶魯大學的安陽.布拉(Anjan Bhullar)和阿漢.阿札諾夫(Arhat Abzhanov)的研究成功,那麼未來的侏羅紀公園裡將充滿有著迅猛龍口鼻部的雞。想像一下,如果鳥長得比現在更大,牠們會是可怕的怪物;若有了迅猛龍的口鼻部,那牠們可能會更可怕。

乍看之下,使消失已久的物種復活似乎是個好點子。但去滅絕會消除緊急感,危及保育工作。如果你認為你能從DNA樣本重新製造動物,那麼就沒人想保育自然資源了。

此外,若是古代的物種復活,牠們能好好和人類共存嗎?我們能不能使牠們遠離城市,或是不受盜獵者、陷阱、獵人捕捉?長毛象的象牙將會價值多少?是不是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個混蛋拿著高級來福槍,用幾百萬美元的代價換取射擊復活的劍齒虎的機會?

我們不想看到「去滅絕」變成走向「再次滅絕」之路的第一步。我們要小心行事,或者根本不要開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