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過熱明年可能捲土重來

2004.10.01 by
數位時代
經濟過熱明年可能捲土重來
9月17日,中國11家股份制商業銀行行長齊聚西安終南山下。已有13年歷史的股份制銀行行長聯席會議今年的主題本來是風險管理,但在宏觀調控馬上進...

9月17日,中國11家股份制商業銀行行長齊聚西安終南山下。已有13年歷史的股份制銀行行長聯席會議今年的主題本來是風險管理,但在宏觀調控馬上進入今年最後一季的時候,央行卻藉機給11家股份制銀行行長敲響了警鐘:明年央行將重點控制第一季的貨幣信貸擴張,而不是第四季。

**貸款下降貨幣未降

**
代表央行參會的是貨幣政策司副司長謝多,面對11位股份制銀行行長,謝多坦言,在宏觀層面,央行目前面臨前所未有的緊縮矛盾。
事實上,從1996年到2002年上半年,全國銀行貸款總量一直徘徊在1兆元左右,整個貸款量是在下降。一直到2002年上半年,央行還在討論如何擺脫通貨緊縮的陰影,並曾先後8次下調利率。當時央行最擔心的是,中國銀行業是否會陷入日本流動性陷阱的問題。
但自2002年下半年起,形勢陡轉直下。而從2002年上半年開始,央行實際已從投入貨幣轉入收緊貨幣,發行了2000億中央銀行票據。2002年第三季,央行提出長期國債利率偏低,通貨膨脹有可能抬頭,經濟週期有可能上升。
讓央行感到意外的是,這次經濟週期變化比以前快許多,不到8個月的時間,迅速從緊縮轉為擴張。另外,在外匯市場上,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大變化:1994年到2001年,央行每年收回的外匯約在300億美元;2002年將近800億;去年超過了1100億。
進入2004年,宏觀調控全面開始,但新的形勢又讓央行面臨新的壓力。原來央行預期,自美聯儲加息後,外匯流入有可能下降。但實際上人民幣貸款緊縮後,外匯流入卻在加強,通過外匯結匯而形成的貨幣替代效應非常明顯。現在貸款的增幅明顯低於貨幣用量,也就是說,貸款雖然減小了,但外匯結匯所增加的企業存款卻上升了。謝多分析,其總體效果是貸款下降並未導致貨幣下降。
但更大的問題則在於商業銀行的貸款頭寸並不短缺。今年上半年,貨幣增長基本上是在合理的指標範圍內;5~6月以後,央行執行了溫和的貨幣政策,在5月份的高峰期,對外匯實行了全額對沖,5~8月累計向市場投入4000億人民幣,其目的主要是保證貨幣的平穩增長。謝多認為,商業銀行手頭並不缺錢。截止到今年6月末,全國股份制銀行總資產4兆多,比年初增長8.8%,各項貸款2兆7000億,比年初增加10.4%,存款3兆7000億,比年初增長12.22%。

**明年第一季是調控關鍵

**
央行官員分析,從今年4月份開始,全國已經停止土地轉讓,但整個投資有可能出現恢復性上升的趨勢。此外,秋糧大豐收已成定局,目前糧食價格仍然比較高,未來糧價有可能下降。 「我們在宏觀上就遇到矛盾,一方面糧食價格有可能下降,另一方面投資有可能回升,鋼材已經出現恢復到5月份以前的水平。」謝多認為,生產資料價格伴隨著投資的回升有可能上漲。
他認為,這種矛盾加上外匯流入的增加,將使宏觀調控面臨一個非常複雜的環境。「困難在於明年上半年,外匯、糧食價格、投資這三個因素同時出現,是否會重複今年一季的形勢。」謝多不無擔憂地說。
讓央行最為擔心的,是明年宏觀經濟又重現今年4~5月份的被迫調整。央行希望明年第一季的貸款不要像今年這樣出現很大幅度的上升。
但值得注意的是,與以往相比,商業銀行的貸款週期已發生巨大變化。為衝擊規模,過去各家商業銀行都強調第四季投放貸款,但如今卻都強調第一季投放,年底收回。商業銀行如此做法,目的是為了少提取準備金。這顯然與央行的想法發生矛盾。
「如果各行都在一季度投放30%~40%,再配合高的投資率,加上生產資料的快速上升,將對宏觀政策產生巨大影響,所以要求各家銀行都要對宏觀政策負責。」謝多認為,明年的殺傷力不弱於今年的波動,因此,央行重點是控制明年第一季貨幣信貸擴張,而不是第四季。

**央行票據對沖
流動性資金

**
雖然央行強調商業銀行對宏觀政策的責任,但商業銀行依然擁有信貸自主權,央行怎樣用貨幣政策控制明年第一季的貸款,是個很大的課題。
今年年初,在宏觀形勢趨緊時,曾有人建議央行對商業銀行恢復貸款規模控制。據一銀監會人士透露,持此議者非常廣泛,甚至包括某些政府官員,當時呼聲很高。內部人士認為,一旦實行規模控制,銀行將缺乏公平競爭的環境,甚至可能出現尋租行為;但不實行規模控制,依照目前5.31%的CPI發展態勢,央行非加息不可。
「我們當時最擔心兩點,一個千萬不要再來規模控制,另一個千萬不要加息。」該人士認為,當時美聯儲還沒有加息,如果國內加息,將進一步加強人民幣升值預期,刺激套利行為,國外資金可能大量湧入,到時若再不控制貸款規模,後果難以設想。
最終,去年年底,央行只是讓各家商業銀行上報今年的貸款預測;今年,央行高層經過反復討論決定,不但沒有下達直接貸款規模,甚至連指導性貸款都沒有下達。「實際上對各行貸款都沒有約束,希望各行運用資本充足率來約束自己。」該人士說。
謝多說,最近央行票據發行的期限結構已經發生變化,比如大幅度增加票據比例,其中重點增加半年以上票據,而半年恰好覆蓋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半年以上票據發行比例增大,相應票據利率會走高,央行希望以此來吸引商業銀行的流動資金。
「我們不要求各家銀行承擔宏觀責任,但是你們要注意宏觀管理部門對宏觀管理的意圖。」謝多說。他還提醒11位行長注意,央行發行票據期限結構的微小變化,可能會導致明年商業銀行流動資金發生巨大改變。「如果這時候商業銀行大量發放貸款,很可能明年第一季,貸款的流動性就沒有了。」謝多預計,目前央行發行票據約為6000億元,按照現在的發展態勢,明年票據發行很快將突破1兆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