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斯達克將重新任命中國首席代表

2004.10.01 by
數位時代
納斯達克將重新任命中國首席代表
5月22日,當原本孤軍奮戰的納斯達克前中國首席代表黃華國對外宣佈他將離職之後,納斯達克在中國的代理機構從此消失。 9月7日,在廈門舉行的第...

5月22日,當原本孤軍奮戰的納斯達克前中國首席代表黃華國對外宣佈他將離職之後,納斯達克在中國的代理機構從此消失。
9月7日,在廈門舉行的第八屆投資貿易洽談會期間,納斯達克負責亞太區業務的高級董事總經理潘森(Stuart C.Patterson)來到中國。這是黃華國離職近半年之後,納斯達克高層首次來到中國。
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潘森對中國市場依然十分看好,並稱「中國是(納斯達克)亞太區非常重要的市場」。潘森同時透露,納斯達克正在加緊對中國代表的物色,並稱「最快兩周內將有結果」。

**納斯達克
不僅只有高科技

**
《21世紀》:今年5月,中國深圳證券交易所推出中小企業板,這個中小企業板期望能夠成為中國的納斯達克,你如何看待中國中小企業板?
潘森:中小企業板的成立,是中國資本市場發展過程中一件積極的事情,納斯達克和中小企業板是互補市場,可以為中國公司融資開闢新的途徑。至於納斯達克有什麼可以學習和借鑒,納斯達克在發展市場過程中意識到,對於公司來說,要有很清楚的上市標準,市場必須是透明的市場,而且必須是一個監管很有力的監管市場,只有同時滿足這些條件後,在這個市場上市的公司,才能獲得投資者一個比較正確公平的估值。

《21世紀》:如何看待中國的IT業發展?除了IT企業,什麼樣的企業去納斯達克是合適和受歡迎的?
潘森:新浪、搜狐、網易顯然是很成功的,作為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網路公司,他們是中國第一批去尋找國際資本的公司。納斯達克有3300多家公司掛牌,這些公司囊括了所有行業,我們歡迎各種行業的公司到納斯達克上市。
但現在大家普遍認為,納斯達克是一個高科技企業上市的市場,因此,我們在中國的進一步宣傳也遇到了挑戰。實際上私人創業的公司,或者大型國有企業去納斯達克上市也是很受歡迎的,網路等高科技公司所占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的比例只是一部分,大概30%。

《21世紀》:對納斯達克來說,中國市場意味著什麼?相對於印度和日本市場,中國市場在納斯達克的亞洲戰略中處於一個什麼位置?
潘森:中國是亞太區非常重要的市場,目前有11家中國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還有5家在排隊進程之中。但我現在不想就中國市場和印度市場進行比較。

《21世紀》:納斯達克在日本遭受挫折,這對它的中國業務會產生什麼影響?
潘森:我不同意用「挫折」這個詞。公司在發展過程中,業務策略是不斷調整的,從我們在日本的歷程來說,我們的經驗是積極的,日本也是一個十分積極的市場,日本有大量的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而且我們有專人負責日本市場。

**兩週內選出新首席代表

**
《21世紀》:納斯達克在中國有什麼樣的發展策略?
潘森:納斯達克在中國的戰略是一個不斷發展的戰略,包括我這次來中國訪問,也就是要為不斷發展的戰略創造一個更好的環境,當然這個戰略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在中國要有一個納斯達克的代表。

《21世紀》:未來的納斯達克中國首席代表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潘森:最重要的一點,他要具有豐富本地知識和本地經驗,尤其要瞭解當地的資本市場以及中國的文化與語言,並且他有充分的能力向中國公司解釋,上納斯達克到底要具備哪些條件。 我們現有的候選人,其中有在美國投資銀行工作的中國人,也有在美國獲得MBA學位的,也有現在在中國工作、以前在香港資本市場工作過的,也有以銷售、市場為背景的人。可以說,這是一群有很強背景,十分具有能力的候選人。

《21世紀》:對中國首席代表,你們有什麼具體標準或要求?
潘森:現在還沒有固定標準,但不管是男士還是女士,我們希望他能夠擁有MBA學位,能講中文,最好也能講廣東話。目前候選人中90%是華人,當然並不要求中國首席代表一定是華人。

《21世紀》:新的首席代表多久會產生?
潘森:未來兩週內會安排對這些候選人的面試,確定最終幾個候選人,我的老闆會最後見到這幾個候選人,然後我們會從中選擇一個。

《21世紀》:這個中國代表工作地點在北京還是香港?
潘森:有可能在上海,但更多取決於這個人。他的工作職責是服務於上市公司,並且要為準備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服務。他需要在中國城市間旅行,所以在哪個城市工作不重要。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