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風險是一門新生意

2004.09.15 by
數位時代
管理風險是一門新生意
正當紐約由彭博(Michael Bloomberg)市長帶頭,肅穆追思911事件滿3週年的同一天,台北市民的心情也不輕鬆。9月10晚間至9月...

正當紐約由彭博(Michael Bloomberg)市長帶頭,肅穆追思911事件滿3週年的同一天,台北市民的心情也不輕鬆。9月10晚間至9月11日白天的連續12小時暴雨,使得台北縣市多處地區淹水,災情嚴重。
紐約的911恐怖攻擊和台北的911水災,兩者屬性不同,但都屬於災害,一是人禍一是天災,而且類似事件發生愈來愈頻繁。在911前一週,俄國才剛發生恐怖份子占領學校,造成逾300人喪生的悲劇,以及澳洲駐印尼大使館的爆炸案;再往前算,還有西班牙馬德里火車站的爆炸案。
在台北的911水災之前,桃園才剛因停水多日而引發中央與地方政府緊張,再往前則有7月初造成重大傷亡的敏督利颱風。

**降低風險1:
找到病源並對症下藥

**
從全球到地方,我們正進入所謂的風險社會,這種風險不像投資股票,可以藉由分散標的或購買選擇權來轉嫁,也因此,管理風險對政府、企業和個人都是一門必修的功課。
找到病源、對症下藥是降低風險的第一步。
以台北市為例,幾乎每次淹水的理由都不外乎抽水站(或抽水機)無法順利啟用,這一次也一樣。如果這是根本原因,為何一再發生(平時不是都定期演練操作?),每次災後檢討所定下的新對策,為何總是沒有發揮作用?誰該負責?前次敏督利颱風造成中橫附近坍方,使得921重建的心血白費,甚至引起中央建議放棄再次重建,改將當地居民遷到中南美洲的爭議,這是另一個找到病源(遷村)但下錯藥(要是有錢移民還需住在土石流區?)的例子。
投資學有兩條定理,首先是「承擔風險,就有可能獲得報酬」,其次是「風險愈高,報酬就有可能愈高」。這裡的風險指的是投資所產生的風險,並不是前面所提的天災或人禍的風險,但是借用這兩條定理在管理風險上,同理可得「花錢防範,就可以減少災害」,「花的錢愈多,可以減少更大災害」。
實際例子就是美國政府對安全工作的投資,以減少恐怖攻擊的風險。所有要入境美國的班機,在出發地機場都要經歷比以前嚴格的檢查,包含把所有電子產品打開(以防偽裝品內藏炸藥)、脫鞋和拿下皮帶,在美國境內飛行也一樣。這種檢查耗費更多人力和時間,成本升高,美國政府在核發簽証上也更謹慎,使得到美國求學、觀光和經商的人數下降,收入減少,這些都等於在減少災害上所做的投資。
回到台灣的例子,政府在防災工作上總是有漏洞,而造成遺憾,花了錢卻沒得到相應效果。當然,把台灣的天災和美國的人禍做比較,並不恰當,但是天災造成的傷害擴大,背後也難脫人禍因素。再者,不論天災或人禍,都會造成傷亡與經濟損失,起因不同,結果卻一樣。

**降低風險2:
預留備案並彈性應變

**
預留備案、彈性應變是降低風險的第二步。
在桃園停水期間,工廠用水卻不受影響,因為業者事先多與當地水利會簽有協議,可引進灌溉用的埤塘水到工廠,以防止正常供水中斷時,能保有用水管道,讓工廠運作不中斷。當朱立倫縣長和中央的爭執還在繼續,民眾抱怨沒水飲用洗澡的分貝也愈來愈高時,這些工廠默默不中斷地運作,桃園已是繼新竹之後,台灣的第二大電子產業聚落,他們接的訂單來自世界各地,客戶可不會因為桃園停水而跟著休假不做生意。
我不清楚業者的智慧是從何而來,或許是學自過去新竹寶山水庫的缺水經驗,而不得不先有備案,並在這次停水派上用場。過去新竹科學園區內經常發生缺水、跳電和火災等問題,對業者來說是相當惡劣的經營環境,但業者畢竟不是官員,他們不能推責任(儘管責任通常不在他們身上)、說空話和做一大堆檢討報告,他們只能面對問題找出對策,因為客戶要的是結果而不是藉口。
水量不足,園區業者會每天派人到寶山水庫看水位線並回報,公司內部根據吃緊情況調度生產線並尋找替代水源;為預防跳電,業者多自行備有緊急發電機;在防火方面,園區多家晶圓廠都有自己的消防車,並在同業有事時出動幫忙。
921大地震發生1小時後,通往園區的新竹光復路上車潮擁擠,都是從家裡趕回工廠處理應變,儘管當時是凌晨3點,這種效率遠非政府單位所能比擬。
去年SARS期間,相較於政府遲遲無法落實居家隔離和院內感染的管理,以致不斷有新的疑似案例傳出,在大陸投資設廠的台商,卻無一家因有感染案例而關閉。業者在廠區嚴格控管人員進出,在每一層樓設醫護人員,包含餐廳內進貨、烹調和用餐行進路線都仔細區隔,杜絕任何多數人可能接觸的機會。

**風險管理:誰能解決問題就是贏家

**
從地震、颱風和淹水等天災,到SARS和恐怖攻擊導致的經營成本升高等人禍,再到前一陣子兩岸關係緊繃引發綠色台商效應,台灣業者在經營事業上所遭遇的各種風險(不包含被客戶抽單、轉單和砍價等),世界上很難找到對手,勉強來說只有以色列。
我在2001年底曾到以色列採訪,光是在香港轉機搭以色列航空,就得接受至少1小時的詢問(若有同伴則得分開隔離詢問),外帶行李全部打開檢查。在航行線上,為了避開中東的阿拉伯國家,以色列航空是從中亞一帶繞彎飛(阿拉伯國家不給以色列航權),比直飛多花一倍時間。
到了以色列,不管在耶路撒冷還是台拉維夫,進飯店前所有包都得打開檢查,進餐廳吃飯也一樣。我曾在耶路撒冷市區一家餐廳裡,遇到一位客人走了卻忘了帶走袋子,整個餐廳的人一下子全部緊張起來,追問袋子是誰的,結果那位客人只是去洗手間。
這些事情都增加以色列的社會和商業成本,但也使得它在安全事業上具有獨步全球的競爭力。911之後,紐約甘迺迪機場第一架放行的飛機,就是以色列航空,而以色列航空的安全人員,常常被許多國家聘去當安全顧問。
以色列遭遇的是人禍,而台灣更多的是天災,風險性質不同,但管理風險的道理卻是相通:誰能解決問題,誰就是贏家,只有輸家才會推卸責任讓錯誤重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