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億石化霸主一張辦公桌用了33年

2004.09.15 by
數位時代

9月6日,台塑集團邀請長春石化集團進駐六輕的新聞曝光,讓一向低調的長春集團董事長林書鴻,成為媒體的焦點。國內石化界中,擅長規模化經營生產的台塑集團,與專精多樣少量生產的長春集團,各擁石化產品兩大系統的一片天,兩大集團堪稱為台灣石化業的雙霸天。但相對於台塑集團與王永慶的知名度,長春集團及林書鴻就顯得格外神秘、低調了。
長春石化創辦於1949年,當時台灣工業剛剛萌芽,3名化工科畢業的年輕人,以新台幣2000元外加一部飛利浦牌子的腳踏車作為創業資本。如今,長春石化在當年那3個年輕人──前董事長廖銘昆、董事長林書鴻、總經理鄭信義的領導下,營業規模已超過500億元,為台灣石化業第二大集團,產品橫跨泛用化學品、合成樹脂、電子材料及電子化學品等領域;其中在半導體封裝用的高純度環氧樹脂與印刷電路板用的銅箔兩項產品上,長春都在全球具有數一數二的影響力。

**省!一張2400元的辦公桌用33年

**
當然,長春石化的企業發展軌跡,並非一步登天,企業能開啟這頁台灣經營的傳奇,講求的是研發實力與企業經營的樸實無華──怕股東賠錢不敢上市,寧願花8000萬買研發設備就是不換桌子的另類踏實經營風格。
林書鴻一向以身作則,每天一早不到8點就到辦公室,比任何員工都還要早到,中午午休時,更常常看到林書鴻高大的身影,不辭辛勞的巡視每個辦公室,親自檢查電燈與電器的電源是否關閉,以節省公司的成本與資源,遇到夏天冷氣用電的高峰,林書鴻一進辦公室,第一個看的就是溫度計是否定在26度。林書鴻認為,不管是企業的成本還是地球有限的資源,千萬不能因為人類自我的享受而被浪費掉,也害怕台灣的競爭力被奢華的生活一步步侵蝕殆盡。 55年來,林書鴻的辦公室跟創業時並沒有什麼大改變,辦公室是簡單的合板木隔間以及塑膠皮的沙發椅,一張價值2400元的辦公桌用了33年,仍然捨不得換;台灣網路股泡沫時的豪華辦公室,又是庭園又是小橋流水,對長春集團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闊!進軍麥寮六輕一投就是200億元

**
但辦公桌不換,並不代表林書鴻的長春集團是一毛不拔,而是為了把錢花在刀口上;長春投資在研發上的經費,從沒有節儉過,。例如林書鴻可以為了開發半導體的特用化學品,花8000萬元買半導體產業線上正在使用的研磨機(CMT),這項投資的唯一用途就是研究半導體的研磨技術,藉此開發相關的產品。長春石化純樸的辦公室裡,掛著台積電等公司的認證書,肯定了長春集團的研發實力與品質。
日據時代當過日本兵的林書鴻,把吃苦當成吃補,一遇到週末與休假,搭火車到苗栗看工廠,把時間做最充分的利用,遇到午餐時間,他自己就帶著麵包與牛奶,一餐就這樣解決,在台北時同樣也是如此,松江路旁巷子裡的麵攤常常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但是講到投資,長春集團的手筆可是一點都不小氣,進軍麥寮六輕一投就是200億元,遇到1995年大爆炸,引起全球DRAM價格狂漲的住友化學的高純度環氧樹脂(EMC)半導體封裝材料事業準備出售,林書鴻一出手就是拿下全球七成封裝材料的占有率,成為台灣第一家跨海購併日本石化廠的業者。
大手筆投資不皺眉頭,但林書鴻卻不讓長春集團的股票上市,也很少向銀行大舉借貸或是發行公司債,更不像國內其它企業,公司剛開始賺錢,經營者就急著將股票公開發行上市,印股票換鈔票,向資本市場大舉募資,來大肆擴張事業版圖,或是拉高股價發行公司債,最後弄得債台高築,董事長卻是宣布辭職想一走了之。

**賺!賺得到股息股利 卻可能賠了價差

**
林書鴻認為投資人投資長春就一定要賺錢,沒有賠錢的道理,所以每年長春都要賺錢回饋給投資人,但是股票開始正式掛牌上市,股價就有漲跌,特別是台北股市常常受理性因素影響而大跌,林書鴻認為自己可以確保公司賺錢,按時配股或配息給投資人,卻不能保證股價的漲跌,所以投資人買長春的股票雖然可以賺到股息股利,卻可能賠了價差。
雖然輔導券商一再向林書鴻說明,股票漲跌是資本市場的自然現象,只要企業經營良善穩定獲利,投資人認同公司的價值,股價就會比較穩定,但林書鴻還是認為,投資長春的股東就是不能賠錢,即使是買長春公司的股票,也不能因為股價下跌而賠錢。林書鴻與輔導券商的理念差距,使長春上市計畫在最後關頭喊停。
向資本市場募資提高企業的財務能力,是擴大企業版圖的利器之一,但林書鴻寧願讓長春被當成是台灣企業的異類,靠著每年自己的經營效率,緩步的擴大企業版圖,這種台灣第一代創業者的精神,此刻回味起來,有如空谷足音般發人省思。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