鋪了5年的路、17個亞洲原創作品亮相——Netflix為何如此看重亞洲?

2018.11.15 by
唐子晴
Netflix
「我從來沒有一定要以好萊塢為中心」哈斯廷斯說道。Netflix這一次先不談科技,而是講故事,一次公布了17部亞洲原創作品。

「亞馬遜跟我們爭了10年、HBO也有14年,我們已經習慣了競爭。」Netflix創辦人暨執行長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在新加坡舉辦的「See What's Next:Asia」活動上,接受採訪時說道。

這一天,正好影業大老迪士尼終於宣布,要正式進軍影音串流市場,計劃在2019年底前推出自家OTT服務「Disney+」,初期至少會有五個頻道:迪士尼、皮克斯、星際大戰、漫威和國家地理,並已經找上演員湯姆·希德斯頓,拍攝洛基一系列的獨立電視劇集;而2019年,迪士尼和Netflix的合約也將正式終止,所有迪士尼出品的內容都要從Netflix下架。

對於全球OTT產業而言,這無疑是一枚「震撼彈」,面對漫威的加持即將消失,哈斯廷斯卻從容不迫地說:「我也會訂閱迪士尼。」在他的眼裡,競爭者就像一起在賽跑的朋友,一起把餅做大,但背後的事實越來越明顯——巨頭們要拚的早已不是「品牌」那麼簡單,而是可以吸引用戶上門,願意讓用戶繼續花錢留在平台上獨家的、差異化的「原創自製內容」。這一條路,Netflix已經鋪了五年。

2013年,Netflix推出第一部自製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到了現在,單單在台灣可以看到的原創作品就超過了750部,Netflix也不只一次強調,開發「非英語內容」是下一步重點,而亞洲就是下一個瞄準的重鎮。

Netflix在新加坡舉辦的「See What's Next:Asia」,是第一次針對亞洲舉辦規模這麼大的活動,也是第一次為亞洲原創內容,專門舉辦的活動。
唐子晴/攝影

2019年要砸更多錢在原創,但為何下一個重點是亞洲?

在今年,Netflix計劃投入80億美元打造原創自製內容,雖然這個數字早被市調機構上估到120~130億美元,Netflix首席內容長泰德·薩蘭德斯 (Ted Sarandos) 透露,2019年投入的金額,毫無疑問地會再繼續加重。

「你們每個月願意付10美元的月費,而我們的工作就是拿這錢,去製作更多看了會開心的內容,這樣,不僅你會繼續訂閱Netflix,你也會叫你的朋友一起加入。」哈斯廷斯說明了這一個「活水循環」,但為什麼下一個打造原創內容的重鎮會是亞洲?

分析第一點,在於亞洲用戶的擴增。Netflix目前在全球190個國家上線,全球用戶已達1.37億,即便北美是大本營,但高達7900萬的用戶來自非北美地區,其中,亞洲的訂閱數已超過美國的5800萬。

第二點,則是亞洲內容的潛力。在2018年,Netflix上的亞洲內容在平台上的觀賞時數,超過一半來自亞洲以外地區,這對一直強調「不分區域」、「內容無國界」的Netflix而言,平台不再只是以好萊塢為導向,必定是樂見其成的。

基於對亞洲的重視,Netflix除了先後在日本、新加坡、台灣、印度、韓國成立五個辦公室,在11月舉辦了第一次,完完全全針對亞洲而來的大型發表會——「See What’s Next:Asia」,約有來自全球九個國家、200家媒體到場參與, 一口氣公布了由台灣、日本、韓國、印度及泰國製作,17部新的亞洲原創作品,其中還包括由台灣作家藤井樹擔任導演,Netflix的第二部華語原創劇集《極道千金》。

如同歐美舉辦的新劇、新電影發布會,Netflix這次把演員、導演、編劇也一併拉到新加坡,現場分享。
Netflix

現場眾星雲集,演員、導演、編劇... 在台上分享著每一個作品。相比先前官方不斷強調Netflix科技的一面,這一次,Netflix更像是在大聲地宣布:我們在原創自製內容上做的事,遠比你想像的還多。

Netflix針對原創內容,發生了幾點變化

Netflix也明確指出,2019年要加重在亞洲的投資,預計將上架100部亞洲原創作品,在為期兩天的活動中,《數位時代》不難窺探出Netflix的幾個方向和趨勢:

1. 印度、韓國一定是亞洲最大戰場

在Netflix確定不進入中國後,有了更明確的「重點市場」布局。

在這兩天,印度跟韓國的議程內容占據了非常大一部分的時間,甚至有整整半天的時間是「Celebrating India(歡慶印度)」專場。一方面,除了寶萊塢每年發行超過2000部電影已十分成熟外,當印度網路基礎建設趨於完整,龐大的潛在網路人口讓薩蘭德斯直指:印度將是讓Netflix用戶邁向兩億的重要助力。

而韓國娛樂文化早已風靡亞洲,今年才剛剛成立的韓國辦公室,則成為亞洲內容的重要基地。此次除了先後找了四組韓國演員、導演、編劇,包括主演過《與神同行》的朱智勛、《金秘書為何那樣》的朴敏英,以及《Signal》的編劇金銀姬分享在Netflix的新作品外,還辦了一場韓國原創劇《李屍朝鮮》(Kingdom)的首映會,也是活動中唯一的一場首映會。

Netflix在活動期間,舉辦了韓國原創劇集《Kingdom》的首映會,題材與喪屍有關。
唐子晴/攝影

值得一提的是,《李屍朝鮮》第一季都還沒播出,Netflix就宣布將開拍第二季,可見對韓國原創內容的決心跟信心。

2. 本土的題材,要用國際的拍法

Netflix服務範圍囊括190個國家,對於創作者而言,是把自身作品推向國際的大好機會,也是Netflix給予最大的附加價值之一。

這次,在Netflix上頗受歡迎的《毒梟》(Narcos)劇組也到場分享最新一季內容,而他們跟不少印度劇組一樣,都認為既然內容面向「國際」,不再只是拍給自己國家的觀眾看,而是要拍給全球觀眾看,無論是故事方向、敘事方式、拍攝細節都得要轉變,不能再用慣有的單一手法,而是要說一個給全世界聽的故事。

3. 花更多心力、成本在電影

在去年,Netflix已經製作了90部電影,在不少電影的細緻完整度上,並不輸給線上大片。

而單單就這一場活動上,Netflix除了一口氣推出八部印度原創電影,也宣布由英國著名小說改編的《森林之子毛克利》(Mowgli:Legend of the Jungle)將於今年正式上映,並由著名演員及導演安迪瑟克斯(Andy Serkis)親自操刀。

《森林之子毛克利》算是讓Netflix砸下大手筆的作品之一。
Netflix

搭上動畫,再結合動作捕捉和真人演出,可見製作上可是花很大的成本跟心力,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一部電影是今年七月Netflix向華納兄弟收購的,被認為是Netflix最昂貴的收購之一。

4. 心態更開放:先影院播映、後Netflix上線

過去,Netflix和不少國際影展,為了自家原創電影得先在影院上線,而後才能於Netflix上播放,才符合參賽資格的問題,鬧出不少風波。而無論如何被打壓,Netflix仍堅持平台和影院得同時上線的立場,在去年Netflix還是成功在影院放映了37部原創電影。

但現在發生了轉變,Netflix前陣子就宣布三部原創電影會先在影院上檔後才再平台上線,包括《Roma》、《蒙上你的雙眼》和《西部老巴的故事》,而最新發表的《森林之子毛克利》也是如此,將於11月29日起在指定的影院播放,約一週後才會在Netflix上推出。

Netflix首席內容長泰德薩蘭德斯開玩笑說,觀眾可以外出約會,去看一部Netflix原創電影也很好。
唐子晴/攝影

談起這樣的變化,薩蘭德斯笑說,這麼做是給觀眾更多選擇,「很有趣,我們在電影院播放Netflix原創電影的場次去問觀眾,他們80%都是Netflix的用戶,」無論是坐在電影院的大螢幕前,還是在家躺著用手機,薩蘭德斯表示Netflix的目標不是要在更多電影院上線,而是讓更多人、透過更多方式,看到Netflix原創電影,而或許,創作者們想要更多的曝光管道,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談競爭者,Netflix執行長:看似互相傷害,其實在彼此幫忙

有了夠方便的平台、夠大的市場,以及不斷注入新血的原創自製內容,Netflix怎麼看待和亞馬遜、HBO、迪士尼在2019年新一輪的競爭?

「看起來我們在互相傷害,但事實上我們在彼此幫忙,」哈斯廷斯舉個一個例子,在美國Netflix用戶數一直持續增長,有50%的家庭都在用Netflix,但與此同時,HBO的用戶數並沒有往下掉,反而成長了3、4000萬,Netflix似乎並不害怕,但哈斯廷斯也坦承前方仍有一個讓Netflix顯得渺小的對手——免費的YouTube,觀看量是Netflix的七倍。

當北美已建立起付費習慣後,下一步除了靠「內容」吸引亞洲消費者外,還要透過更多方法讓用戶入場,像是近期即將向部分市場實驗降低月費,以盡快彌補Netflix付出的鉅額內容支出。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