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淚盈眶的小店東

2004.09.15 by
數位時代
熱淚盈眶的小店東
近一兩年,如果你眼睛夠尖,應該可以感受到台灣的風景起了大變化,不僅城市裡標榜「風格」的餐廳、工藝品、食器、家飾店雨後春筍,連向來偏遠的山邊和...

近一兩年,如果你眼睛夠尖,應該可以感受到台灣的風景起了大變化,不僅城市裡標榜「風格」的餐廳、工藝品、食器、家飾店雨後春筍,連向來偏遠的山邊和海角,都有不少民宿、作坊、觀光農場問世。過去,台灣是「製造業之島」,台灣人的生活中只有「工作」和「賭博」(都以「賺錢」為依歸),一夕之間大家開始熱衷「消費」,這樣的轉變真是大事。
仔細觀察,這轉變好像也是必然之事。以世界上的已開發國家為例,服務業占國民生產毛額比例幾乎都達75%,「高所得」和「服務業」已成為正相關的兩個函數,順此邏輯,服務業比例仍僅及67%的台灣要持續成長,內需型、充電型、風格型的生活產業自然勢頭看好。

**「製造台灣」變身「風格台灣」不容易!

**
然而,要由「製造台灣」轉向「風格台灣」,談何容易!雖然台灣生活產業發展得虎虎生風,但只要你回想一下自己的島內遊歷,相信你就會和我一樣,覺得有些東西不對勁。
就拿「民宿」來說,這個發源自英國「B&B」(Bed & Breakfast)的「個性旅館」概念,近年在台灣可說炙手可熱。但不知你有沒有注意:幾乎所有的台灣民宿都長得一個樣--客廳通常都有一個不常使用的吧台、大門都是帶著發亮把手的鋁製品、浴室貼著一樣的5公分平方磁磚;更有趣的是:民宿老闆理當個人化的家中擺飾也帶著「集體性」,其中尤以印尼峇里島的民藝品和日本的人偶為大宗。經營者多半和善,但你和他談來談去,也總離不開「教改」和「土石流」之類的全民開講話題,那種你在英格蘭和蘇格蘭旅行,和個性、癖好天南地北的B&B老闆互動、經歷不同空間風情的附加價值與體驗,在台灣是很難得到的。
再以「作坊」(workshop)舉例,台灣的作坊主人雖各有特色作品,水準也不輸國外類似小店,但你只要嚐嚐他的餐點、和他聊聊天,你就可感受到他的勉強和痛苦,了解到他「多麼地不想作生意」,他用套裝的餐點、套裝的咖啡、放的是套裝的音樂,因為生意既然只不過是撐住他創作的財源而已,理當「規格化」,以求量入為出。許多人都說,開作坊是因為「大家都開workshop,那我也只好勉力為之」,這和國外作坊老闆把作坊、餐飲服務、藝品販賣當作一種「自我選擇的個人化社交」,有種天壤之別。

**「高度個性」變成「另類單調」很容易!

**
為什麼應該是高度個性化的生活產業,在台灣會成為集體化的「另類單調」?我覺得原因有二:其一,大家還是用「製造業」的慣性從事服務業,把該有的「創意點」都標準化了;其二,經營者的缺乏自信,大家爭相學習某種「熱門風格」,反而沒有風格。不管是其一或其二,關鍵都在於台灣缺乏「自己感動」、「自己思考」、「自己選擇」的個人主義之啟蒙;也就是說,我們雖然那麼追求風格,但忘卻風格「只誕生在個人生命哲學」的日常實踐裡,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與眾不同」。
每次在歐洲旅行,總喜歡和B&B老闆與作坊店東聊天,他們總會告訴你:花園的一草一木、一顆糖和一壺咖啡豆、一個枕巾都和他自己的生命記憶、自我抉擇有關,他不曉得你是否是同好,但如果是,「那就是我生命的喜悅」,開店收入不是他生活中的priority,「只要到月底能賺一塊錢就好」,因為只要如此他「下個月就能繼續開下去」,就是這多半出自各類熱淚盈眶故事的千千萬萬種自我偏執,使歐洲的生活產業自然豐盛,而弔詭的是:通常愈不在乎生意的B&B老闆,卻都是最賺錢的!
相信你和我一樣,對台灣的小店老闆有更深期待--你只要換掉那「該死」的門把,我一夜多付1000塊都願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