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產 TFT-LCD才有出路

2004.09.01 by
數位時代
擴產  TFT-LCD才有出路
整個TFT-LCD面板業在2004上半年的兩極表現,令人不禁聯想起過去的DRAM業,那種暴起暴落,一年內價格可以相差10倍的殺戮戰場。TFT...

整個TFT-LCD面板業在2004上半年的兩極表現,令人不禁聯想起過去的DRAM業,那種暴起暴落,一年內價格可以相差10倍的殺戮戰場。TFT-LCD最終會不會淪入DRAM那樣的情境,是許多人心中的疑問。在2001年達碁與聯友光電宣布合併的記者會後,我與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閒聊中談到這個問題,他樂觀表示兩種產品的特性截然不同,TFT-LCD將取代別的產品(比如映像管),後市看好,而DRAM是將被取代的產品(比如快閃記憶體),空間縮小。

**50億俱樂部VS.100億俱樂部

**
身為少數曾跨足這兩項產品的業者(聯電先前曾生產DRAM,聯友光電在與達碁合併前為聯電子公司),宣明智的這項看法很有代表性,也形成外界看好液晶面板產業的立論基礎。當然,筆記型電腦、手機、數位相機、數位錄影機和數位電視等產品的成長,都要用到液晶面板,都為這項產業的前景背書。
不過,歷史竟是如此驚人的相似。DRAM前幾年曾有「50億俱樂部」的說法,用來指稱年度虧損超過50億台幣的廠商;很快地,TFT-LCD業後來居上,在2002年出現「100億俱樂部」的說法。
去年底,半導體業景氣翻轉,DRAM和TFT-LCD都受惠需求強勁而彈升,先前度小月的業者突然間野心勃勃,DRAM業投資蓋12吋廠(12吋指的是晶圓直徑,直徑愈大晶圓面積愈大,切割的晶片數目愈多,單位成本愈低)、TFT-LCD業蓋第6代廠(所謂第X代指的是面板尺寸,數字愈大代表尺寸愈大,可切割更大面積的面板或更多小面積的面板,單位成本愈低)的計畫一個接一個釋出。
或許這一波景氣復甦來得太早(如果再遲一些,業者間的合併和縮減投資規模或許有可能),或者來得太短,總之,好日子已經結束。最近3個月,液晶面板股的股價接近腰斬,業者彼此競爭擴產的腳步,遠快於市場需求成長的速度,也引來台灣第一大面板廠友達董事長李焜耀的「減產說」,並呼籲同業響應。
對任何一個產業來說,突然的供需失衡和價格劇烈波動,都不是業者和投資人所樂見(偏愛高風險的投資人另當別論),這個時候,任何有助這個產業回歸正常的意見,都該得到重視與討論。

**堅決不招VS.污點證人

**
問題是,減產真的可行嗎?
TFT-LCD產業目前高度集中在台日韓三地,特別是在台灣與韓國。日本目前除了夏普(Sharp)還在持續投資,其餘多已停止擴廠或退出。台灣有友達、奇美、廣輝、中華映管和瀚宇彩晶5家業者,韓國則有三星和LG飛利浦(LG和飛利浦的面板事業合併後的公司,今年股票剛在美國上市)兩家。
這些公司近兩年陸續都跨入第五代廠的生產,而一座五代廠的造價至少200億台幣,把折舊列為5年攤提,每天一開門還沒做任何事,就要分攤1100萬台幣費用。對業者來說,一旦新廠啟用,就必須儘速量產,用最新技術和最低成本來打敗對手。當生產的面板數量愈多,這1100萬分攤到每一片面板上的數目就愈小,代表每一片面板的成本愈低,愈有競爭力。簡單來說,經營DRAM和TFT-LCD生意,除了籌資,就是計算折舊攤提和單位成本。
有關減產一事,過去在許多行業都出現過,但是成功的案例卻很少。追究原因,業者在遭遇價格崩盤時,第一反應通常是想辦法再把成本往下降,反映在營運活動上就是擴大生產。當然,競爭對手也不會束手就縛,必然跟進擴產,導致價格更加惡化,你來我往形成惡性循環,最終所有人都成為輸家。在DRAM業的歷史上,我們已看過太多例子。
這種特性就像「賽局理論」(game theory,大陸翻譯為博奕)提到的「囚犯心理」。一起犯案的兩個人被隔離偵訊,如果兩人都不招,則兩人都可能被釋放;如果一人招認並供出另一人,被供出的那一人堅決不招,則自首的人可獲無罪(後來發展為污點証人制度),不招的那人則加重刑責;如果兩人都招認,則兩人都判刑。
在這三種情形中,最複雜的是第二種,也就是去猜測對方會不會把自己給供出來,因而自己決定先把對方給供出來,其結果就是兩人都招認。

**持續擴產VS.全面減產

**
回到TFT-LCD減產的案例上,最困難的就是說服大家都同意減產,只要其中有人懷疑會有人違規,即便實際上並沒有人違規,都會讓減產一事破局。此外,就算台灣5家業者都同意減產,如果韓國兩家業者不跟進,也等於白搭。以三星的例子來看,他們早從DRAM學到經驗,針對這種標準產品,無論景氣或不景氣,只有持續投資,撐到對手都不支倒下時,自然成為最後贏家。三星電子去年獲利50億美金,非常有本錢玩持久戰。
這麼說來,難道減產完全沒有可能性嗎?倒也不是,要達到減產的唯一可能性就是經由擴產。在前面提到的囚犯心理三種情境下,怎麼做才能確保兩人都不招,那就是雙方都清楚一旦其中一人有難,另一人肯定也無法全身而退。
具體例子就是冷戰時期的美蘇關係,雙方都有核子彈,一旦其中一方按鈕發射,另一方必定跟進,這種「互相保証摧毀」(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MAD)的緊張反而確保兩邊的和平,誰都不會按鈕。
TFT-LCD業也一樣,台灣業者只有持續擴產,對韓國業者形成「互相保証摧毀」的威脅時,這個行業才有機會回復正常。當然,擴產可以來自原有業者的繼續投資,或者業者之間的購併或合併,取得足夠談判的籌碼。以目前業者多處於股價低潮來看,取得擴廠的資金成本相對較高,談合併的時機更為恰當,這當然也得看穿梭其間的投資銀行和業者本身的長期戰略。
液晶面板正在繼晶圓製造之後,成為新的全民投資標的。友達和奇美在股價高點時每天動轍20萬張以上的成交量,說明了這一點,而當股價腰斬時自然引發諸多關心,包括李遠哲比喻這個產業是「沒有出口的高速公路」。
台灣業者能否在TFT-LCD的賽局中全身而退,已不只是產業焦點,而是提高為社會焦點。最起碼,業者應該有能力和見識,決定自己不是被加重處罰的那一方,並以此為基礎而贏取更多籌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