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硬體收入高達8成背後,出門問問用AI戰略突破重圍

2018.12.07 by
唐子晴
唐子晴/攝影
出門問問雖然是一間AI公司,但卻自己設計開發自有品牌消費硬體來賣,還占了公司絕大多數營收。這些產品,究竟怎麼個「AI」法?

「我們不是消費性電子產品公司,我們賣的是AI(人工智慧)商品」,出門問問台灣總經理黃仁宏說道。

這一家中國AI獨角獸,不只做AI語音技術,從2015年起開始「軟硬結合」,從智慧手錶、無線耳機,再到智慧音箱,開發自有品牌消費性電子產品切入2C市場。到了今年,其2C業務占整體營收的80%,是營運上至關重要的一環。

而該公司在4日,宣布正式落地台灣,一同帶著兩款智慧手錶、一款無線耳機進入市場。但這些產品究竟和AI有和干係?為何選擇讓它乘載AI接近消費者?又該如何和眾多品牌競爭,突出重圍?

螢幕不再那麼重要,就是最好的AI語音產品

「其實大多數時候不是我們在掌控手機,而是手機在掌控我們,」出門問問創辦人兼CEO李志飛點出這一現象。「語音」既然被視為人機介面,那就應該和大眾慣用的「螢幕」區隔開來,用在只有小小螢幕的智慧手錶,甚至是沒有螢幕的無線耳機、智慧音箱上,便是出門問問認為最合適的選擇。

尤其當全球吹起eSIM浪潮,智慧手錶不再受限於要和手機藍牙連結,便可「獨立」接電話、數據上網。李志飛預估,到了2020年出門靠智慧手錶和無線耳機兩者連結,在很多場景下如外出跑步、開車,甚至是任何騰不出雙手或雙眼的時刻,便可大幅縮短使用手機的時間,以「語音」為核心取代手機。

但問題是,這兩項產品前方已有各類品牌稱霸。根據市調機構Gartner預估,到了2020年全球穿戴裝置出貨量將達4.53億台,其耳戴式裝置和智慧手錶各占1.58億、1.15億台,競爭相當激烈,出門問問切入各國市場的利基點為何?李志飛乾脆利落地表示——CP值。

事實上,經營了三年的產品,出門問問從一家「零硬體經驗」的公司,到自己開發、設計,從實際的銷量數字上來看,無線耳機TicPods Free曾是眾籌網站Indiegogo的當紅產品,在今年夏天創下近9,000萬台幣的募資金額,而智慧手錶系列,也是Amazon北美、英國、日本站的常勝軍。

「我們在中國、北美已經很有競爭力,尤其是線上銷量,可能比華為都大,」但李志飛表示,短期內這些產品在台灣並沒銷量預期,第一步是先把「在地化」做好,包括後期銷售服務,或是建立更多通路,而產品會先在遠傳電信、PChome 24h購物上販售;但若論長期目標,黃仁宏期望這兩樣產品,在台灣能擠進前五大市占。

真正的AI,應該要做到「預測」

但作為AI公司研發出的產品,它們倆究竟AI在哪?

若把「語音」視為一種人機介面,就如何一般手機的UI、UX,好壞與否在滑手機時便可判斷。而在語音中,則體現「語音交互」這件事上,像是語音辨識、自然語言理解的準確度是否夠高,以及與系統結合時是否更聰明,是否能做到熱詞喚醒、智慧推薦等等,去串聯一些服務。

但這樣還不夠,在他們眼中,認為真正的AI應該要能做到「預測」,在中國版的智慧手錶式已經跨出了第一步。

TicWatch中國版,已經可做到簡單的預測功能。
出門問問

在中國版的手錶上,透過搜集用戶在不同場景、不同時間的使用習慣,經過機器學習,AI會主動推播認為用戶此時此刻需要的資訊,如天氣、交通、股票等;而向右滑錶盤,AI會出現認為用戶此時需要的功能,比方說到了咖啡店,會出現集點卡或是行動支付功能。

「希望在台灣市場也可以陸續實現,目前語音交互是現階段的第一件事,當創造了更多使用場景後,我們再慢慢把『預測AI』帶進去。」

不賣自有品牌音箱,但可能開發愛講之外的語音助理

在今年6月,出門問問已經和遠傳電信共同推出「遠傳問問」AI智慧音箱。但在中國,出門問問也有自己的智慧音箱「TicKasa」,那在台灣,是否有計劃也會推出這一款自有品牌的音箱,進一步搶占這塊剛起步的市場?李志飛給出了簡潔的回答:不會。

在中國,出門問問推出了自己的AI智慧音箱,共有四款產品。
出門問問

「『遠傳問問』本來就是聯合推出,合作力道也會比較強,我們會先支持遠傳把這塊市場做大。重點反而在合作夥伴,我們也可以和遠傳問問中提供服務的廠商合作,如音樂串流、叫車服務。」

而台灣的智慧手錶採用Wear OS系統,自然內建的是Google助理,但官方表示,未來在台灣不排除在自有品牌裝置中,開發屬於自己的語音助理,或是跟其他企業合作打造新的助理,但重點是有沒有使用場景、什麼場景又適合喚醒它。

而出門問問在台灣打造了語音助理「愛講」,在中國推出的智慧手錶,也用獲得Google認證,由出門問問打造的語音助理「小問」,這也證明出門問問已經有創造語音助理的能力。

台灣AI困境:數據小不是問題,不夠投入才是問題

最後,討論到老生常談的問題——台灣發展AI的困境是什麼?數據資料太少、太小,遠遠比不上中國及歐美市場,會是一個大問題嗎?曾任微軟首席自然語言處理科學家,現任出門問問工程副總裁黃美玉給出了自己的觀察。

「這個問題可以靠演算法來彌補,雖然台灣data少,但台灣的普通話、中文跟中國不會差別太多,可以先借用類似的語言,」但她表示,台灣AI一定要做兩件事,首先第一點,是在地數據資料一定要繼續累積,雖然可以靠翻譯、演算法來實現,但台灣對搜集資料付出的還不夠多。

而第二點,在於AI人才培養和企業投入。「以智慧音箱來說,美國已經有Amazon Alexa、Google Home,滲透率達六分之一;而在中國,出門問問2017年推出自己的音箱時,市場上就已經有50多個音箱;再看台灣,今年6月才出了第一個『遠傳問問』」,她認為既然台灣已經慢了一步,就更應該有吃得起苦、下決心投資的覺悟。

李志飛也預估,如果台灣要真正走進「居家物聯網」時代,智慧音箱還是最重要的入口,得等到和北美一樣普及,或是至少達到十分之一的家戶滲透率,那時才有可能實現。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