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落實綠色管理

2004.09.01 by
數位時代
惠普落實綠色管理
眼鏡框跟印表機之間可以有什麼關連?「你所戴的眼鏡框,採用的塑膠材質,極有可能就是用惠普回收印表機的塑膠再製而成。」惠普環保事務處經理江惠櫻笑...

眼鏡框跟印表機之間可以有什麼關連?「你所戴的眼鏡框,採用的塑膠材質,極有可能就是用惠普回收印表機的塑膠再製而成。」惠普環保事務處經理江惠櫻笑著解答,「環保工作不只是單面向的工作,而是要真正融入企業的管理流程之中。」
不同於一般環保工作歸屬在工安或總務部門,惠普以區域為單位,特別成立了環保事務處,負責蒐集整理各地的法規政策,以及相關宣導的工作。以亞洲地區為例,目前由8人組成的小組負責,像江惠櫻就肩負管理台灣及中國兩地的工作,從政府官員、學術單位到供應鏈成員,都是她必須往來的對象。

**從回收做起

**
早在1987年,惠普就開始在內部進行產品回收的概念,1991年,惠普擬定「星球計劃(Planet Partner)」,踏出綠色管理的第一步,到了1997年開始回收印表機墨水匣工作,2001年擴展至電腦產品,希望至2007年,能達到電子產品回收量約5億噸的目標。
印表機為例,惠普會在企業級客戶的公司內,放置墨水碳粉匣回收紙箱,一旦紙箱回收達一定的量,只要一通電話,惠普就會派人清理,不僅免去客戶進行回收的不便,回收的資源,也可以在回收利用,目前已在30多個國家地區執行,光是去年一年,就回收了近46.5萬噸。
此外,惠普還成立了所謂的包材委員會(PackagingEnvironmemt Advisory Council,APEC),每個月都會針對新的包材趨勢與商機,與配合業者進行交流,像是惠普針對硬體產品所開發出的多面向包裝(Multi-unit packaging)技術,比起傳統單向包裝法(Single-unit),不僅可節省53%的材料,更可以重覆使用達10次,根據統計,每年可少用180噸的材料,替公司省下100萬美元的成本。
「每次我拿名片出來,很多人都會很好奇的問我,一個女孩子家,該不會是做收破爛的工作吧?」惠普環保事務處經理江惠櫻笑說,隨著環保概念的成熟,綠色管理不只是做好回收的工作,更要將環保的概念融入在早期產品的設計,才能節省後續的回收工作。

**為環境而設計

**
舉例來說,消耗量最大的墨水匣,惠普的工程師就發展出將使用安裝說明直接寫成驅動程式,透過電腦軟體來指引安裝,不僅免去印製說明書的工夫,在包裝上也可以捨棄紙盒,改以不佔空間且可回收塑膠包材完成。
再以較佔空間的印表機為例,為了便於拆解再利用,同一平面的外殼材質,都採用同一種原料,以一體成型的方式完成,而不同平面之間的連接,也儘量以嵌入式工法,取代用熔膠黏著或是栓螺絲的方式,「我們都以為東西回收就好,但回收之後的處理方式,更是一大學問,」江惠櫻舉例,只有分類工作做好,才能進一步分辨哪些可再回收利用,而不可回收利用的,也才能以正確的方式處理。最近惠普還將導入所謂RFID的辨識系統,提高整體管理的效率。
做為全球第一大IT公司,惠普一年的採購金額就超過500億美元,也因此,惠普除了在內部落實綠色管理的概念,也同樣要求供應鏈成員,惠普在2002年制定了「供應鏈社會及環境責任(Supply Chain Social and Environmet Responsibility,SER)」計劃,針對前50大供應商,包括台灣的廣達、英業達等公司在內,進行綠色供應鏈管理,今年更將規模擴展至前100大,要求供應鏈業者必須在製程、產品材料到勞工管理上,善盡企業公民責任。
負責督導台灣及中國區業務的江惠櫻,近來就常常走訪台灣業者的工廠,針對歐盟限制資訊產品業者禁用鉛、汞、鎘等重金屬「危害物質限用指令」(RoHs),交換意見,江惠櫻就透露,像是筆記型電腦主要供應商英業達,最近便開始更換無鉛製程所需的設備。
「不管是搶訂單還是做品牌,未來的競爭,不只是品質跟成本而已,而是一種對消費者生活的尊重。」江惠櫻以歐洲部份國家為例,在許多公司的年度財報或是法人說明會上,在環境改善方面的投資,也成為分析師評估公司價值的重要依據。
21世紀管理新時尚,你跟上了嗎?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