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新方向是CEO的工作, 不找死,就只有等死!

2004.09.01 by
數位時代
嘗試新方向是CEO的工作, 不找死,就只有等死!
Q:你似乎很久沒放長假了,這次休假感覺如何? A:哈哈哈,這是我9年來第一次的長假,和家人一起去看在美國唸書的兒子,一口氣休了13天,休完...

Q:你似乎很久沒放長假了,這次休假感覺如何?
A:哈哈哈,這是我9年來第一次的長假,和家人一起去看在美國唸書的兒子,一口氣休了13天,休完之後腦袋都鈍鈍的。工作以來,我休長假都是在組織比較穩定的時候。這次到美國休假,我請一位副總代理之後,就把手機關機,沒有打電話回公司交待任何公事,也沒有任何同仁打電話給我。我出去之前特別交待過,除非天塌下來,否則不要找我,但是,如果天真的塌下來,找我也沒有用,既然要休假,就要全然的放鬆。

Q:所以你的管理是比較開放式的?
A:嗯,大體上我尊重同仁們的意見,不過如果是公司發展方向的問題,我就會很堅持。像是這次進軍隨選視訊市場的DFC(Digital Family Center;數位家庭中心)平台,成立之前有些人就很反對,對這件事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有人敢跟我講不同意見,憂的是同仁因為預算和責任問題不敢放手去做。我那時就罵他們怎麼那麼死腦筋,然後叫他們不用擔心,政策性要做的事,我事前會跟大家充份溝通,將來在預算或是年度業績結算時,全部都算我的。
比起2000年網路正熱的時期,那時候管理就是要衝大經濟規模跟組織效率,隨著事業穩定,重點也不太一樣,現在是要透過教育訓練、會議溝通這些動作,把團隊build更好,因為現在各部門扮演的component(零組件)功能都有,但必須再把大家看的方向調到對的位置,有共識,才能整合出更大的力量。

Q:經歷了過去幾年網路的變化,你對網路有什麼新的想法?
A:我覺得網路業者不能完全從網路的觀點來看事情。像我們新推出的隨選視訊DFC其實跟電話很像;賣電話的人其實不知道使用電話的人是拿來幹什麼的,也許是拿來做客服、聯絡感情,甚至拿來詐騙,有很多的可能性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和其他的伙伴合作。
我相信未來我們的商業模式將會有很大的轉變。過去我們自己可以解決像是成立資訊中心、網路安全等等大部份的事情。但是在未來我們的發展將取決於有沒有好伙伴,以及有沒有好的商業模式。過去我們提供的是網路的基礎建設,是種追求規模經濟的商業模式,現在我們要不斷加強附加價值。
我的目標是讓我們現在做的業務變得不值錢,像頻寬、網路安全甚至都可以免費贈送,然後我們再從DFC等服務上收取費用。因為中華電信是頻寬的最大掌握者,它吐個口水就能淹死我們,所以我不要跟他在同一個規則上競爭,而要另創遊戲規則。想要變得傑出(outstanding)就絕對不能做me too的事。
另外,數位內容業者如果再把內容本身當成「產品」來賣,我認為是沒有未來的。應該要把數位內容做成服務的一部份,才是未來的取向。你看像音樂好了,它為什麼面臨現在這種困境?因為它太容易被複製,但如果變成服務就不一樣了,服務這一秒跟下一秒不一樣,所以複製是沒用的。
面對將來數位匯流各種可能性,如果沒有開放的心胸是搞不定的,用過去的頭腦,是不能想未來的事,所以我們組織也要跟著改變,透過partner的力量來完成不一樣的事。

Q:剛剛不斷提到改變的重要性,那你認為要怎麼樣改變一個組織?
A:熱情。前陣子我們請個從IBM退休的人來上課,教我們如何領導。他講的11個重點內容裡頭,最讓我有感覺的就是「熱情」;一個領導人最重要的是看他自己對這個行業有沒有興趣嘛!如果領導人對自己做的事情沒有興趣,只會作苦功,每天把上班當成例行公事,當然就無法感染底下的人啊!熱情這件事不能被訓練,但是能夠被感染,像我每次開會都講得很高興、口沫橫飛,看的人多少也會受到一點鼓勵吧?

Q:那你如何維持自己的熱情?
A:我覺得我的工作很有趣,一點都不單調無聊啊,因為單調的事情都是別人在做啊!哈哈哈。我的觀察不一定對啦,但我認為能當到CEO的人通常都充滿熱情,但這是因是果我不清楚。也許是先有熱情,所以肯去嘗試很多新方向,最後當上CEO,或者是因為在這個位子上不得不嘗試新方向,成功的果實反過來讓CEO有熱情。
我一開始是做研究的,做生意也是半途起家,但不管怎麼樣,嘗試新方向是CEO一定要做的事。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不試一定沒有機會。當CEO開拓新業務其實是有風險,因為成績好壞一定會對領導力有影響,從某個角度來看也許像是在找死,但你看一些跨國性的大公司,像飛利浦的CEO也不會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動啊!我常說跑去找死不一定會死,但坐著等死一定會死,就算垮了,也學到了不一樣的經驗,對於下一次的嘗試一定會有幫助。像我自己就很佩服日本「i-Mode」,倒不是他的經營模式,而是他們管理者願意嘗試起用松永真理這個背景不太相關的人,去做新的東西。
我們的同仁台清交出身的比例很高,他們絕對不笨,當好的架構方向出來,我相信就會有成績,如果連這群人也弄不出來,我想其他人要做成功,也不太容易吧!

Q:你情緒會有低落的時候嗎?又怎麼調適呢?
A:多少會有啦,特別是碰上中華電信的時候,有時也實在覺得很無力,因為沒道理嘛,但我們也只能做好自己的事。
就算真的遇到困難或是情緒低落時,我還是會保持笑容,如果我苦瓜臉,他們也會變得苦瓜臉,如果CEO一慌,底下的人也會跟著慌。我常對自己和同仁們說,我們這個行業又不像軍人、醫院那些行業會有生命危險,不會死人的話,還有什麼好緊張的?做錯了有什麼關係嗎,再聽不懂就罵人,不會死人怕什麼?

Q:你這是最新的PDA手機?你平常也喜歡嘗試新科技嗎?
A:其實也還好啦,比不上那些年輕人,現在年輕人對新科技工具的應用很頻繁。我的MSN還是我助理幫我裝之後我才開始用的,但現在我常常在MSN上跟兒子、女兒聊天。
MSN把人跟人之間的狀態改變,雖然對方明明很遠,但又感覺得好像就在身邊,這是我之前沒有的感覺,這東西改變了整個社會和人的習慣。以前我們生活費用完了就寫信,後來家裡裝電話就打電話,現在則直接用MSN說:爸,我沒錢了!
你看多方便,以前我們信裡還有附上照片,現在MSN就能傳輸影像,今年農曆年,我兒子沒辦法回來,我太太就把年菜放在攝影機前給他看,我兒子看了還掉眼淚。科技工具的好處很多,像親子之間有的話彼此講不出口,但用打字就輕鬆許多。

Q:除了工作之外,有什麼其他的事讓你有熱情?
A:打球吧!我羽毛球打了22年了,說是熱情不如說已經是一種習慣了。每個星期我會打兩次羽毛球,現在時間到了不去打球,我就覺得全身難過。這次放假回來,中間停掉幾次,馬上就覺得自己體力退步不少。我50歲了,不能再用年輕小伙子那樣衝的打法,但球友們都很體諒我,打球時我可以隨時叫暫停,而且為了平衡實力,他們通常找一個很會打的跟我搭檔,看來很敬老尊賢,但到了場上,他們為了得分,球還是一直往我這砍過來。
我星期六早上會去打高爾夫,星期天跟家人一起去爬山,下山後就去喝喝咖啡,下午看看書,讓自己在假日好好休息。

Q:為什麼會打羽毛球呢?打了20多年領會到了什麼道理嗎?
A:哈哈哈,以前也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其實我打球就是打球,沒有什麼經營事業的大道理。至於會接觸羽毛球其實剛好也是當時情境的關係,任何運動剛開始都是是很生澀的,但是只要練到到某一種程度嘗到甜頭,就會開始有快感。當我領悟到可以用巧勁把球從底線打到底線,那時就覺得羽毛球是好玩的,而為了做到這件事,我整整花了兩年練習。
勉強要講的話,打球算是培養了一種好習慣。我認為把所有的事情先擺一邊,運動一下能讓思緒清空。一個CEO如果神經不大條一點,每天想東想西是很難過的,一直把事情掛在心上是很不健康的。
人平常是有很多的念頭不斷在心裡運作,但仔細來看,人在同一時間其實只能想一件事,所我用運動把自己的思緒清空,專心面對殺來的球,只要腦袋放空一下,就不會一直去鑽牛角尖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