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供應鏈全球大遷徙:鴻海衝印度、和碩拼印尼,訂單流向3月後明朗

2019.01.28 by
王郁倫
shutterstock
蘋果供應鏈展開史上最大遷徙,和碩透露2019年1月印尼廠量產,而印度跟越南廠也已有計畫,而除此之外,2019年看好物聯網、智慧家庭、車載電子、電腦成長力,折疊手機則可望是智慧手機的下一個應用方向。

蘋果最大代工廠鴻海已展開產能遷徙,26日宣佈增資印度子公司2.13億美元,另投資5.1億元取得越南雲中工業區25萬平方公尺土地,台灣電子代工大廠和碩約佔iPhone全年3成製造量,下一步產能佈局也受到矚目。

和碩27日舉行旺年會,執行長廖賜政尾牙前受訪指出,2019年1月起,印尼巴淡島已開始量產受貿易戰關稅衝擊的網通產品,印度跟越南廠要2020年以後才有量產可能。

這意味前兩大蘋果iPhone製造廠都已開始將中國產能分散到印、越等地,只不過,兩公司的策略仍稍不同,和碩以印尼為重心,鴻海則似乎直指印度,兩業者盤算各有不同。

蘋果供應鏈全球佈局,和碩押印尼

和碩2018年營收1.34兆元,連續5年創歷史新高,和碩是iPhone XS Max跟iPhone XR的代工廠,根據《金融郵報》預估,和碩約佔iPhone全年訂單3成比例。

和碩旺年會由董事長童子賢(中)率領副董事長程建中(右)與執行長廖賜政(左)一起舉杯。
和碩

展望2019年,和碩執行長廖賜政樂觀表示,一定可以再創佳績。他表示,景氣現在看起來不是很清楚,政治影響經濟,貿易摩擦仍要一陣子才會明朗化,2019年的訂單能見度,3月初將是一個重要檢查點,因為屆時是美中貿易戰90天休兵期截止日,在這時間點之後,客戶比較有願意下長單。

事實上,除鴻海跟和碩,緯創也已在菲律賓及印度設廠,更是印度當地最早生產iPhone SE的工廠,其次負責生產HomePad智慧音箱及AirPods耳機的英業達,去年12月也已在馬來西亞檳城投產,並新增南昌廠,儘管新據點未必馬上生產蘋果單,但幾乎整個蘋果供應鏈都動起來廣布產能。

相對鴻海加碼印度積極,和碩則雖也有規劃印度廠,肯定印度人力充沛,人才跟物產豐富度,但對印度法規多變仍不敢掉以輕心,所以2019年和碩新產能重心會放在印尼。廖賜政說,印尼製造銷往印度也免關稅,位於新加坡旁可以充作HUB(倉儲),供應越南或印度都是好據點。

印度人口多,人才跟物資豐富,但對台商而言,法規的多變跟政策都相對中國而言不夠讓人放心,目前台商以鴻海跟緯創最積極
shutterstock

然而廖賜政也認同,印度跟台灣是最佳結合,因為台灣擅長硬體,印度擅長軟體,軟硬結合擁有很好的前景。

特斯拉大擴廠,和碩苦熬三年收成

然而蘋果訂單爆發力趨緩,蘋果供應鏈也必須另謀生路。廖賜政預估2019年動能來自於電腦業務回溫,包括電競筆電需求好,Chromebook訂單加溫,且「老客戶回來了」,另外物聯網IOT及智慧家庭耕耘很久,今年也會持續成長。

而最受市場關注是車載業務的爆發力,經過三年苦工,和碩替特斯拉代工的汽車電腦從2018年就持續出貨,2019年特斯拉上海廠啟動下,和碩也自然受惠。廖賜政說,電動汽車跟傳統汽車都是和碩集團佈局蠻久的領域,未來成果將會逐漸顯現,由於「客戶也從美國擴廠到中國,會是很好的機會。」

廖賜政說,電動車是未來趨勢,也很環保,目前歐洲、美國、中國跟日本都在爭這塊市場。

廖賜政表示,2019年看好的產品包括IoT及智慧家電,由於遊戲機已經發展成熟,市場一直擴大,是和碩可以著力的地方。

折疊手機、捲螢幕手機都還在和碩實驗室

廖賜政表示,通訊業務去年整體來說仍持續成長,有些客戶好,有些不好。今年在既有的基礎,還是會有所發揮,去年初期看的比較樂觀,後來訂單有影響,也已克服,今年會調整架構,提升生產力,至於華為,雖然是和碩客戶之一,但對業績影響度還好。

和碩旺年會由董事長童子賢認為2019年產能配置如看水晶球,預測不準
和碩

而手機今年一大熱點是「折疊手機」,董事長童子賢則說現在還不能講太多,和碩實驗室內是有很多東西,也認同折疊機是值得摸索的方向,因為現在的手持裝置螢幕已經很大,「再大下去不方便攜帶」,螢幕折疊或捲起來都是應用的方向。

童子賢說,產業趨勢已經悄悄的在舊的枝幹上,開出新的花朵,未來幾年包括人工智慧、物聯網、智慧城市、汽車電子、5G⋯⋯都會漸次成熟。這些新趨勢會發展出新的機會,掀起新的浪潮,帶來新的產值。

分散製造,品牌跟消費者都得適應

在貿易戰開打下,東南亞設廠成顯學,對於2019年產能究竟如何配置?童子賢說,現在是看水晶求算命,算不準,大家只好看著摸索,東南亞確實比以往成熟,但這樣的趨勢,十年後又是另一個故事,屆時當東南亞人均所得提升,或許會是工業4.0發展或智慧生產大量改變生產線樣貌的時候。

「全世界最好的生產基地是中國,素質最好,人口最多,人力願意從鄉下到城市工作,各種條件中最佳組合,相對的,越南、菲律賓、印尼、印度都碰到大問題,勞工不願意住在宿舍,只願意在離家方圓20~30公里範圍上班,因為要回家吃晚飯,這限制了工廠的規模,一座工廠人數最多不會超過2萬人,也因此未來工廠佈局不會只在一個地方。」童子賢說。

越南民族性不愛離家太遠,導致工廠最多只能達2萬人,且不愛加班,將使旺季產能彈性受壓抑
Maya-Anaïs Yataghène via Flickr

中國除工資上漲,法規或官員積極度一致也成優點,童子賢說,東南亞民族性不同,員工不喜歡加班,時間一到就想回家吃晚飯,這在電子產業出貨旺季恐增加高難度挑戰。

電子產品上市前兩三個月工廠要搶時間生產,到其他地方生產保證會跟中國有相當落差,品牌客戶跟消費者恐怕都要重新適應一次 」童子賢分析。

印尼1月量產快,20年前南向政策種下因

整體資本支出,廖賜政坦言2018年是高峰,支出約10億美元,2019年會相對保守一點。

和碩2018年印尼巴淡島擴廠後,2019年1月已經正式順利開始出貨,第一階段優先生產受關稅影響的網通產品,包材跟機殼廠也都已經跟隨前往設廠,印刷電路板跟電源供應器則從泰國支援,部分也會挪回台北生產,高附加價值訂單優先。

在廖賜政眼中,人口2.6億的印尼,在東協的人力資源條件比越南好,加上巴淡島非常接近新加坡,進出容易,有國際港口,未來將配合客戶需要,發揮更大作用。

和碩選擇印尼作為第一個東南亞據點,主要是當地有20年前南進的基礎建設,地理位置距離新加坡、越南、印度都相當方便。
Seika via Flickr

除印尼2019年已量產,廖賜政坦言越南跟印度要2019年投產是有些困難的,因為設廠到投產平均要費時兩年,印尼能這麼快量產是「特殊狀況」,純粹是因為20年前政府鼓勵南向政策,雖台商到印尼投資成功者不多,但奠定了不錯供應鏈基礎,和碩找到好的夥伴跟基地,從決定到量產只花5個半月。

越南則鐵皮屋工廠多,廖賜政分析適合傳產業,不符合電子製造需求,面對鴻海及三星都已經在越南設廠,廖賜政坦言,越南廠已有具體計畫,要待董事會同意,但越南廠量產的時機,「決定權不是我,而是在客戶。」

和碩連續五年營收破兆元,旺年會由董事長童子賢(中)率領副董事長程建中(右)與執行長廖賜政(左)一起鞠躬向員工致謝。
和碩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