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蘋果在2018年跌不停,這家市值破千億的SaaS公司股價卻漲了21%

2019.02.19 by
極客公園
Salesforce
2018年,全世界的科技業都籠罩在烏雲之中,蘋果3個月蒸發了近4,460億美元,Facebook也消失了千億美元市值,但有家科技巨頭不僅免遭一劫,反而逆流而上,它是Salesforce。

2018年,全世界的科技業都籠罩在烏雲之中,但有家科技巨頭不僅免遭一劫,反而逆流而上,甚至從烏雲中透出了一絲光亮。

這家公司叫Salesforce,一家客戶關係管理(CRM)軟體服務提供商。他們主要的業務是給企業提供從普通的聯繫人管理、產品目錄到訂單管理,銷售管理等軟體服務。從世界五百強到創業小團隊,只要有維護客戶關係的需要,那你就是Salesforce的潛在用戶。

相比起3個月蒸發了近4,460億美元的蘋果、蒸發過千億的Facebook,Salesforce在2018年的財務表現非常亮眼。年收入近13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約24%,季度收入增速在三年就翻了一倍,股價以102.41美元開年,在科技股大頹勢下仍以124.06的高位上漲結年,市值穩定在1,100億美元左右。

長成一家千億美元公司需要幾步?

Salesforce是近20年裡最成功的企業服務類型的公司,幾乎每個企業服務領域的創業者心裡都有成為下一個 Salesforce 的夢想。這家成立於1999年的公司,用十九年的公司將公司營收從不到600萬美元做到超過100億美元,一躍成為世界範圍內少有的市值破千億美元的企業服務公司。

在容易生存但不容易長大的企業服務領域,Salesforce的確是個異類。

2000年,創業僅一年的Salesforce就舉著「No Software」的牌子在當時美國最大的CRM軟體公司Siebel的用戶年會門口抗議,主張「軟體應該在雲端24小時為客戶提供服務」。

Salesforce

當時大部分企業服務軟體需要在本機部署大量伺服器和數據庫,服務模式多為「on-demand software」(按需軟體)。這意味著企業不僅需要承擔大量硬體和網路寬頻費用,還需要按年付給企業服務公司使用許可費用。當時,軟體許可費用是企業赴軟體收入最重要的來源,通常需要耗費數百萬美元。

那時幾乎沒人相信Salesforce的「No Software」打法能和大型軟體公司競爭。美國《商業內幕》雜誌在報導此事時,甚至將Salesforce抗議的行為稱為「野餐中的螞蟻」。因為salesforce的理念是透過網路提供軟體應用,企業服務軟體公司將軟體統一部署在非本機伺服器上,企業客戶根據需求訂購服務,不需要自己部署大量伺服器和數據庫。而付費模式也從買許可證變成按需訂購,按月或者按年付訂閱費用。

不過,這一活動還是成功把Salesforce這個新興之秀以及它們的理念推到了台前,也讓Salesforce獲取了第一批相信將公司數據放在「非本機」也安全的客戶。這個讓軟體互聯網化的理念後來變成一種全新的軟體應用模式——SaaS,將本機數據轉移到「非本機」的理念則變成了雲端運算。時至今日,SaaS已成為企業服務難以逆轉的趨勢之一,雲端運算也成為巨頭爭搶的龐大行業。

這種對於SaaS和雲端運算發展的準確預判要歸功於Salesforce的創辦人馬可·班尼奧夫。這個天才式的人物從15歲起就開始給科技公司出售自編軟體,在南加州大學讀書,還曾在蘋果公司實習過,在加入甲骨文公司後,以27歲的年齡成為公司最年輕的副總裁。不過,在甲骨文的工作10年的班尼奧夫深感傳統軟體公司存在諸多缺陷。在未能和甲骨文高層就產品發展理念未能達成一致後,1999年班尼奧夫從公司離職,創辦了Salesforce。

Salesforce執行長馬可・班尼奧夫(Marc Benioff)。
Salesforce

在接下來的十幾年時間裡,自建SaaS應用能力和雲業務的生態平台能力基本上是Salesforce的主要任務。Salesforce把雲端平台切分的更為細化,服務雲、市場雲、健康雲、分析雲⋯⋯徹底將傳統的軟體服務轉向雲端運算業務。

在先進的SaaS模式和雲端運算業務模式推動下,2009年公司營收破了10億美元。而從2009年的下一年開始,Salesforce一貫對大數據的分析、梳理開始演變成另一個炙手可熱的名詞——人工智慧。毫不意外,深耕其中的Salesforce又抓住了這波浪潮。

不過這一次,Salesforce開始用收購來加速自身在AI技術上的能力。事實上,Salesforce能交出一份漂亮的財報,和其持續押注在雲端運算和人工智慧的成果不無關係。

比如光在2018年,Salesforce就完成了五筆收購,分別是數據庫新創Attic Labs、B2B電商服務商CloudCraze、企業雲平台MuleSoft、AI行銷服務商Datorama以及電子郵件互動新創公司Rebel。其中,在3月以65億美元收購MuleSoft,是Salesforce自創建以來最大的一筆交易。MuleSoft作為一家雲端集成平台,可以利用AI等能力幫助Salesforce整合不同的軟體應用程式、數據和IT設備,拓展私有雲的業務。

另一方面,結合人工智慧,Salesforce將原本就立足於追踪數據和架構客戶和其用戶之間橋樑的Salesforce已經接近為成長為一個一站式大小商業管理、維護、交流服務中心。由於業務起步早且執行徹底,放眼矽谷,它的模仿者都難以望其項背。

Salesforce順風順水的發展還和它們的客戶理念相關,同其他科技巨頭不同,比起結盟或是競爭,Salesforce走的是互利共贏的路線。《財富》500強公司中的絕大多數公司都是其客戶,科技公司也不例外。除了微軟和Google,2018年Salesforce還和蘋果結成合作夥伴關係,同時和AWS簽訂了數據分享合約。

傳統軟體銷售轉向雲業務的拓展,圍繞雲端運算的銷售、行銷、服務構成的產品套件,把大公司變成自己的客戶,這些都是今年Salesforce成功助力。其實除了對先進技術的成功押注外,Salesforce的創辦人馬可・班尼奧夫(Marc Benioff)和這家公司的價值觀也是讓其成長的重要原因。

最好的產品推廣是塑造一種「文化」

無論是表態還是實際行動,「文化理念」向來是Salesforce創辦人、CEO班尼奧夫的拿手好戲。比如,2000年的「No Software」口號,而在2018年除了管理公司外,班尼奧夫還賦予了自己一個新的使命:「幫助科技業自救」。班尼奧夫試圖從一家企業服務公司的視角來重新塑造人們對於科技公司的認識。

班尼奧夫首先把自己和「矽谷精英」區別出來。 「劍橋分析」醜聞爆發後,班尼奧夫公開批評Facebook產品的「上癮性」。而在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中,班尼奧夫提到了Salesforce管理哲學中,「矽谷風」和「反矽谷風」是對立的兩面,「當我創立一家公司時,我會將文化和服務融為一體。我想讓大家開開心心的來上班,不是從員工上剝奪什麼,而是賦予他們什麼,我們沒有自助餐廳和過多的便利設施,但我們有更強的目標和更高的使命。 」

大公司們坐擁著資訊、技術、財富、人才這些頂級社會資源,民眾自然也會生出對它們的道義要求。在2018年這個讓許多人對科技巨頭失望的一年裡,無論是深陷用戶數據洩漏危機的Facebook,還是就公司是否能使用AI能力協助政府爆發內部爭議的Google,抑或因為產品定價過高股價受到反噬的蘋果,「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的矽谷式雞湯和神話正走在失效的邊緣。在其他大公司模糊焦點、轉移視線之時,Salesforce在班尼奧夫的帶領下,反而越來越像個「社會活動公司」,嘗試幫助人們建立對於Salesforce和科技行業的新形象。

雖然大多數人認為企業服務公司並不需要向工作場所之外的普通消費者打交道,但班尼奧夫顯然不這麼認為。Salesforce在內部自創了一個「1-1-1」三位一體的慈善法,即將公司1%的普通股、1%的產品、1%的員工工作時間回饋給社會。同時,公司還開設了網站Salesforce.org來為非營利組織和教育機構提供志願服務。隨著Salesforce在近兩年突飛猛進的發展,班尼奧夫更加關注慈善事業和社會問題,並試圖把Salesforce的經營理念,推廣到整個矽谷。

「無家可歸是我們所有人的責任,」(Homelessness is all of our responsiblity)班尼奧夫在2018 年十月發佈推文稱。為此,他一直致力於在矽谷所在的舊金山市推動一項名為Prop C的政策,旨在向當地的大公司徵收不到1%的稅款,預計總金額在2.5到3億美元,這筆款項將用於解決當地的流浪漢的住房、精神健康、基本保障等問題。

Salesforce

在接受《紐約客》的採訪時,班尼奧夫說道:「如果無家可歸者的問題持續在舊金山這座城市惡化,那將影響到我們的生意。所以我們、每個人的利益都是息息相關的,這也是人道主義的危機。」班尼奧夫不是說說而已,他提供了200萬美元來支持這個專案,一半出自Salesforce,另一半則是自掏腰包。除此之外,他還向舊金山的醫院、學校、非營利組織捐贈了數百萬美元。

當然,這種在文化上的塑造並沒有影響公司業務的運行。 2018年8月8日,副董事長凱斯·布洛克(Keith Block)和馬可·班尼奧夫 成為共同執行長,班尼奧夫 將專注在產品、技術和企業文化,而布洛克的優勢是公司的日常運營和客戶關係。Salesforce的雙CEO中,班尼奧夫更像是負責找到形而上的願景和價值取向的指路人,布洛克則是使用方法、克服障礙負責落地前行的探路者。

穩中求勝,挺過波瀾似乎是在當下動蕩的國際局勢和不景氣的科技行業中的一種發展策略。但班尼奧夫卻不一樣,他把Salesforce 2020年的年度銷售目標定為200億美元,超過2018年收入65億美元,也高於分析師平均預期的2020年158億美元年收入。班尼奧夫還曾在2018年初向分析師們表示,Salesforce的目標是在2034年成長為估值6,000億美元的公司。

當然,這背後也存在挑戰。JMP分析師派特·瓦爾拉芬斯(Pat Walravens)在接受採訪時稱,「當一家企業以27%的速度成長,季營收超過30億美元時,你的盈利能力確實會有所提高。」隨著Salesforce越做越大,拉攏新用戶和新公司,抑或是對老用戶漲價或簽訂更長的合約,都是新的盈利挑戰。AWS最新一季收入已經超過了67億美元,接近Salesforce 2018年第三季的34億美元的兩倍,而在SaaS市場,微軟成長率高達45%,以近17%的市場佔有率領跑,Salesforce並非無後顧之憂。

不過在班尼奧夫看來,產品和公司怎麼樣遠比關注競爭對手重要,科技公司要做的,是運用技術以及技術帶來的紅利,真正的做到「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你真的得認真思考一下你想讓你的公司變成什麼樣子,你要如何做生意,在Salesforce,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本文授權轉載自:極客公園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