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調控為何無效還要做?

2004.08.01 by
數位時代
宏觀調控為何無效還要做?
7月27日下午5點,我搭東方航空班機抵達上海浦東機場,當乘客魚貫起身從頭頂行李艙把東西拿下來,空服員突然廣播由於沒有地面官員前來,所以無法下...

7月27日下午5點,我搭東方航空班機抵達上海浦東機場,當乘客魚貫起身從頭頂行李艙把東西拿下來,空服員突然廣播由於沒有地面官員前來,所以無法下機。
這一等大概過了10分鐘,乘客們開始議論紛紛,拿起手機對外聯絡,英語日語普通話和我聽不懂的方言都有。我倒是好奇,浦東機場一向有效率,這也是上海和中國其他城市最大的差異,如果同樣情況發生在北京首都機場或廣州白雲機場倒是可以理解。
艙門終於打開,我跟著走出去,一路通過證照查驗和海關,來到出境大廳看到嚴密的保全戒備才知道,原來中國總理溫家寶約莫同一時間抵達浦東機場,準備上任後首次視察上海。
這種視察是例行工作,但是時間地點卻耐人尋味。上海是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地盤(江澤民進京擔任總書記前是上海市委書記),退休後告老還鄉也是回到此地。去年3月胡錦濤和溫家寶上台,巡視過許多地區,包含香港,但就是不到上海,據說是對江的尊重。

**上海房價要跌,宏觀調控無效?

**
這是一種微妙的權力平衡,但是碰到目前經濟可能過熱而失控,導致統治基礎鬆動的威脅下,權力平衡只能暫放一旁。一位中國資深政治記者告訴我,中國領導人從海珊政權垮台學到一件事,再穩固的統治結構如果不能明確回應危機,一夕瓦解並不是神話。
在7月初剛公布的中國第二季經濟指標中,成長率又超過9.7%,與第一季相當,光從數字看,宏觀調控完全無效,等於打了溫家寶一耳光。在這當中,上海的配合度最低。根據今年第一季公布的中國各地房價指標來看,北京和廣州的漲幅都明顯趨緩,許多內地城市還出現下降,唯獨上海仍然上漲28%。
上海的房價高不是新聞,市中心徐匯區的二手房,屋齡20年一坪折合幣要17萬,還不包含土地(屬於國家),新房一坪則在24至30萬不等,與台北市的水準僅是一步之遙。
我在6月和7月曾兩次跑去位於斜土路的徐匯區房產交易中心,裡頭人聲鼎沸不輸菜市場,老上海市民高高興興把房子賣了賺一筆,搬到別地方去了,境外來的人則慶幸以比自己家鄉便宜的價格,在這個未來國際大城買一個家,交易熱絡完全感受不到宏觀調控的肅殺。
不論把責任推給前幾年來的溫州炒房客,或香港地產商聯手哄抬,或320之後台灣新一批蜂擁而至的購屋團,上海房價貴是事實;另一方面,上海的空屋率高達10%,位居世界前茅也是事實。去年中央下令撤查上海地產大亨、也是中國首富周正毅,整治亂象的訊息明確(不過,最近周正毅案剛宣判,僅3年刑期又讓外界認為過輕,但周被認為和江的關係密切,輕判可能也是政治考量)。
但是,如果就此推論上海房價要跌,中國經濟是泡沫,或宏觀調控無效,倒是失之謬誤。

**中國經濟過熱,應降低成長率?

**
中國對外開放不過25年,發展市場經濟也只10年,許多地方仍殘存計畫經濟的人為操控影子,導致它的經濟發展是低效率,不管在資本和資源使用上。
以企業融資來看,和中央及地方政府的關係,仍然是企業向銀行取得貸款的關鍵,國營企業又遠比民營企業容易,在股票上市和發行債券更是如此。今年5月被勒令停工的江蘇鐵本鋼鐵廠就是例子。業者和地方官員及銀行聯手做假,資金全從銀行聯貸而得,賺了錢業者放自己口袋,賠了錢則由國營銀行吸收,做的是無本生意。這個案子投資逾一百億人民幣,停工直接損失達50億人民幣。
類似鐵本盲目擴充企業信用的例子很多,一個月後又爆發德隆案,活脫是台灣博達的翻版,只是規模放大10倍。
以資源使用來看,中國去年消耗全球1/2的水泥、1/3的鋼材、1/4的銅和1/5的鋁,但是中國的GDP占全球的1/30不到。中國每產生一塊美金GDP,消耗能源是全球平均的兩倍,更是美日先進國家的10倍。
中國低效率的經濟發展模式,給自己埋了不少地雷,在接下來的降溫措施中將陸續引爆。不過,也因為效率低,中國經濟過熱的情況,並不如GDP成長率顯示的數字那樣驚人,所以解決之道不在降低成長率(今年初宣布年度經濟成長率要降到7%,是絕對達不到),減少資源使用,而是改變資源配置。
以上海為例,規畫在陸家嘴東方明珠電視台和金貿大樓附近興建的環球國際金融中心,預計建成後將超越台北101成世界第一高樓,但這個項目已幾乎喊停(上海實在是不缺高樓了)。倒是上海今年供電嚴重吃緊(中國各地都是,但上海做為經濟中心後果更明顯),會影響企業在此投資和擴廠,以及民眾在此居住意願,是必須儘快解決的問題。幾年內,中國投資在發電和供電系統上,以及其他支持經濟發展的公共建設,是絕對有必要而不嫌多。

**決定宏觀調控,經濟降溫手段?

**
你可能好奇,中國低效率的經濟發展模式為何能長期維持?投資不是要講回收的嗎,如果先期投資沒有回收,那怎麼有錢再繼續投,或者投資人願意繼續從口袋掏錢?
中國知名經濟學者吳敬璉分析,第一原因是中國長期管制外匯,不能自由兌換外幣,使國內經濟相對安定,第二原因是中國有龐大民間儲蓄(10兆人民幣,主要都存在國有銀行中,這些銀行再拿去貸款給企業),為經濟提供另一安定因素。但這兩個因素都即將消失。
到2006年,是中國加入WTO滿5年,照進度將開放外資銀行進中國,與國有銀行競爭民間存款和商業貸款業務,打破國有銀行壟斷局面,人民幣兌換外幣也會放寬,低效率模式將面臨結構性衝擊。吳敬璉強調,2010年過後,中國人口結構將急遽老化(1980年代推行一胎化的後遺症),高儲率在中國將成歷史名詞。
這應是中國領導人今年下決心宏觀調控的原因,經濟降溫只是手段,經濟改革才是目的,把鐵本和德隆揪出來是有必要,推動中國建設銀行海外上市,啟動金融業改革的意義則更大。胡溫兩位領導人的時間不多,他們正在向舊制度舊模式告別,包含舊朝領導人,把心力放在對付即將來到的挑戰,否則被淘汰掉的,可能是他們自己的政治生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