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願》了嗎?3面向拆解驚悚行銷術,看赤燭如何勾引玩家

2019.02.21 by
蕭閔云
《還願》
相較第一款爆紅作品《返校》,此次赤燭對《還願》的行銷策略與鋪陳,又更縝密與細緻了。

台灣獨立遊戲團隊赤燭,繼2017年以恐怖解謎遊戲《返校》一舉爆紅後,日前(19日)在元宵節於Steam上線了新作《還願》(Devotion),上線後Twitch總實況觀看人數排行直衝全球第四,目前位列Steam暢銷排行第一。

《還願》風格上維持恐怖色彩,背景設定在1980年代的台灣,以敘事方式,講述台灣民間信仰滲透在市井小民日常與心靈的故事。

遊戲畫面的家中一景,其實跟台灣許多家庭的格局很雷同。
《還願》

與兩年前的《返校》相比,新上線的《還願》從預告片、前導ARG(另類實境遊戲)到上線前一小時的直播影片,可以看出行銷策略更為縝密,圍繞著內容核心,靈活運用各種工具與平台的巧思。

線上點虛擬光明燈,認識一位真實的金牛座女孩簡晶菁

尤其,上線前一個月,赤燭特別在粉絲團發佈了前導的解謎遊戲,在社群上掀起熱烈討論。其中一檔光明燈的謎題,每個人都可以去線上點燈、許願,然後在自己的燈上取得超連結、下載獲得簡報。

查看檔案內容,可以發現註解處藏有線索。
《還願》

查看簡報檔案後可以發現註解欄有一個Instagram帳號@jianjingjing0506,實際去搜尋就會找到一位名叫簡晶菁的女孩,乍看跟一般學生沒什麼不同,但實際上卻是赤燭設計好的帳號,而帳號中又有其他線索。

晶菁的Instagram帳號。
《還願》

例如:其中有一段影片貼文,晶菁走在夜巷裡,邊哽咽泣訴一直有人跟蹤她,畫面則隱約透露身後不遠處的人影。而事實上,在光明燈的頁面,其中有一座晶菁點的燈,許願內容就是「跟蹤狂消失」。

菁晶的光明燈就寫著「跟蹤狂消失」。
《還願》

赤燭在前導遊戲中設計了非常多諸如此類的謎題,勾引網友們瘋解謎,各種解題影片、討論串在各平台上發燒,成功在社群擴散、並創造了一波長尾的聲量。

一小時慢速播放的水族箱直播,累積8.3萬次觀看

緊接著在上線前一小時,赤燭在粉絲團上開了一檔直播,聚集粉絲一起倒數。不過畫面乍看就是一個有點詭異的水族箱,且幾乎沒有動靜。

不過,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水缸開始被紅色的顏料給浸染,而背景音樂也從單純的水聲,變為超度誦經的聲音、女孩窒息哽咽的聲音、詭異的奸笑聲等等,最後,畫面停留在由紅色染料染出的「慈姑觀音」(遊戲內設計的神明)上。

該檔直播同時在線觀看的人數突破2,000人,討論熱烈,截至截稿前,共7,607則留言、8.3萬次觀看、912次分享。

找金曲獎最佳樂團助攻,讓音效與劇情完美融合

此外,在音效部分,繼《返校》因精心編製的原創音樂廣受好評之後,此次更請來了草東沒有派對為《還願》配樂。

赤燭團隊與草東沒有派對的合影。
赤燭

而草東沒有派對的風格與音樂探討的議題等,其實與赤燭團隊有著某種不謀而合。雙方作品都聚焦在台灣社會問題的挖掘,特別將眼光瞄準了社會晦暗、陰冷的一塊。如此一來,不只音樂,與草東沒有派對的合作,實際發揮的代言效果,更為赤燭這個品牌大大加分。

綜上所述,赤燭行銷上的成功,關鍵在於每一步、每一個細節,都跟產品內容緊緊扣連,而這或許正是赤燭團隊組成與他們特有的工作方法所造就的。

先前在《返校》爆紅、狂銷21萬套後,赤燭受訪時曾表示,由於團隊精實,但工作量大,所以團隊成員其實沒有明確的工作職稱,大家各自能「防守」擅長的領域,一起協作時又能不被「職稱」所侷限,從製作、宣傳到營運,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唯一目標只有:「把遊戲做好」。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