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奇的版權也會過期?迪士尼遇上的IP中年危機

2019.08.19 by
愛范兒 ifanr
愛范兒 ifanr 查看更多文章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愛范兒
一邊吹個口哨一邊開汽船是米奇的經典形象之一,而這樣的經典形象版權即將到期!從米奇到迪士尼的眾多高齡卡通人物來討論,迪士尼對於智慧產權的延續及對策。

91歲的米奇依舊童顏,78歲的小飛象仍然可愛。

但它們最早版本的版權都在面臨著過期的危險,迪士尼又是如何保護這些像根一樣寶貴的IP的?它們又將度過特有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中年危機?

對米奇永不放手,從改法律開始

迪士尼經典雕像:華特.迪士尼牽著米奇的手,圖片來自 Walt Disney World
愛范兒

大家都說迪士尼是「版權魔人」,但他們法務能做的可不只是在版權案裡長勝,而且還大力推動了美國《版權法》的改革。

1928年,迪士尼推出史上第一部有聲動畫《汽船威利號》(以下簡稱《汽船》),在裡面吹著口哨開著船的米奇因此一炮而紅。電影上映那天(11月18日)也被官方定為米奇的生日。原本,美國《版權法》只賦予版權56年的保護期,也就是說,《汽船》米奇本該在1984年就過期了。為了保住米奇,迪士尼出力遊說政府延長版權保護期。

《汽船威利號》裡的米奇,圖片來自Giphy
愛范兒

在1976年和1997年,迪士尼和其它企業成功說服美國政府兩次調整相關法案,將對版權的保護期延到95年。其中,在1997年為版權保護期續了20年的《著作權年限延長法案》,還被起了個花名——《米老鼠保護法案》。按這個法案算來,《汽船》米奇的版權將於2023年過期,只剩短短的4年,怎麼還沒見迪士尼行動?很有可能,這次法務部就不出動了。

米奇版權保護期和美國版權法對比,圖片來自:Priceonomics
愛范兒

為什麼?他們知道自己贏不了。

《ArsTechnica》援引康乃爾大學法學院版權學者詹姆士.葛林梅爾曼(James Grimmelmann)觀點指出。和從前不同,現在以維基百科、Reddit、Facebook等為代表的網路群體已經形成了一股不能忽視的反版權過分保護力量。

2012年,這個群體在反對《禁止網路盜版法案(SOPA)》中就擊敗了好萊塢和唱片公司等支持者。因此,迪士尼想要進一步干預《版權法》的勝算遠低於從前。

按現有情況發展,除了《汽船》版米奇將會在2023年過期,唐老鴨(2029)、高飛(2027)、《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2032)、《木偶奇遇記》(2035)、《小飛象》(2036)和《小鹿斑比》(2037)等經典動畫和其中角色形像都將逐漸進入公共領域。

雖然改法律很可能走不通,但迪士尼還有其它方法。

不斷進化的IP

有讀者可能留意到,我在上文討論米奇形象版權時,都強調是《汽船威利號》版本中的米奇,因為,在91年裡,米奇的形像一直都在持續改變。這些改變,是米奇和朋友們隨時代審美改變而做出的變化。同時,每一個版本,都是一個獨立的知識產權所有物,也是一種IP版權的「軟續命」。

愛范兒

再者,除了版權的實際擁有權,IP的價值還體現在和品牌的聯繫上。也就是說,即使哪天米奇的版權都過期了,當你看到這只戴白手套的老鼠,也會想起迪士尼,而不是華納或萬達。

愛范兒

有觀點認為,去年迪士尼為米奇90歲慶生,鋪天蓋地似地推出大量帶有「經典米奇」的周邊,也是鞏固消費者對更早時代米奇形象的一種方式。

Beats和米奇聯名款,圖片來自Vman
愛范兒

這同樣適用於早期基於童話改編的經典動畫形象IP。《白雪公主》、《木偶奇遇記》、《美女與野獸》這些經典動畫既是藝術工藝的極致體現,同時也是品牌聯想的成功例子。

《白雪公主》,圖片來自Medium
愛范兒

它們雖然都是基於童話或民間故事,我們也許在看動畫前就已經接觸過。但當提及這些故事的名字,你腦海裡冒出的怎麼就這些動畫的畫面?這些精緻的動畫輔以廣泛傳播度,讓原本只活在文字描述、在每個人想像中都稍有不同的「哈姆雷特」們,擁有了統一的「面貌」。而迪士尼,也成為了這些故事在商業上的真正利益者。

當談論起童話,你是否會想起它們?圖片來自Of Myths and (Hu)
愛范兒

隨年月逝去,技術和社會都翻了一頁,童話也開始顯得「老土」。於是,迪士尼開始將經典動畫翻拍成真人電影。從2014年的《黑魔女:沉睡魔咒》起,迪士尼基本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推出改編自動畫的真人電影。

《黑魔女:沉睡魔咒》其實是《睡美人》故事的另類改編,圖片來自《Variety》
愛范兒

今年,迪士尼動改真人電影更是迎來大爆發,合計有四部:《小飛象》、《阿拉丁》、《獅子王》和《小姐與流浪漢》(不在院線上,Disney+特供)。

這些真人電影為今天的小朋友提供了「合乎時代」的童話「更新」:一體現在影片採用了最好的CGI技術,二則是價值觀的迭代。

舊版《小飛象》的結尾是小飛象成了馬戲團明星,賣了很多門票,讓媽媽的生活變得更好;而在新版中,小飛象和媽媽都回到了叢林,馬戲團的演出內容也成為了「科技驅動」。這更符合今天的價值觀。

真人版《小飛象》,圖片來自IMDb
愛范兒

而《阿拉丁》中的茉莉公主最後更是自己成為了蘇丹,打造出一個比原版更獨立的女性角色。

《阿拉丁》,圖片來自IMDb
愛范兒

這些新的形象,雖然不能為舊有IP續時間,但它們可作為新面貌「替代」舊故事。而當熱搜上出現了《阿拉丁》這個關鍵詞,大家聯想到的不是新電影就是經典動畫,那對於迪士尼來說,怎樣都是贏的。

雖然這些電影的口碑和票房褒貶不一,但它們的確為經典故事配上了更現代的「面貌」,也確保了在接下來95年,喜歡這些故事的孩子們能在Disney+上看到獨家的真人童話電影,持續買到各種周邊,在樂園裡玩上各種體驗。

電影評論歐文·葛雷博曼(Owen Gleiberman)曾於《Variety》撰文指出,大家對迪士尼感到畏懼,並不只在於它正在變得原來越龐大,還在於它掌握了我們的「夢」。

《星際大戰》、漫威、《阿凡達》,這些是現代人的「神話」,《阿拉丁》、《美女與野獸》、《花木蘭》等故事則是經歷了時間洗禮,留存至今的舊日「神話」。而此前上映的《獅子王》「真獅」版電影也展示了迪士尼在最頂尖的技術下,能為這些經典故事帶來的活力。

用周邊搭建出一個宇宙

在過去的十多年裡,迪士尼經歷了很大改變。首先,米奇、唐老鴨和公主們將螢幕上更多關注度「讓」給了由迪士尼CEO-巴布·艾格(Bob Iger)收購的皮克斯、漫威和盧卡斯影業帶來的新朋友們,這打破了迪士尼原本更偏向女性和兒童的受眾特性。

《復仇者聯盟4》,圖片來自 Comic Book Movie
愛范兒

缺席大銀幕的米奇和朋友們,反而以周邊形式發展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宇宙」。只要走進迪士尼商店,你就會發現它們的變體可以多麼豐富。

愛范兒

有憨厚的「坐坐」系列。

愛范兒

和寶寶一樣可愛的「DisneyBaby」系列。

愛范兒

還有很多人都喜歡收藏的「鬆鬆(TsumTsum)」系列。

恐怕是永遠都收藏不完的「鬆鬆」,圖片來自ShopDisney / Pinterest
愛范兒

該玩具系列最開始在日本發售,後因非常受歡迎,被迪士尼推廣至全球市場。

「鬆鬆」本身似乎已經成為一個IP,除了米奇和朋友們外還納入了漫威、星戰、皮克斯裡的角色,擁有3季獨立原創短片內容,今年還會推出同一主題的Switch遊戲和特別版配色Switch。

兩家擁有地表最強法務的公司聯手了,圖片來自Kocpc
愛范兒

在這些不同的形象背後,是迪士尼創意及產品設計部門無數份針對不同系列,包含角色設定、搭配字體和細緻到色號等內容的風格說明書。每一套視覺形象,都有它專門的目標群體。

而自由度更大的合作方,則仍需和迪士尼創意部門合作,把控IP形象的「改變度」。據統計,米奇和朋友們每年都能為迪士尼帶來至少32億美元(約新台幣1,002億元)的銷售收入,而且這還是排除了迪士尼樂園內和自有商店裡的銷售。

我們在潮牌中能看到和平時不同的米奇,圖片來自 ShoeGaze
愛范兒

而迪士尼公主們,更是受歡迎得反向驅動了迪士尼為它們專門設立了一個「迪士尼公主」系列,由十多位動畫女主角組成,推出服裝、遊戲、圖書等周邊,推出三年後就突破了10億美元(約新台幣313億元)的營收。

《無敵破壞王》中的女主雲妮洛普也可能加入「迪士尼公主」系列,圖片來自IMDb
愛范兒

這些細緻的使用規定以及官方介入的合作模式,讓迪士尼可在放心擴展角色多樣性的情況下,依舊保持對IP的緊緊控制(沒什麼比發現買的周邊細節和角色不符更討厭的了)。

可以說,這些已經成為經典的IP雖甚少在銀幕上活躍,但我們在生活中卻處處可見,且形像多樣。每個粉絲,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那個版本。

在文章開頭,我提到這是迪士尼IP獨有的「中年危機」。因為,在近代商業史上,甚少有IP像米奇和經典動畫裡的角色們,能持續八九十年仍擁有強大的商業活力,以致於需要考慮版權過期這類問題。

也正因如此,迪士尼維護這些「高齡」IP的活力之能耐,也正體現了「IP高手」的真正實力。

責任編輯:江可萱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范兒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