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也掀餐飲外送矛盾!又貴又難賺的外賣生意,DoorDash要靠「共享廚房」翻轉

2019.10.29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美國也掀餐飲外送矛盾!又貴又難賺的外賣生意,DoorDash要靠「共享廚房」翻轉
Pinwest品玩
外送平台收入開源新招,「共享廚房」提供場地給餐廳進駐,外送人員只須集中在一個地點領去餐點,減少外送員東奔西跑領餐的困擾及時間成本。

儘管外送範圍覆蓋了全美頂尖的帕羅奧圖與阿瑟頓豪宅區,DoorDash還是把旗下號稱「全美第一家」的共享廚房,開在灣區紅木城的一個破舊廣場裡。

穿過一條貨運鐵路和一片破敗的居民區,終於看到這座鮮紅外牆的「小廠房」。如果硬要找出優點,只能是看起來租金不會太貴。

Pingwest品玩

這種「只外送,不堂食」的雲端廚房/虛擬廚房/共享廚房/幽靈廚房正在美國興起。Uber被驅逐的前CEO、Google Ventures都投資了這項新興服務。DoorDash則搶先打出了「共享廚房」的概念,搶下名義上的「第一」。

在共享經濟已經頻頻翻車的時代,共享廚房能夠拯救美國外送行業的利潤嗎?

司機狂飆在送外送的路上

美國青年約翰(John)第一次在上海跨年時,好友通知他:10點半Party開始,晚飯給你叫了外送,吃完再過去High。

收到外送送達的通知,他走出外灘悅茂酒店,穿著一身參加Party的帥氣西裝,剛好看到一輛車停在門口。

約翰兩眼放光地敲開了車窗,用自學成才的中文問司機:「有,吃的,嗎?」

司機一臉震驚,對這個新年夜穿著西服行乞的人產生了深深疑惑:「沒有沒有。」

其實,外送小哥早已經將盒飯扔在了前台揚長而去,坐在車裡的司機還在問約翰:「你,誰?」

經歷了文化衝擊的約翰解釋:只有一輛汽車停在那裡,我就以為他是送外送的。

美國由於地廣人稀、居住分散,送外送還需要自帶一輛汽車,不時開上高速公路狂奔。而北京中關村飯店下停著的各色送外送摩托車,都在彰顯中國的人口紅利。

美國外送送餐的高成本與低效率,讓食客需要付出更高的送餐費,外送司機在不同的餐廳和住家之間疲於奔命,還需要承擔汽油和汽車的損耗,平台與餐廳又拿不到足夠的訂單去覆蓋支出

DoorDash招募外送司機,打出了很有吸引力的廣告詞:你想什麼時候工作就什麼時候工作,想在哪裡工作就在哪裡工作。時薪最高可達25美元(約新台幣763元)。

也有Dasher外送司機公開表示,一般每單獲得7-10美元(約新台幣214~305元)的收入,每個小時能完成一單到兩單外送。

而在Glassdoor上,充滿了外送司機對於這份工作的吐槽。「不要相信炒作!開10英里路賺6美元(約新台幣183元),他們說你每小時可以賺18美元(約新台幣550元)。你可能要去6個不同的地方才能賺18美元。」

一名亞利桑那州的外送司機則寫下:賺了31.95美元(約新台幣980元),行駛了29.8英里,在「熱門地區」等待了4個小時,「還是算了。」

從提高效率的角度來想,如果不能像北京一次送一棟樓的外送,那麼至少可以一次多領幾家的外送?

把食品外送這個奢侈品改造成日用品

DoorDash此前就被爆出挪用小費支付司機最低時薪,把外送平台的盈利掙扎又推到了台前。

美國用戶平均花5-8美元(約新台幣153~244元)的外送費,外送司機抱怨掙不到最低時薪10美元(約新台幣305元),餐廳被抽成20%-30%,外送平台還很難賺錢。

每一方都在虧,到底油水都流去哪了?

美國外送收費模式可以總結為,外送員賺訂餐運費,外送平台賺餐廳服務費。平台對餐廳每單抽取20%-30%的收入

對餐廳來說,送外送有時實在利潤微薄。因此如果沒有充足的外送訂單,餐廳可能會陷入越忙越窮的怪圈。

Uber創辦人、前CEO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決定親自下場。他收購了一家共享廚房公司,改名為「雲端廚房(CloudKitchens)」,開始打後Uber時代的翻身仗。

雲端廚房在其網站上稱:

目前,絕大多數的食品配送都透過傳統的實體餐廳進行,但這些餐廳位置並未針對配送進行優化。食品外送是一種價格昂貴的奢侈品,但體驗卻很差。

所以卡蘭尼克想要把奢侈品變成日用品

共享廚房可以視為外送行業收入「開源」的新招數。這個模式說來也簡單,就是外送平台開設廚房空間,提供基本的倉儲物流設施,租給多家餐廳使用

共享廚房只提供外送,不能在餐廳裡用餐。有選擇前來DoorDash共享廚房取餐的食客希望藉用洗手間,工作人員告訴他:抱歉洗手間僅供員工使用,要不你去旁邊餐館?

在DoorDash的共享廚房中,聚集了快餐品牌Nation's Giant Hamburgers漢堡,Rooster&Rice雞肉飯,Humphry Slocombe冰淇淋和中東小吃Halal Guys。都是訂單穩定的快餐品牌。

為表誠意,DoorDash還免去了合作夥伴第一年的外送費。

DoorDash用一排貨架圍在入口處,隔離出了有限的取餐空間。工作人員會核對訂餐者的姓名,再把外送交給司機或者自行來取餐的食客。共享廚房所在的廣場還為外送司機留出了專用的出口車道。

Pingwest品玩

共享廚房為餐廳提供了一種擴展送貨區域和客戶群的方法,同時減少了人工和租金成本,如果餐廳需要測試新菜單,也不需要在實體店中投入大量現金。

一個廚房、幾個工作人員、幾個星期就可以上線一家新餐廳,透過外送覆蓋更為廣闊的市場。

DoorDash共享廚房將這些快餐店的覆蓋區域拓展到阿瑟頓(Atherton)、貝爾蒙特(Belmont)、門洛公園(Menlo Park)、帕羅奧圖(Palo Alto)、紅木城(Redwood City)、聖卡洛斯(San Carlos)和伍德賽德(Woodside)七個灣區小城。

改變美國餐飲行業

能讓肥宅放棄一日三餐點外送這種不良生活習慣的,只有點外送的額外開銷了。

以Uber Eats為例,用戶需要支付5美元(約新台幣153元)平台費,1美元至5美元的外送費(約新台幣31~153元),加上15%的小費,放在中國可以再加個菜。

哪怕是舊金山靠奶茶續命的藝術學院學生想點奶茶外送,看到幾乎翻了一倍的價格,也決定換衣服出門親自去買。

一名Uber司機則吐槽,不知道用戶是有多懶,額外多花錢去點個外送。

制約美國外送行業發展的,還有其不穩定的用戶體驗。

Pingwest品玩

外送平台的司機大多為兼職,不少人帶著一張「被迫營業」的面孔。

一名用戶點了20分鐘以內送達的外送,司機卻開出了非常令人迷惑的路線,最終花了1個小時才送到。

當這名墨西哥裔大漢把超重的身體擠出車門,同時手一滑把食品袋掉在了地上,海鮮粥流了一袋子,然後傳來了「sht,sht」的粗口。

他忘記自己這一單差不多就掙一杯海鮮粥的錢,像個老鄰居一樣說:「沒關係,這店轉個彎就到了,我再給你買一份。」

如果共享廚房能夠降低餐廳的成本,外送平台另有收入來源,或許用戶還能有更長的時間享受10美元優惠補貼,繼續使用免外送費的服務。

當美國的用戶也越來越習慣點外送。人們改變了生活習慣,更多從共享廚房中點外送,而不是去餐廳用餐,這個行業的利潤才會逐漸清晰。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增量市場。在美國,食品配送市場每年價值超過350億美元,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成長。

成百上千家「虛擬廚房」在各地興起。另一家共享廚房公司Kitchen United得到了Google Ventures和其他投資者的5,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元)投資。已經開設了12,000平方英尺的共享廚房。它與雲端廚房都與GrubHub和UberEats等外送平台合作。

儘管盈利前景尚不清晰,美國的外送大戰也正如火如荼,有已經上市成功市值50億美元(約新台幣1527億元)的GrubHub,Uber押注成長的王牌Uber Eats,準備上市的DoorDash和已經秘密提交IPO的PostMates。

畢竟中美食客雖然遠隔太平洋,但都有著熱愛一樣的東西:美食、宅、以及懶。

責任編輯:江可萱、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Pingwest品玩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