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只是工具 掌握人性才是關鍵

2004.05.01 by
數位時代
3D只是工具   掌握人性才是關鍵
中外卡通明星境遇大不同。《海底總動員》中的主角「尼莫」,2003年掀起的動畫熱,讓製作公司皮克斯吃得飽飽;反觀臺灣本土網路卡通明星「訐譙龍」...

中外卡通明星境遇大不同。《海底總動員》中的主角「尼莫」,2003年掀起的動畫熱,讓製作公司皮克斯吃得飽飽;反觀臺灣本土網路卡通明星「訐譙龍」,卻是家道中落,淪落到將版權掛在網站上,以一元起標拍賣。

**成功關鍵: 動漫畫特質,完美結合

**
隨著科技進展,動畫需求日益龐大,動畫驚人的市場經濟潛力,更使它成為各國競相發展的明日之星。然而,動畫是政府發展數位內容的重點產業之一,為何大力培植的結果,到現在仍然成效不佳?來台訪問的日本新力集團Aniplex動畫公司副總裁植田益朗指出,其實動畫重要的不是擁有優良的技術,而是作品能充分掌握人性。
25年前,植田益朗進入日本sunrise動畫公司服務,他曾經手製作像《城市獵人》《鋼彈》《魯邦三世》《犬夜叉》等暢銷動畫作品。植田益朗認為,3D動畫技術只是一種工具,重點是創作者要表達的內容,是否能掀起觀眾的情緒。
在4月底的全球華語電影創作人暨製片論壇上,植田益朗來台分享,要如何製作出好的動畫。他表示,日本的動畫以漫畫為基礎,20多年來,市場相當穩定。日本的動漫畫是普及的大眾文化,不僅在藝術和商業上同時取得成功,更與電子遊戲、動畫電影結合,形成巨大的複合文化產業。
植田益朗強調,特別是由漫畫改編的動畫,更要「瞭解漫畫有何動人的特質,再以動畫重新呈現。」動漫畫都只是傳播媒介,充分了解兩者之間的特質,並加以結合,是日本動畫成功的關鍵。

**解決危機: 薪水低,無法吸引好人才

**
高橋留美子的漫畫作品《犬夜叉》在改編成動畫時,一開始就鎖定18到30歲的成人,對於音樂和氣氛的營造,十分重視。除了製作面的用心,《犬夜叉》在行銷策略上,也極力爭取20年前看過《福星小子》(同為高橋漫畫作品)的父母成為觀眾。而相關周邊產品與影集也同時推出,並利用手機行銷,使得《犬夜叉》能成為少數大受歡迎的時代劇電視動畫。
「然而日本動畫也開始面臨危機,」植田益朗指出,日本動畫從業人員的薪水其實很低,無法吸引更好人才,經營期礎並不穩固。他認為要是沒有台灣、中國的分工協助,恐怕情況會更加嚴重。日本政府近年來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開始以國家政策來扶植動畫發展。
植田益朗提到日本動畫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國內市場太小,一星期大約有80到90部動畫同時上映,單單日本市場沒有辦法完全吸收,往國際市場與世界前進是必然的趨勢。植田益朗指出,日本2003年動畫產值有1593億日圓,其中美國占了33%,比例看起來雖然高,但一般的日本動畫電影要是能在美國100家以上的戲院放映就要謝天謝地。只有《口袋怪獸》動畫是個異數,它因為周邊商品的長期熱賣,反倒成了打電影廣告的好幫手,在全美有3343家戲院上映,創下單部動畫片收入超過100億日圓的成績。

**放眼未來: 跨國交流合作是趨勢

**
著眼未來的大中華市場,動畫界國際合作應是趨勢。「文化差異將會是合作時,第一個要面臨的問題。」植田益朗再三強調,將來合作必需尊重彼此的文化差異,在內容上調合雙方的文化,取得讓彼此都能獲利的最大公約數。除了動畫影片之外,相關授權、軟體、推動相關周邊的活動也要納入合作範圍。
其實台灣人的創意具有國際級水準,2003年網路卡通人物「阿貴」,被時代雜誌(Time)選為亞洲英雄,是唯一上榜的虛擬人物,被譽為「數位時代的查理布朗」。春水堂科技董事長張榮貴認為,台灣動畫業缺的是資金和制度、或許可以借鏡其他亞洲國家的經驗,打造一個能讓動畫人物安居樂業的環境。
宏廣董事王中元也指出,其實數位內容比較正確的說法應是「內容的數位化」,作為數位內容之一的動畫,表現重點在內容,而不在於技術。他觀察到很多有意投入動畫的年輕人,只是想利用3D技術做動畫,錯把工具當目的。「這就像誰都可以學會電腦打字,但不一定能成為作家。」王中元認為台灣動畫要能登上世界舞台,一定要一併考慮到藝術、傳播、管理與行銷等其他層面。
從《雙瞳》和李安的《臥處藏龍》的賣座來看,背後代表的是廣大的跨國交流合作。因此,如何找出台灣動畫核心價值,打造一個適合產業發展的環境,並逐步整合接軌至全球文化創意產業的龐大體系中,是當前台灣動畫界最重要的議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