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兩張拚殺關鍵焦點

2004.04.01 by
數位時代
看兩張拚殺關鍵焦點
中芯與台積電這兩家公司,一個是中國快速崛起、火辣新鮮的晶圓代工幼虎,一個是台灣底子雄厚、基礎扎實的產業龍頭大哥,兩家公司創辦人的恩怨情仇,一...

中芯與台積電這兩家公司,一個是中國快速崛起、火辣新鮮的晶圓代工幼虎,一個是台灣底子雄厚、基礎扎實的產業龍頭大哥,兩家公司創辦人的恩怨情仇,一直是海峽兩岸業界茶餘飯後的話題。張忠謀與張汝京的晶圓競賽,從新竹比到上海;而中芯與台積電的爭戰,不但要比搶客戶,還要比搶資金、搶人才。

搶客戶 〝我們去找台積電,它不太搭理,但中芯把你當VIP,什麼條件都可以談……〞

中芯來勢洶洶,一出手就拿下大客戶,繼簽下英飛凌、富士通、三星、德州儀器、Broadcom和Nvidia等知名業者後,最近又可能新增夏普和Agere(設計無線區域網路用的802.11晶片)兩家大客戶,聲勢大振。

**試產免費、依良率計價、打七折,
甚至六折……

**
晶圓代工的訂單來源有三種:IC設計公司、自有晶圓廠業者(IDM)和系統公司。IC設計公司是完全倚賴代工廠生產晶片,也是幫助台積電和聯電初期能站穩腳步的功臣。系統公司則像昇陽電腦(生產伺服器)和思科(生產路由器和交換機),他們不賣晶片,而是根據產品所需設計出特殊規格晶片,交給代工廠生產,再把晶片置入本身產品銷售給客戶。
由於IC設計公司和系統公司都沒有晶圓廠,所以和代工廠的配合必須更為密切(包含共同開發某些特殊製程),所需時間較長,而且過程中會分享彼此業務機密,所以一旦開始合作,通常關係不易中斷,「越有份量的IC設計公司,愈不容易隨便轉單,轉不順是自找麻煩,」專攻多媒體影音與無線通訊晶片的智易電子總經理李鴻裕表示。
IDM業者則不同,通常高階晶片會保留自己做,以維持競爭力,屬於標準製程或即將淘汰製程的晶片,才交出去給代工廠做。像德州儀器就把產能保留給自己的DSP晶片,並且幫昇陽代工SPARC微處理器,中階晶片則部分交給台積電和聯電代工,一部份低階晶片交給中芯做後段處理。
出道尚淺、經驗和技術都有限的中芯,主攻承接IDM的訂單,而且偏重類似DRAM的標準製程產品,這是最快且容易突破的缺口,也為中芯打下基礎,再伺機搶攻二線IC設計和系統公司。
在過去兩年內,已有許多在台積電、聯電拿不到產能與「合理價格」的台灣二線IC公司,積極在中芯投片,越是不需要高階製程的產品(0.25微米為主),轉戰中芯的比重越高,「我們去找台積電,它不太搭理,但中芯把你當VIP,什麼條件都可以談,那種感覺實在天差地遠,」一位在中芯營運後就立刻去下單的台灣IC設計公司總經理表示,「他們的東西幾乎是台積電的翻版,轉過去不需要太多摸索期。」
中芯的價格很有彈性,客戶來投片試產免費,正式下單才收錢,而且收費模式除了以代工片數計價,還可依客戶要求以良率和有效晶片顆數計算,價格可以低3到4成。一位先後在台積電、聯電和中芯都下單的業者比較,前兩者在專利和製程技術上都累積相當多,「中芯提供的製程和技術仍很有限,但良率追得很快,而且有產能」,對於無法擠上晶圓雙雄主要客戶名單的業者,中芯逐漸成為穩定的替代選擇。

**最後底線︰守住全球前十大的IC設計公司

**
但台積電最擔心的,還是鎖定的一線大客戶跑掉,特別台積電奉為上賓的全球前十大IC設計業者。許多台灣半導體業者都敏感發現,「台積電最近好像比較客氣了,不那麼『看高不看低』,」最近半年來,台積電積極鞏固客戶關係的動作頻頻,高階經理人出席一線客戶活動的次數也變多了,護盤意味十足濃厚;即使最近產能吃緊,漲價的動作也不像過去景氣上升時那麼直接了當,很難說不是受到中芯的影響。關鍵指標之一的繪圖晶片大廠Nvidia,曾經是台積電的指標客戶,但最近Nvidia的競爭者ATI卻成為台積電下單量最多的大戶,台積電在對ATI示好的同時,也小心翼翼維護和Nvidia的關係;但今年二月卻傳出Nvidia將在中芯投片0.18微米和0.15微米的中低階產品,雖然產品的檔次不高,卻在台積電內部造成不小衝擊。

**搶資金 〝外資不買就算,要買一定要買前兩名的公司,先上市的標的,勝算越大。〞

**
「2004年全球資本市場的焦點,一定是在中國,」去年底,漢宇資本集團總裁兼寶來證券中國市場部執行長黃齊元就大膽預言,全球的資本市場對中國的興趣才剛剛要發動,「外資不買就算,要買一定要買前兩名的公司,先上市的標的,勝算越大。」黃齊元曾擔任里昂證券董事及大中華地區投資銀行部主管,也擔任過美商中經合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中國大陸公司在香港和美國的公開發行,部位都很大,有可能會排擠到外資對台灣公司的興趣,」他觀察。

不是台積電不夠好,而是……

中芯三月中旬在香港與紐約上市,公司今明兩年都還不能有效賺錢2004年的稅前息前獲利率只有0.7%,2005年只有1.1%),掛牌價本益比卻高達20倍,讓台積電與聯電的高層私下抱不平。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就大感不解,認為相較中芯,「聯電股價實在太低,」而台積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則冷眼旁觀,認為中芯的高股價,「可能只是短時間現象。」在中芯正式掛牌前一個月,幾家外資法人拼命在美國與台灣降低對台積電與聯電的持股,引發外界關注。
「這個時候大家還是看得多、作得少,但是長期來看,中芯一定會很熱門,」一位全球排名前五大基金公司的資深操盤經理人認為,最近外資對台積電與聯電的賣壓,不是台積電與聯電不夠好,而是來自對整體景氣的疑慮更多(擔心明年不會比今年更好,以及產能是否有過剩疑慮),加上它們的噸位實在太大,手上又有足夠的現金,反而是中芯這種雖然沒賺錢卻缺錢孔急的公司,資本市場都樂意慷慨解囊,「本益比反映的是未來的預期,這種年輕的公司沒有足夠的營運歷史,但因為大家對中國夢有期待,本益比自然拉高。」

**等台積電也成了中概股, 中芯的壓力就來了

**
中芯上市後股價連跌五天,一位半導體產業分析師認為,初期的賣壓,有很大一部分反映外界對中芯的疑慮,「這家公司未來兩年的營收,幾乎有三分之二要靠DRAM,這種會隨景氣循環價格起伏的產品比例太高了,看台積電、聯電的Foundry(晶圓代工廠)本益比,實在不該用在中芯上面。」
「中芯現在是中概股嘛,價格當然會高一點,」曾任台積電製程工程師的拓墣產業研究所半導體研究中心主任陳福騫,認為中芯與台積電、聯電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的籌資競賽,反映的其實是資本市場對中國的厚愛,「其實台積電也可以是中概股,等到它在中國大陸的產能開出來,兩相比較之下,中芯的壓力就來了,」陳福騫認為,台積電的良率一定比中芯更佳,在同一個地方營運,如果有兩種不同的數字,「到時會合理反映在中芯的ADR價格上。」

**搶人才 〝他們真的用兩倍的薪水挖台積電的人嗎?〞

**
有關中芯以兩倍薪水挖角台積電人力的傳聞,未曾停過,當有300多位曾在台積電工作的工程師,先後來到中芯任職時,兩家公司的恩怨益發引人好奇。

**有台積電經驗者優先錄取

**
不過,實情並未如此戲劇化。一位來自台積電、到中芯服務近3年的中階主管指出,台積電在2000年購併德碁和世大半導體,人力大增,但是景氣在隔年走入谷底,升遷和配股都大不如前,許多中層幹部和年輕員工開始思考是否留下,他就是在那時決定離開前往剛成立的中芯。
他指出,早期進中芯,一位資深工程師可拿到約600萬台幣價值的股票,經理級幹部約1200萬,資深經理約1500萬,按4年分批領取,與台積電早期差不多,但月薪並沒有加倍,而是多15%,並享有6折購買中芯員工宿舍優惠。他強調,真正吸引他們的,「是中國市場潛力和股票升值想像空間」。
一座晶圓廠需求800位人員,2/3是線上作業員,1/3是工程師。在中芯草創初期,急需大量有經驗的工程師,有台積電經驗者優先錄取,來自台積電和飛利浦合資在新加坡的SSMC半導體廠同樣受歡迎。而來自台積電的加盟員工中,有不少是來自先前張汝京在世大的舊部屬。
中芯在採購機台設備上,儘量和台積電一樣,晶圓廠的生產管理,主要由來自台積電的幹部負責,至於外籍幹部、歸國學人和中國本地招募的人才,則負責研發和銷售工作。
一位自北大畢業就進入中芯、目前在北京幫忙蓋12吋廠的員工指出,在中芯工作壓力很大,半夜有問題隨時要回廠區處理,每天加班之外,「每週還要考試,考不過要重來,但是成就感也很大。」

**八國聯軍默契不夠,四年之後獲利了結?

**
張汝京在許多國家蓋過晶圓廠,中芯團隊也像聯合國,有來自美、日、星和義大利等地的幹部,要取法各國經驗縮短學習曲線;但也因如此,中芯「八國聯默契不夠」,導致0.18微米製程良率提升不夠快的傳聞,也在海峽兩岸業界發酵。在積極吸引人才的同時,這也是中芯必須克服的挑戰。
當中芯股票上市後,許多員工已實現了部分財富,但是挑戰則在今年下半年開始。當陸續有員工服務滿4年、領到全數股票後,會獲利了結離開,還是繼續留下打拚,將是牽動中芯競爭力的關鍵;而台積電是否能穩住人心、避免繼續流失資深工程師轉檯中芯,更關係晶圓代工龍頭的江湖地位能否延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