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問, 是個好的退休志業

2004.04.01 by
數位時代
顧問, 是個好的退休志業
Q:當初怎麼會想要選擇以國際行銷管理做為創業利基? A:多年以來,我就對國際行銷與管理非常有興趣,台灣這幾年來,很多廠商都積極進行全球化,...

Q:當初怎麼會想要選擇以國際行銷管理做為創業利基?
A:多年以來,我就對國際行銷與管理非常有興趣,台灣這幾年來,很多廠商都積極進行全球化,生產製造不是我的專長,但在全球行銷據點的布建與推廣方面,我覺得我能貢獻一己之力。

Q:做到這麼高的位子了,是哪些原因促使你再度重回校園唸書?
A:在惠普擔任總經理的十年期間,前五年花比較多的精神在建立制度與策略上;後五年內部人才慢慢培養起來後,營運上軌道了,個人當然會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那時我有兩種可能的選擇,一是繼續向上往惠普的其他職位發展;另一個是如果惠普內部沒有機會,則可以把這段經驗拿來幫助其他台灣的廠商。
要幫別人,先得提昇自己對國際經營管理的知識,因此我仔細考慮去台大繼續念博士的可能。
1998年左右,惠普的重組與調整暫時還看不出很明確的方向,所以我選擇先離開惠普,專心完成博士論文。
去資策會則純屬偶然。當時我只想專心修博士,因為對我來說,再回去唸書,是一個非常難得的經驗,我可以在寫論文時,把過去幾十年的職場經驗與學術理論做結合、做很有系統的整理,我很珍惜。而且那時Internet興起,顛覆了非常多的傳統行銷思維,能實際親身去研究,我覺得非常值得。
我在惠普做台灣總經理整整十年,能在一個好公司做到這樣的位置,真的是不錯的一件事,但也不能坐太久。因為對自己與對公司都不見得是好事。對自己而言,把想要實現的想法都陸續推動完成之後,隨著時間拉長,在一個位子上所產生的新想法會越來越少;雖說位子越高,想法會越多,可以待得越久,但全球分公司的總經理,在惠普內部來說,大概也是兩三百位總經理中的一位,所以我就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安逸下來,要再去尋找發展的空間。對公司來說,當然也需要啟用年輕的人,讓他們有機會往上爬,帶進更多新的想法與觀念。所以於公於私,我都認為不要待超過十年,真的太久了。

Q:決定創業時,內心有掙扎嗎?
A:創業前我最先問自己,有哪些專長是對社會有貢獻的?如果做的是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自然會比較帶勁。我當然希望事業成功、壯大;但也有很大部分,是希望自己的專長能對這個社會有貢獻,如果惠普的經驗能幫助台灣更多的企業走上國際,那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Q:有沒有和家人或朋友討論過?
A:當然。家庭方面,尤其是我太太,要花很多的時間去溝通,因為她已經很習慣我當大公司的專業經理人這麼久了。我也跟很多朋友交換過意見,他們給了我許多鼓勵的話,因為恰好過去這十年來,全球各地的知識工作者自立門戶的條件比以往更好,譬如說大公司為了追求效率,把許多專業的工作外包,這種現象不但在製造、代工的領域屢見不鮮,即使在行銷領域上,也慢慢出現了把各部分切割外包的趨勢。早期我在惠普,舉辦一個研討會,所有工作幾乎都是自己來,現在大部分都外包了。未來大企業走上全球化,為了增加組織的靈活度,很多工作都會外包出來,而顧問的工作,幾乎所有公司都是有需要的,這些情勢發展,讓我對創業更有信心。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討論的重點就是規模大小了。從很多從朋友那邊得來的訊息告訴我,台灣產業這邊很需要顧問,但可能不會願意花太多錢;真正願意花大錢的,請的又是美國顧問。
這種論點,讓我覺得需要花更多的心力,在台灣這邊先把聲譽打起來,才有機會;但任何事情只要有了起步,而且方向正確,我相信規模會慢慢擴大起來的。

Q:過去無論是惠普台灣總經理,或是資策會董事長,你扮演的都是專業經理人的角色。這次選擇自行創業,有哪些和過去不太一樣的地方?
A:剛開始一定需要調適,無論在惠普或是資策會,我都做到了滿高的位子;工作內容大概都是以決定方向與策略面為主,執行部分就沒辦法兼顧。不過還好的是,我也是從基層做起的,我曾經當過工廠的工程師、業務,這些執行面的東西其實我並不生疏,「怎麼把過去要花很多時間做的事情做得更有效率」對我來說才是比較大的挑戰。
現在的創業者,成功機率比以前大許多。因為很多專業的工作者彼此合作的機會更多,我們也有許多工作可以外包,小至公司簡介的製作印刷,大到開幕酒會的外包,都有很專業的人來負責,當然還有許多環節非要自己跳下去做不可,這個過程其實非常有趣,過去我在公司內部,這些資源都是有人負責掌握的,我不是那麼了解。現在出來創業才發現,哇!原來過去幾十年來,台灣已經有這麼多專業外包的模式,如果能夠善加利用這些資源,將會得到非常大的效果;這是我現在花比較多時間去思考的。

Q:專業外包,現在已經成為企業經營的重要課題,以顧問做為創業的型式,也是看到這樣的趨勢嗎?
A:是的,我自己的公司也是這樣規畫,我們的案子所需要的顧問種類很多,但我們自己可以養的人,沒辦法這麼快增加,因此我們開始以專案顧問的方式,從外部去找合作人才。很多朋友陸續從職場上退下來,他們的經驗非常寶貴,我發現大約四、五十歲的工作者當中,有許多人都像我這樣,不想再回到朝九晚五一成不變的職場生活,希望追求更多的成就感,發展出自己的志業。
他們有些人已經自己出來創業,有些人則是暫時還找不到理想的位子。就我長期的觀察,許多身懷絕技的顧問高手,他們並不想當某一家公司的全職顧問,比如說,一個久久才出現的大案子,有時是惠普搶到,有時也可能是IBM搶到,若是一個獨立的顧問,他就有可能兩個都做得到,這在許多知識密集的專業領域,都有這種現象。比如說一個非常有名的醫生,他可能在很多醫院都看診,為什麼?因為只待在一家醫院,挑戰度高的病患可能沒辦法這麼多,類似的趨勢,慢慢在顧問業也看得到。
這種人很像專業的地震救難專家,地震不會每天發生,不太可能平常養一大堆;但地震一旦發生,往往困難度很高,那時就輪到這些人發揮了,他們也許把這當興趣,也許當成副業,也許為了尋找成就感。

Q:對新公司有哪些自我期許?
A:就我的觀察,台灣當然還無法這麼快就有世界級的顧問專家,但至少可以先以亞太地區為目標。電子資訊領域的發展當然毫無疑問是日本第一,台灣、韓國、新加坡則相差不多,若把台灣這群走過這一段過程、年齡在五十歲左右、陸續從職場上退下來的精英結合起來,我們的機會很大。
我一直都在留意這些人,在四十歲以前努力奮鬥,打下了不錯的基礎,又有熱心助人、樂於分享的特質;透過給他們一些刺激,例如別的公司碰到的問題,比他以前碰到的更複雜,這對他就是不錯的挑戰,人的經驗與知識,就是要經過這樣不斷的篩選與沉澱,才會有更多的菁華跑出來,另外,這幾年來,台灣教授出來兼職的風氣,現在比較能被正面看待,美國顧問業這麼的發達,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來自產學結合的很緊密。

Q:創業的團隊,當初是怎麼找到的?
A:創業團隊目前有10人,有以前惠普的同事,也有老同學、老朋友,我覺得知識工作者普遍都在思考︰企業需要專業人才,如果我們所謂的專業人才能夠幫企業創造出非常好的成績,附加價值更高,照理說工作應該越來越輕鬆才對,可是結果卻剛好相反,因為企業規模越來越大,不斷需要成長,因此,企業內永遠有一群人必須帶頭在前面衝刺,又有另一群人不斷在後面做調整,企業永遠得要面臨「新事業在哪裡、舊事業怎麼辦?」的問題,所以整個步調總是有快有慢。
許多專業經理人對這種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瞻前顧後生活感到疲乏,他們經常需要抱著一顆諒解的心,去了解「為什麼有這麼不想改變的人」,可是好的領導人,就好像帶領一支登山隊,不能一直鼓勵在最前面的人趕快衝,因為走在後面的人可能揹帳棚或是很重的器材,非常重要,不能不管;企業就好像社會,必須保守跟創新、監督與執行兩者兼顧。比如說,財務會計就不能常常在做創新,那一定天下大亂。但是對有些四五十歲的人來說,這樣瞻前顧後的工作,時間太長,就會厭煩,會開始思考「那我就專心做創新、帶頭攻頂的工作吧,」這種人就很適合出來做顧問。

Q:從過去數百人的大公司,變成現在只有十個人的小公司,會不會不習慣?
A:其實這就是逼自己去訓練出一種應用資源的最佳能力。比如說,人力非常有限時,就得要去找外包,創業,就是要讓自己去找到成本與效果比率最好的合作夥伴。我們在受雇當專業經理人的階段,都是在做某些特定層面的思考就好了。在基層當主管,思考的是執行順利;中階主管是策略思考,把手上的資源做最有效率的分配;高階主管則是思考整個企業的方向。創業之後則是有時要想方向,又要想策略,又得要去討論執行方式,比如說開幕酒會要找幾個工讀生這件事,我大概已經幾十年沒擔心過了。

Q:對自己職場生涯如何規畫?有想過退休計畫嗎?
A:其實我最想做的是公益事業,當然這幾年大概不行,但等新公司慢慢上軌道後,我大概會投入一半以上的時間在非營利性的公益組織上。再老一點,則打算寫點書。當然漸漸淡出是最理想的,人不可能永遠不退休,但退而不休未必是指都在同一個領域裡面,而是在不同年紀找到適合我做的事情,所以也當然要慢慢培養接班人。我最有興趣的,除了遊山玩水外,還是去從事非營利組織的公益事業,為社會做點貢獻,因為年輕人未必有空或有能力來做。

Q:對於有志朝國際行銷發展的年輕人,你有哪些建議?
A:最重要的是外語能力的提昇。此外,如果有外派的工作,要趁年輕、單身時盡量去爭取,這種機會在台灣企業內真的不多,機會難得,趁著還沒有家庭負擔時建立起這樣的資歷,以後會受用無窮。
越來越多台灣的企業想要走入國際,但進入陌生的市場,一定要對當地的文化、風土民情有深刻的了解,才有辦法做出準確的行銷策略。這時,擁有外派當地經驗的人才,就顯得非常重要。此外,外派也可累積出在不同國家的人脈,在企業經營上,有交情的朋友,絕對可以讓事情進行得更順利,因此,無論將來回到台灣總部做策略規畫,或是到當地市場打天下,外派的資歷都有很大的加分效果。

黃河明 小檔案
年齡:56歲(1948年生)
星座:雙子座
現職:悅智全球顧問董事長、 財團法人交大思源基金會董事長
學歷: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學士、 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博士
經歷: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董事長(2000年至2003年)
台灣惠普董事長暨總經理(1990年至2000年)
泰國惠普第一任總經理(1989年)
得獎:第一屆李國鼎管理獎章(1992年)
著作: 《黃河明的惠普經驗》,天下文化,2000年 《數位行銷通路與資訊中介商之探索性研究》,台大博士論文,2003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