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筆笑看都會飲食男女

2004.03.15 by
數位時代
一支筆笑看都會飲食男女
人生有許多困境,不管你選擇的是哪一條路,人永遠都會碰到問題。」朱德庸回來了,在他的新書《什麼事都在發生》裡,朱德庸將發生在生活周遭的小故事、...

人生有許多困境,不管你選擇的是哪一條路,人永遠都會碰到問題。」朱德庸回來了,在他的新書《什麼事都在發生》裡,朱德庸將發生在生活周遭的小故事、社會上五花八門的怪現象,突破四格漫畫限制,變成一幕又一幕的故事。少了朱德庸漫畫中特有的醋溜味,這部新作反而帶著一股對人生的無奈和淡淡哀愁。

**觀察,用「近距離」和「遠距離」找靈感

**朱德庸認為,人生是永遠問題不斷的,即使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漫畫工作,仍然有許多隨之而來的問題;假如遇到問題就改走另外的路,仍會有其他問題等著自己,問題避不掉,重要的是面對問題的態度。
朱德庸其實成名很早,《雙響炮》在中國時報上一炮而紅的時候,朱德庸才剛入伍。在馬祖當兵的他,只能在夜裡躲在棉被裡,就著手電筒的燈光畫畫。在那尚未解嚴的時期,中國時報較為前進自由的色彩不為軍方所喜,朱德庸的工作只能在暗地裡進行。
在描寫婚姻生活的《雙響炮》後,朱德庸又推出以台北街頭新人類為主角的《醋溜族》,並創下在中國時報連載10年的紀錄。主角是4個不同性格單身女性的《澀女郎》最近改編成電視劇,更受到兩岸觀眾的歡迎,現在還有許多製作人想要改編朱德庸的漫畫作品。
不論什麼題材,朱德庸筆下的人物總能引人發出會心地一笑。儘管不一定親身經歷過,但是對人的好奇,讓朱德庸的感覺變得敏銳,他自己也有一套有趣的觀察法。他把看人分成「近距離」和「遠距離」兩種。朱德庸會近距離觀察在路上擦肩而過的男女,猜想他們的身分、角色,替他們設計旁白。有一回他和太太去東京旅遊,還曾經跟蹤過一對男女。
朱德庸的遠距離觀察法則是仰賴望遠鏡。他的工作室對面就是遠企購物中心,進出的時髦男女都逃不過他的望遠鏡,往往人性就在剎那閃過的細微表情中顯露出來,被朱德庸一覽無遺。「尤其是當美女遇到美女的時候,如果眼光可以殺人,不知道已經殺死多少人了,」朱德庸笑著說。

出走,因為覺得自己喪失了動物性

一路走來,朱德庸的漫畫生涯相當平順,不過就在他事業巔峰的時候,朱德庸察覺到自己出了問題,因此放下手邊的工作,選擇了出走。「我覺得我自己喪失了動物性,」朱德庸說。以前在工作的時候,在他腦子裡自然會有股聲音告訴他:「好了,別再畫了,我不會再給你任何東西。」朱德庸就會停下工作,暫時去做別的事。然而,當朱德庸工作愈來愈忙,這個聲音卻不再出現了。朱德庸仍然有畫畫的靈感,但是結束工作後,腦子卻不知道該休息。他和太太商量後,決定把工作量減到最少,到中國大陸去換個環境重新開始。
在台灣消失了一段時間,會不會擔心讀者忘了他?「我的漫畫已經賣了10萬本,沒吃到虧,」朱德庸淡淡地說。從工作室望出窗外,蔚藍的天空,襯著幾朵安靜的白雲,人生的逆境透過朱德庸的畫筆,似乎也變得雲淡風輕。

朱德庸
年齡:44歲(1960年生)
學歷:世新三專制電影編導科畢業
出道:四格漫畫《雙響炮》在中國時報生活版連載
重要作品:《雙響炮》《醋溜族》《澀女郎》等
最喜歡的事:邊聽音樂,邊畫漫畫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