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鼠進場,蘋果能靠一塊觸控板來拯救iPad嗎?

2020.05.18 by
愛范兒 ifanr
愛范兒 ifanr 查看更多文章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滑鼠進場,蘋果能靠一塊觸控板來拯救iPad嗎?
愛范兒
賈伯斯一開始把iPad視為是「手機和筆電的中間產物」,為了凸顯出它在互動上的優勢,沒有引入鍵盤或者滑鼠的打算,但現在它既有了實體鍵盤,也有了觸控板。

在iPad的發展歷程中,蘋果至少經歷過兩次「被打臉」的時刻。

一次是手寫筆的問題。如果你還記得2007年初代iPhone的發布會,當時賈伯斯就有過一個戲謔觸控筆的片段:

「誰會想要一個手寫筆?」

愛范兒

在賈伯斯看來,我們的手指就是觸控螢幕最好的互動工具。

所以,當Apple Pencil出現後,便受到來自諸多網友們的嘲諷。

滑鼠的質疑其實也差不多。賈伯斯從一開始就把iPad視為是「手機和筆記型電腦的中間產物」,為了凸顯出它在互動上的優勢,自然沒有引入鍵盤或者滑鼠的打算。

在大部分iPad的宣傳影片中,鏡頭也總是聚焦在了各種手勢操作上,強調手指操作的便利。

愛范兒

現在的iPad變成什麼樣了呢?它既有了實體鍵盤,也有了觸控板,還有個漂浮在螢幕之上的小圓點,也就是滑鼠了。

這和一台筆記型電腦沒多大區別,哪怕蘋果並不打算將iPad和傳統電腦歸為一類。

之於個人,我確實更希望蘋果基於觸控螢幕,做更多手勢和界面設計的嘗試,而不是照搬傳統PC的做法,重新發明輪子,這就頗有一種「兜兜轉轉又重回原點」的妥協感。

但現實下也不得不承認,人類想要在另一套界面上構思出比實體鍵盤+滑鼠更好的互動模式,的確不是易事,這可能本就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

對比十年前,iPad的定位也早已不是一台單純的「愛奇藝播放器」了。它有了Pro後綴,就證明蘋果希望去吸引更專業的人群,它可能會面向辦公,也可以是去繪製複雜的建模圖,還有影片編輯。

這些都是內容生產的領域,講究的是生產力和效率,那麼鍵盤滑鼠這套工具,確實就是現階段必不可少的。

愛范兒

蘋果其實不怎麼喜歡滑鼠,反而對觸控板情有獨鍾,後者也一直是MacBook上的核心互動工具。

有意思的是,賈伯斯曾在多年前提到說,垂著手去點按PC電腦的螢幕並不符合人體工程學設計,因為只要時間一長,懸空的手臂就會有勞累感。

這也是為什麼,蘋果至今都沒有為MacBook添加觸控螢幕支援,而是選擇不斷增大鍵盤下方的那塊觸控板,並加入雙指輕點、三指縮放等類似多點觸控螢幕的手勢操作。

如此一來,手掌既可以平放著桌面上,不遮擋螢幕,但同時也可以靠觸控板獲得等同於觸控螢幕的直觀操作。

現在為iPad加入觸控板,其實也有類似的考慮。

但iPad的情況有些特殊——它首先是一台觸控螢幕裝置而不是筆記型電腦,大部分應用界面和互動邏輯,本來就是依照觸控螢幕的使用場景設計的。

這意味著,iPad的應用往往會設計得比較簡單,不存在PC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按鈕和菜單,對於操作的精準度也沒有設太嚴格的要求,觸控板和滑鼠的意義就小了很多。

愛范兒

真正能發揮出滑鼠指針價值的,其實是一些需要精確操作的場景,比如說我們在PC上進行文本、表格的編輯,瀏覽網頁時的超鏈接跳轉等;要不然就是在處理圖片、影片時,不希望讓手掌遮擋螢幕,從而寄望於讓滑鼠指針來實現。

如何將傳統的滑鼠指針融入到一個完全基於觸控螢幕打造的系統中,便是蘋果現階段要解決的問題。

突破口就在這個游標上了。

愛范兒

最近,蘋果軟體工程高級副總裁克雷格・費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接受了TechCrunch的採訪,透露了一些iPadOS游標的設計故事。他表示,iPadOS需要的是一個以觸控為中心的游標,而不是將傳統PC上的滑鼠照搬過來:

「在給iPad設計游標時,我們希望它既能還原出手指觸控螢幕這種低精度操作體驗,比如在主螢幕上點擊某個圖標;但又能在特定界面下,轉換成一個可供高精度操作的指針,比如說處理文檔。」

最終,蘋果選擇了一個圓點,這只是它的預設樣式,一旦這個圓點懸停在某些特定元素或區域上時,就可以切換成其它形狀。

愛范兒

舉個最典型的例子,當你在iPad上移動小圓點靠近圖標或按鈕時,圓點會像磁鐵一樣自動「吸附」上去,此後緩緩移動觸控板,圖標或按鈕便會有一個搖擺的效果,只有當你將圓點移除圖標時,效果才會消失。

愛范兒

如果是當你掃過一排圖標,又或者某個圖片,它也會有突顯變大的效果;換成是按鈕,可能就會是加一層高亮效果或是陰影特效。

愛范兒

這種「聚焦(Focus)」動效的靈感,其實來自於蘋果的tvOS系統。雖然tvOS系統並沒有滑鼠的設計,但你仍然需要使用遙控器上的觸控板來操作界面,如何讓螢幕上界面的變動和遙控器上的手勢對應起來,就全靠這個「聚焦」來提示了。

愛范兒

按照蘋果的說法,tvOS沒有加入游標,就是希望讓用戶透過焦點的變換來導航,而不是嘗試移動螢幕上的圓點。即便是電視螢幕很大,界面元素很複雜的情況,這種微妙的視覺提示也可以讓所有操作一目了然。

而在iPadOS上,引入聚焦等動效也是給用戶提供一種直觀、可視化的反饋,並儘可能地沿用觸控螢幕操作時的視覺提示。

愛范兒

另一些滑鼠形態則是參考了PC上的習慣,比如說在用戶編輯文本時需要選中某個段落,或是圓點移動到文字區域上時,就會自動變成熟悉的「I」字型;移動到超連結上時也會有一道下劃線。

至於觸控板手勢,就更像是一件順水推舟的事情了。蘋果本就在Mac平台積累了一套非常成熟的觸控板互動規範,現在只是將操作的區域從螢幕轉移到觸控板上而已。

費德里吉也強調說,iPad觸摸板上的許多手勢都與Mac上的類似,如果用戶本身就有使用Mac習慣,就不必重新學習它們,上手操作也會感到十分熟悉。

看得出,iPadOS的觸控板和游標都和蘋果過往的人機互動有著諸多聯繫,它繼包含了來自tvOS的動效設計,也沿用了蘋果多年來的Mac手勢互動,證明蘋果仍然希望讓自家桌面端和行動端系統的視覺、互動保持「一致性」。

但蘋果仍然希望確保iPad原有的觸控螢幕操作習慣。它在iPad人機互動設計規範中也明確表示,游標僅僅是「iPad互動的另一種方式」——但不能去取代觸控螢幕操作。

費德里吉也稱,觸控板和游標只是去適應現在的iPad,而不是反過來,讓iPad應用的界面去迎合游標,或者是鍵盤、滑鼠操作邏輯。

愛范兒

這意味著,就算用戶不去使用這些配件,也可以繼續按照以前的習慣,靠點擊、滑動螢幕來操作iPad。

與此同時,新的游標特性也將直接兼容所有應用,想要進行複雜操作的用戶,也可以隨時切換到觸控板的游標之上,而不會感到突兀。

愛范兒

不過,如果蘋果真的希望發揮出游標在iPad上的潛力,那麼就應該鼓勵那些有點名氣的文檔編輯器、圖片處理工具和影片編輯器對它進行優化,推動和擴展iPad的在內容生產領域的能力。

想要讓iPad變成「多面手」,只靠一塊觸控板和游標是不夠的,它也需要生產力軟體開發者的支援。

微軟都已經開始行動了,來自The Verge消息就稱,微軟的Office for iPad應用會在今年下半年針對觸控板和游標進行適配。不說和PC對比,但至少往後配合觸控板,在iPad上處理Excel表格時,不用再費力地去點按螢幕。

《文明》針對iPad的觸控螢幕做了大量界面修改
愛范兒

別忘了還有遊戲。和Mac那羸弱不堪的遊戲陣容不同,iOS平台本身就擁有了極為豐富的遊戲數量,個別PC端遊戲還會先針對iPad進行適配,比如《文明》、《生化奇兵》和《英雄連》之類,都是看中了iPad的大螢幕和便攜性。

不過,由於之前iPad沒有游標的概念,這些移植過來的PC遊戲往往需要針對觸控螢幕互動做調整,可修改的部分十分有限。但現在有了鍵盤和游標,開發者們可能就不用費盡心思去考慮一套新的操作了,玩家們也能沿用PC端的鍵盤、滑鼠習慣,而不是強迫自己去學習一套新的邏輯。

蘋果在改造iPad這件事上還會繼續,在今年WWDC大會上,我們肯定會看到更多和iPadOS有關的資訊。哪怕是加入游標和鍵盤有些「打臉」,但對於蘋果和用戶而言,結果才是大家更在意的事。

只要能為iPad爭取到更多的優秀應用,同時又不會影響原有的觸控螢幕體驗,iPad距離成為一個生產力工具,或許也不會太遙遠了。

責任編輯:林芳如、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范兒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