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想像力裝上Turbo引擎

2004.03.01 by
數位時代
幫想像力裝上Turbo引擎
王正洪為自己插畫家的身分取了個筆名叫「滿腦袋」,因為我們常用「滿腦袋」來形容他人的思想,卻沒有人真正拿它來當名字。「很多插畫家都有個奇怪的筆...

王正洪為自己插畫家的身分取了個筆名叫「滿腦袋」,因為我們常用「滿腦袋」來形容他人的思想,卻沒有人真正拿它來當名字。「很多插畫家都有個奇怪的筆名,」王正洪說。他的筆名讓人印象深刻,而從他的言談中,更吐露著對繪畫的滿腔熱情。

童趣、懸疑、有怪談氣味卻不可怕

去年4月退伍後,才正式開始插畫生涯的王正洪,因為畫了英國童書作家菲力普‧普曼(Philip Pullman)的《我是老鼠》而嶄露頭角。在《我是老鼠》米白色的封面上,倚著乳酪的小廝和穿著老鼠裝的小男孩,為這本童書增色不少。也因為這一本書,有更多的出版社找上了王正洪畫插畫。
王正洪的人並不古怪,來自台南的他帶著一種古都人特有的質樸,可是他的插畫卻釋放著無限想像力,每一回看見都是一種驚喜。《我是老鼠》的插畫帶著誇張童趣,《卡斯坦伯爵》裡拼貼做出的翦影效果,恰恰符合書中懸疑的氣氛;還有《陰陽師》裡的日本小鬼,可愛中帶點細緻,有怪談氣味卻不可怕。如果你是個眼尖的讀者,記憶力夠好,你會發現王正洪曾經為《數位時代》月刊時期的專題畫過插畫,當時還在大學念書的他,畫的油畫插畫與國外期刊相比毫不遜色。他也曾為《壹周刊》專欄畫插畫,這回他用的則是版畫,雖然要花不少時間,但他卻樂在其中。

水彩、粉蠟筆、跟刻紙鈔版的師傅學銅刻版畫

「透過媒材不同的運用,風格看起來就會很不一樣,」說著,王正洪又拿出另一本書,上面的插畫用水彩當底,再用粉蠟筆作畫,又不同於以上幾種視覺風格。對於自己的風格多變,王正洪說:「畫畫的人會有很多想法,如果真的沒有靈感,就去書店看書。」喜歡看繪本、買繪本,王正洪小小的房間已經容納不下他的書,還得「侵占」室友的房間。
王正洪的興趣很廣泛,他最近在跟刻紙鈔版的師傅學銅刻版畫。雖然有一雙巧手,他對機械、透視卻不太在行。「以前大學老師常說我透視能力不好,」王正洪不好意思地說,有回,老師要大家在兩分鐘內畫下走動中的人體,只有他畫不好。攝影課的老師也常嫌他調光圈、快門的能力不行,他也不擅長用電腦繪圖。不過在數位化的時代,王正洪的缺點看起來反而比較像是優點,他的數位技巧不高,老天卻給他「滿腦袋」奇特幻想。
除了畫插畫,王正洪每星期都要教小朋友畫畫,他喜歡用引導的方式,而不是讓小朋友模仿自己畫畫,因為他認為小朋友比任何人的想像力都要豐富。對照自己身邊的大朋友,王正洪不禁納悶:「很奇怪,為什麼人在小時候那麼有想像力,長大卻全都變了?」
不過,他認為現在能整天畫畫的自己很幸福。彷彿感染了他的幸福,記者的腦子裡也開始幻想著自己畫畫的可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