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出9隻獨角獸的Palm Drive Capital,將投資3億元以上於台灣新創

2020.06.20 by
陳君毅
投出9隻獨角獸的Palm Drive Capital,將投資3億元以上於台灣新創
蔡仁譯攝
「台灣硬體已經是世界級了,但軟體好像還沒跟上,但我們認為機會,所以才會選擇投資台灣新創。」Palm Drive Capital的共同創辦人陳希孟說。

Palm Drive Capital(以下簡稱PDC)的名稱來自美國史丹佛大學的一條路名,共同創辦人兼執行合夥人陳希孟笑著說是為了紀念兩位共同創辦人的史丹佛大學生活。

PDC成立於2014年,以投資電商與企業軟體為主,主要投資標的為美國新創,過往曾參與投資被沃爾瑪以33億美元收購的電商Jet.com、醫療保險獨角獸Clover Health等,一共參與了9隻獨角獸的募資。

現在,PDC也把目標放在了台灣,宣布投入1,000萬美元(約為新台幣3億元)以上於台灣新創,但在談台灣新創優勢與不足之處前,陳希孟先從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對全球新創與創投帶來的衝擊說起。

對新創來說艱困,但對創投來說也許是大好時機

「當然電商、遠程辦公、網路醫療等產業,在疫情間發展的速度就很快,但疫情對整體新創的募資上來說,還是有負面的影響。」陳希孟說。

新創與創投之間募資成立與否的第一步,不免俗的要先「認識一下、建立關係」。

「對創投來說,許多投資案變成要視訊談,但視訊談起來就很容易沒有結果。」陳希孟說,畢竟創投很大一部分的投資意願不只來自新創的商業模式以及創新的技術,「人」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疫情的關係讓許多商業活動與會議延宕,也讓有些創投縮手,延後投資計畫。

在創投較不活躍的情況下,對部分現金流沒有這麼健康的新創公司來說,失去了一輪募資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但陳希孟話鋒一轉,也提到因為創投活躍程度降低,讓競爭變少,「對創投來說,現在能夠談到比較好的條款,也可以慢慢看公司,其實對部分創投來說是投資的好時機。」陳希孟說,「台灣光是能自由地在城市間活動,商業活動不會受到影響,就是一個不小的優勢。」

台灣硬體是世界級,軟體也有機會是世界級

陳希孟認為台灣新創在「醫療軟體領域」的優勢相當大,「台灣有非常好的醫療體系,大家也都很重視醫療品質。」此外,最重要的就是數據的蒐集,過去台灣在醫材上有相當不錯的發展,累積了許多能夠讓新創挖掘醫療數據的金礦。

特別點出是醫療「軟體」,是因為軟體比較不像新藥或是醫材需要長時間的審核與批准,更容易進入到全球市場。

而提到全球市場,陳希孟認為「國際化」到現仍是台灣新創的弱勢,「台灣硬體是世界級的,但是軟體好像還沒有跟上,但絕對是有機會的,所以我們才會也挪一部分資金投資台灣。」PDC將會挪出1-2,000萬美元(約為台幣3-6億元)用於投資台灣新創。

「現在雖然有很多回到台灣的海外創業家,但是還是有很多本土新創對於海外市場並不熟悉。」陳希孟說,「台灣人才真的很多,但是要拿到更高的估值,還是要走出去。」

在國際化始終遇到困難,陳希孟認為有兩大關鍵:一是從一開始就沒有瞄準國際市場;二是找不到「對的人」。

因此,他認為除了募資之外,PDC另外一個能協助台灣新創的資產,就是在美國的連結,「很多新創想要走海外市場,卻找不到『對的人』,就算不投資這也是我們能夠協助的。」

目前人在台灣的陳希孟最後也打趣地說:「反正我現在也困在台灣,大家可以多寄BP(Business Plan)給我。」

PDC立意美好,但仍不能忘記利益

陳希孟與另外一位共同創辦人李宗翰皆是史丹佛大學的學生,一篇對他們來說留在矽谷是自然不過的事情,除了因為史丹佛位於矽谷的心臟地帶之外,矽谷也常是最強新創公司的誕生地,但他們選擇將PDC的總部設在紐約。

根據《Business Insider》的報導,主要原因是因為矽谷的創投們陷入了瘋狂的競標狀態,矽谷新創的估值容易過於膨脹。

也因此,PDC離開矽谷,在全球找尋合理估值且具潛力的新創,台灣也許也在其中,特別是其中一位創辦人李宗翰從小在台灣長大,國中才赴美就讀。

儘管PDC立意美好地說,就算不投資也能協助台灣新創連結海外市場,但與此同時,也有助於他們找尋有機會在海外獲得成功的台灣新創。

Palm Drive Capital小檔案

成立日期:2014年
總部:紐約
共同創辦人:陳希孟、李宗翰
投資組合:電商Jet.com、醫療保險新創Clover Health、金融科技公司Welab
團隊人數:7人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