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微軟老兵加入鴻海集團!IT硬底子新董上任,能為富盈數據帶來什麼轉變?

2020.07.28 by
陳君毅
20年微軟老兵加入鴻海集團!IT硬底子新董上任,能為富盈數據帶來什麼轉變?
侯俊偉攝
在微軟超過20年的戰將在離開後加入了鴻海,擔任富盈數據董事長並為新創辦公室的負責人,葉光釗要為富盈數據帶來什麼轉變?

提到2017年成立的富盈數據,除了是鴻海科技集團所投資的子公司之外,許多人對它的第一印象是旗下擁有美食、旅遊、3C等內容的網站「字媒體」,知名的部落客電腦王阿達、蘋果仁都駐站其中,透過內容創作者的加入,富盈數據建立起內容聯播網,讓流量能夠變現。

在今年5月,富盈數據宣布葉光釗將出任富盈數據的董事長。過去曾任台灣微軟研究開發部副總經理、公共事業群技術長,在微軟與IT界的經歷長達20年。這項人事異動也為富盈數據增添了更多「科技味」。

「字媒體」與「鴻海」,大概是外界對於富盈數據常有的第一印象。
字媒體首頁

20年的微軟老兵從外商到加入鴻海,擔任富盈數據的董事長,葉光釗想做什麼,以及他看到了什麼機會?

幫老外打工20年,期望能傳承經驗

葉光釗從1996年就在微軟任職,一路做到2016年擔任公共事業群技術長。在離開微軟後,葉光釗陸續任職了幾家公司,其中也包含了由杜奕瑾創辦的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

「後來因緣際會跟鴻海董事長劉揚偉有些交流,很快的我們達成一致的共識,由我來協助鴻海看一些新創公司。」葉光釗講得平淡,雖然沒有什麼鴻海董事長三顧茅廬的故事,但卻是葉光釗完成心願的一個機會點。

「在微軟的時間我學到很多,不管是技術還是商務面,累積下來就想要與別人分享。講白一點,以前幫老外打工,現在希望有個機會可以幫台灣做一點事情,也好像激發了我某種使命感。」葉光釗說。

也因此,除了是富盈數據的董事長之外,葉光釗還有另外一個任務,任職於鴻海的「新創辦公室」,該單位直屬於鴻海董事長辦公室,負責替鴻海在製造本業外的領域探索,目前旗下有富盈數據、餐飲管理系統肚肚,以及三創,「以三創來說,雖然偏向純零售,但未來鴻海不管做什麼產品,總是要跟消費者直接接觸的,有一個場域做些嘗試很重要。」葉光釗解釋道。

而新創辦公室直屬於鴻海董事長劉揚偉的辦公室,一定程度上也證明了鴻海對其的重視程度。

「對鴻海來說,這些新創公司是探索者,所以我不只要看它們的損益,也要去看它們的策略與嘗試,再回報給董事長。」葉光釗說,雖然現在新創辦公室只有三家企業,但在更遠的未來,他也不排除協助鴻海評估市面上更多的新創。

招募更多的IT專家,富盈要更科技、更數據導向

從今年2月加入鴻海,葉光釗也在今年5月跳下來擔任富盈數據的董事長,為的就是更進一步將富盈數據打造成一個數據導向的公司。

富盈數據做的是流量的生意,廣納創作者加入,打造內容生態圈,再串接廣告主讓流量變現。

「但現在流量變現遇到兩個問題,一是隱私的崛起,未來搜集數據的方式將面臨瓶頸;另一則是單純為了追求轉換率、短期利益的廣告方式(如蓋版廣告),會越來越不適用。」葉光釗說。

富盈數據要做的事情還是流量,只是需要質量更好的流量,因此除了追求更多好的內容創作者之外,還需要仰賴更多的數據與技術。

具體來說要怎麼做?

葉光釗決定先從底層架構開始,讓網站能更順暢、體驗更好,並基於其上,發展出更好的分析方法,讓內容創作者的曝光能夠更精準地瞄準受眾,如果運作順暢,也能給廣告主更好的轉換率。

為此,富盈數據聘請了更多的技術專家,包含網站維運、測試、架構師的專家,這也是葉光釗20年以上IT經驗能夠發力之處,「當工程人員達到一定的數量,觀念的介入就很重要,不再只是每個人專注自己眼前的一小部分,要更長遠地來看。」葉光釗說。

除此之外,葉光釗也在富盈數據之下設立了研發中心,由曾任露天拍賣、樂屋網的技術長周竝弘領軍,進行演算法、介面、網站體驗上的開發,預計在2年內擴編至10-15人。研發中心累積下來的know-how,也有機會分享給鴻海其他的集團。

「我個人的期望是,系統性地把富盈數據變成一家科技公司、技術公司,而不是單純的廣告操作公司。」葉光釗說。

而雖然未來的目標遠大,但既然是一家公司的負責人,協助富盈數據損益兩平仍是葉光釗最大的目標之一。

成立於2017年的富盈數據,原先預計在今年第三季達到損益兩平,但是卻碰到疫情爆發,整體營收預估下滑三成,再加上今年仍照進度成立研發中心,加大軟體及技術開發人才的投資,讓成本的攤提與費用持續上漲,損益兩平的年度的預估將會再往後調整,也將是葉光釗的挑戰。

從外商到製造業,挑戰是什麼?

富盈數據的營收將是葉光釗的挑戰,但軟體文化與硬體思維的融合,也是他要克服,並分享給鴻海其他集團的重要經驗。
侯俊偉攝

除了馬上能看見的營收挑戰之外,過去任職微軟20年的葉光釗,加入製造業的霸主鴻海,在文化面上也需要一些磨合。

「像是商務模式、工程能力、有沒有辦法給組織團隊願景,這些挑戰都是一樣的。」葉光釗說,但他也提到了文化與思維上的不同,「微軟就是軟體文化,跟硬體思維還是有些不一樣。」

什麼是軟體文化?葉光釗舉例,軟體開發上,每一個版本的產生,都是經過「從混亂到聚焦」的過程。而在微軟的每一個開發人員都是一個戰鬥體,有自己能下決定的管轄存在,甚至連主管都不能強制他改變,「在這種情況下,溝通協作的程序、速度的快慢,會決定產品聚焦的過程。」

而製造不一樣,製造業講求精準、可預測、可靠,「兩種模式沒有絕對的好壞,而是要看視角是什麼、想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我現在也還在學習兩種模式之間的橋接。」葉光釗說,「這麼多年來,我在微軟的位階不低,但始終不是一個獨立公司的負責人,也是要學習的地方。」

在葉光釗不斷學習、磨合的同時,他也期望自己的經驗,能夠好好的協助富盈、肚肚與三創發展,「過去當兵的時候聽到一句話,全部人聽完真的都在那邊吐口水,他說『領導就是服務』,落實在現在,我發現這句話是真的。」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