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大潮又回來了

2003.12.15 by
數位時代
創業大潮又回來了
十二月上旬的一個清晨,台北的天空灰撲撲的,在南港軟體園區的智慧型大樓前,53歲的陳五福跨出車門,提著行李匆匆上樓。前一天他還在美國矽谷,在飛...

十二月上旬的一個清晨,台北的天空灰撲撲的,在南港軟體園區的智慧型大樓前,53歲的陳五福跨出車門,提著行李匆匆上樓。前一天他還在美國矽谷,在飛行一萬公里之後,一下飛機,他立刻從中正機場趕到新公司的辦公室。

創投對新公司的狂熱,已經加溫

「未來我會花一半的時間在亞洲,一半的時間在美國,」頭髮灰白的陳五福說。
從今年開始,除了橡子園(Acorn Campus,專門從事網路與通訊領域的創業育成,在美國與中國大陸設有辦公室)創辦人的頭銜之外,陳五福現在身兼智融創新顧問公司的董事長,這是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最近與他的合作,將引進行政院開發基金,籌資6000萬美元做為創投基金,「一年我們會投個4、5家公司,可能不多,但質量最重要。」
穿梭在太平洋兩岸之間,像陳五福這樣的創投(VC,Venture Capital)業者最近更活躍了,「一直都很忙,這一陣子更忙,」華晶創投(Crystal Internet Venture)的董事總經理曾煥哲揶揄自己。有一大半時間,曾煥哲幾乎以旅館為家,最近更馬不停蹄在漢城、上海、台北、北京與舊金山之間趴趴走,拜訪創業公司。「美國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初次公開募股,台灣俗稱的上市)市場有稍微活絡的跡象,」曾煥哲小心翼翼地說,雖然仍需觀察,「可能規模小很多,但資本市場對新公司的狂熱(Hype),應該會回來。」

數字,也已發出春神降臨的預報

這或許是春天的好消息。伴隨著自2000年開始美國股市的「崩盤行情」,以高科技股為主的NASDAQ股市,一路從5000點的高峰,三年內蹣跚走跌至1250的最低點。NASDAQ股市的空頭行情,直接影響創投業者對科技新創公司的支持。根據美國國家創投協會(NVCA)統計,在2000年資金追著公司跑的高峰期,美國創投業者一年就投入1063億美元的資金在新公司上,平均每筆交易金額高達1300萬美元。
但相關的資金熱潮一路走凍,到2002年,注入新創公司的資金僅有211.55億美元,以單季數字來看,在2003年第一季更達到歷史低點。新公司在美國股市的IPO數目也是同樣走勢,從1999年554家,滑落到2002年97家,今年可能更創下新低數字的52家。這對滿腔熱血的創業家造成嚴重打擊,「對科技產業來說,過去三年是漫長的核子冬天(nuclear winter),」連線(Wired)雜誌創辦人巴特勒(John Battelle)形容。
但今年的頭兩季,可能就是三年嚴冬的谷底。
陳五福認為,因為2000年前過度投資新創公司,過去幾年創投界也在療傷,只有當2000年左右募集的熱錢資金慢慢耗盡(因創投基金募集時的年限規定,許多會在2004~2005年間被迫退還給投資人),投資界才會回到常軌,重新啟動較正常的循環,「2004年我們可以慢慢看,布局會謹慎一點,」他更看好2005年以後的大浪潮。
然而今年美國股市的IPO數字已經顯示,今年頭兩季都各只有一家公司上市(已是歷史谷底),今年第三與第四季卻分別有24家與26家公司上市(去年同期各為3家和4家),新創公司的活動力(IPO市場是關鍵性的指標),似乎有自底部回春的跡象。

台灣,熱點中的熱點

回到太平洋的另一側,今年亞洲的籌資潮比美國更熱,台灣上市更是熱點中的熱點。
到11月為止,台灣公司在海外發行ECB(可轉換公司債)與GDR(全球存託憑證)的金額,就高達160億美元,「今年前三季,亞洲資本市場中的籌資活動,台灣公司就包辦了60%,」漢宇資本集團總裁黃齊元表示,要不是第四季中國大陸有幾家大型保險公司的籌資,「今年亞洲幾乎全是台灣公司的故事(story)。」
資金潮回來了,而且這一波席捲的區域,亞洲似乎勝過美國。像陳五福與曾煥哲這樣原本以美國為主的創投業者,最近都把更多時間投入亞洲,在台北與上海停留的時間更久。
毫無疑問,創投業者會繼續投資具備發展前景的新技術,但思考方式已有顯著不同。「光技術本身是沒有市場的,這是觀念上最大的改變,」陳五福緩緩地說,從前預設市場會無限制地樂觀發展,習慣從供給面思考,「投資者只看技術是不是最先進的。但現在不一樣了,投資人改從需求面逆向思考。」包括無線通訊(Wireless)、數位娛樂(Digital Entertainment)、線上學習(E-Learning)和IC設計,如今在決定投資之前,投資人都先盯緊需求面變動的蛛絲馬跡。

一年上百億美元的資金將有大轉向

被譽為「創業之神」的陳五福對趨勢向來敏銳,他口中的「觀念改變」,代表一年上百億美元的資金將從此轉向。1990年,陳五福在波士頓創立Cascade Communications公司,1994年上市後市值達到100多億美元,1997年被Ascend公司以37億美元收購。陳五福創辦的另一家公司Shasta Networks在1996年以3.4億美元賣給北電網路(Nortel),另一家公司Ardent Communications則在1997年被思科(Cisco)以2.3億美元收購,「我的運氣很好,做的技術都有人要,」他淡淡地說。
在整個1990年代,陳五福創辦的企業都是具備硬底子技術(hard-core technologies)的公司,但現在,他說以往的創業模式已不符合時代潮流,「某些技術還是很好的技術,它們沒有改變,但市場價值卻改變了,」台大電機系畢業、加州大學電腦科學博士的他,現在花更多時間在思考「人到底需要什麼」,「人要過更好、更舒適的生活,還要提升精神層次,這是新生意的來源,也是創投的新思維。」

轉對了,永遠都有機會

未來兩年,資金也將優先湧入那些已在過去三年間站穩基礎的新創公司。「只看創意的時代過去了,」和通創投經理張忠本篤定地說,光靠畫大餅再也無法讓投資人滿意,除非新創公司已經走出草創期,能清楚看到可行的商業模式和營收來源,「否則別想排進我的投資名單。」
也因為如此,創投將更積極協助這些公司進行轉型,「我們是教練,不能替代球員打球,但是有義務訓練他們,」1997年起擔任華晶創投董事經理的曾煥哲這樣形容自己。
在過去三年間,曾煥哲的任務是專業救火員,和許多創業家一起思考走出經營困境,協助引進不同的聯盟資源,「很多公司就這樣出現生機,核心技術沒變,改變營運模式後就賺錢了。」
曾煥哲以華晶投資的Synacor為例,2001年成立時的主要業務是向迪士尼、ESPN等內容商取得授權,轉換格式後傳輸供網站使用。
網路泡沫幻滅後,許多入口網站倒閉,Synacor生意銳減,但卻在華晶的協助下轉型為有線電視的內容供應商,同樣的技術平台還能應用在無線傳輸,甚至複製到亞洲,「轉對了,永遠都有機會,這家公司現在潛力很大,」他在亞洲與北美之間當空中飛人,有太多類似Synacor的案例,擺在曾煥哲的PDA和筆記型電腦裡。

新公司,你讓創投感興趣了嗎?

但是創投真的失去對新公司、新產業的興趣了嗎?倒也未必。過去台灣在TFT-LCD產業上下游的布局,在今年正式開花結果,「台灣有可能成為數位電視產業的全球霸主,從面板、IC到數位內容、網路傳輸,台灣公司都能沾上邊,」明基電通集團旗下達利創投的總經理李志華解釋,達利的策略是針對垂直整合的產業上下游進行投資,「拆開來看雖然都不是世界第一,但串起來會產生很大的綜效。」
「2005年會是資訊產業的第四波革命,由3C產品掛帥,」看過台灣電子業好幾輪循環的張忠本更明確表示,數位娛樂的各項載體設備,將是今後三年的主流趨勢:「進軍結合消費和通訊的資訊產品,就是新公司的機會!」
全球資金的湧進中國,也將使善於利用中國資源的台灣公司,成為投資版圖上的明星。達利創投總經理李志華解釋,美國對中國市場不熟悉,第一次踢到鐵板之後,反而會想找台灣創投和台灣企業牽線,蓬勃的大陸市場確實是台灣的機會,「中國會吸引目光,但不代表一定會吸引創投資金。」李志華認為,中國是沒有一家創投敢忽視的市場,但他也親眼看到許多在第一時間投資中國公司,到頭來血本無歸的例子,創投業者對中國創業家的誠信和當地法規都有疑慮。

善用各地優勢,發展跨太平洋綜效營運

在中國與美國之間,台灣亟需清楚定義自己的位置。陳五福分析,如果想要按照區域來投資新公司,美國的優勢在於先進技術和成熟市場,矽谷仍然是全世界高科技「最新鮮玩意」的唯一聖堂;台灣的優點仍是製造管理,以及將先進產品「形成高度可製造元件(manufacturable components)組合」的唯一歸宿。
即使是全新的產品,唯有台灣能做到價格合理,並具備產品化的整合知識,「台灣知道怎麼去定義(define)產品,大陸公司通常只會埋頭做,不知道什麼產品能存活,」大陸到美國發展,又從美國回到上海設立辦公室的芯原電子創辦人戴偉民,中肯比較兩岸電子業的實力,他以IC設計領域為例,「為什麼不能把中高階的產品設計放在台灣,把中低階的產品實作放在大陸?這對兩邊都有好處。」
這種分工,已在某些領域漸現端倪。曾煥哲以華晶投資的多媒體軟體公司Exavio為例,今年4月在上海設立產品原型中心(prototype center)後,原本在矽谷需要花18個月研發的產品原型,上海中心只花了8個月就做出來,「做事的人都很聰明,效率又高,真的很amazing(驚人)。」曾煥哲補充,每個區域有不同的研發專長,矽谷適合做整體架構研發,中國擅長產品發展階段的設計,台灣則是量產設計最強,「新的創業家,應該善用各地優勢,發展跨太平洋的綜效營運(transpacific synergetic operation)。」
但台灣仍有完整的機會。「在包括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和印度等亞洲幾個區域當中,台灣在科技業的創業動力和支援體系是最強的,」史丹福大學專研亞洲各國科技創新與創業發展的瑪格麗特‧漢考克(Marguerite Gong Hancock)肯定,「活絡的企業網路和遍布海外的關係,仍是台灣科技業不斷創新的後援。」

新一批台灣創業家將再度叱吒風雲

當資本市場的黑暗期慢慢褪去,從2004年開始的創業潮要逐步啟動時,新一批的台灣創業家將再度叱吒風雲。這些人的名字還沒有在媒體上曝光,他們在做的事情也很少人知道,有些人甚至還窩在破舊的辦公室裡默默苦撐………。正如管理大師杜拉克(Peter Drucker)的卓見,在覆滅與新生之間,創新與創業精神將再度為疲乏的舊經濟體注入源頭活水;而最寒冷嚴酷的冬季,永遠孕育著下一個春天的種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