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晶顯示器之夢

2003.12.15 by
數位時代
液晶顯示器之夢
我買了這一輩子第一個韓國貨,是一台Samsung的17吋液晶顯示器(型號173T)。資訊月最後一天,當我提著它從人群中殺出重圍之時,已經汗如...

我買了這一輩子第一個韓國貨,是一台Samsung的17吋液晶顯示器(型號173T)。資訊月最後一天,當我提著它從人群中殺出重圍之時,已經汗如雨下,但即便辛苦如此,內心滿足之感仍無以言喻。
拖到最後一天才下手,並不是要搶便宜貨(雖然也非預期地達到此效果),而是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去比較產品,除了打電話問我們PC Home集團的技術編輯,還兼跑去光華商場,一台一台地來端詳。
身為一個極端忙碌之人,如此大張旗鼓地去張羅一台液晶顯示器,是否有些本末倒置呢?在回家的車上,我不禁這般問自己,就好像在巴黎,總有一群台灣客汲汲惶惶把一整天難得的假期投注在Louis Vuitton的店裡一樣。
仔細想想,顯示器和LV皮包還是有些不同的;顯示器是給自己看的,LV是給別人看的;後者是美國社會學家韋布倫(Thorstein Veblen)所說的炫耀式消費,為的是要在社會中彰顯自己作為「成功者」的地位。但給自己看的LCD螢幕,有何可炫耀之處呢?而且看看身邊,台北炫耀式消費的人雖不少(這是白手起家、創業型社會的必有特色),但像我這種「自我滿足」式的消費者,恐怕才是這個社會的主流人口吧。

支撐你生活的意義

人生活在社會裡,是需要「意義」來支撐的——「我為何要活著?」、「我要如何活著?」、「我最終要成為何種人?」,能否妥善這些回答問題,決定人是否可以穩當生活。但也因這些問題既抽象又複雜,人於是會找出一種簡便的方法,畢其功於一役,那就是塑造一種「理想型」的人物或生活風格來認同(同時解決上面3個問題),藉由每天朝這個認同的自我實踐和準備,人的生活也就開始篤定起來。譬如說「我要成為另一個蕭薔」、「我要做下一個張忠謀」、「我要超越Sony」,都是一種價值選定後的認同。在早年,這種認同的實踐通常來自「工作」,但這十年下來,你我都明白,這套每天雕塑自我的工程,泰半已由「消費」此一行為接手,偷偷地,我們藉由每次的採買,體現了自己的自由,也每次都朝向那個認同邁進了一小步。
我慢慢清楚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去選擇一台液晶顯示器。因為我每天回家就要「看」著它,它是我生活風格的延伸,它就是我之所以活在世界上的「理由之一環」,我奔波,是因為要尋找「自我」在LCD螢幕市場中的化身,因此我時時要比對「它到底是不是我」(我一點都無法忍受「它不是我」),所以才花了這麼多時間。比如說:我自許自己能每次都有超越性的工作品質(每次寫稿我都花盡全力),因此我不希望買到品質偷懶的產品;又比如說我希望日子過得要有時代精神的風格,因此我特意去找「超薄邊框」的產品;再者,我從小到大都特別鍾情「一代新人換舊人」的破壞性創新故事(譬如高爾夫的Tiger Woods或網球的Roger Federer),這個品牌是否能對應到這個想像呢?
在大眾消費的時代裡,很弔詭地,大多數人都是藉由採買「物質」來成就自己的「心靈」,而物質是不是能體現某一時代、某一群眾的「集體意識」,就決定它的暢銷程度。這是我的Samsung經驗,你的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