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另一個自己」,他們來轉業……

2003.08.01 by
數位時代
發現「另一個自己」,他們來轉業……
楊惠芳(企業行銷企劃>國小老師,轉業歷時3年) 脫掉高跟鞋,走離競爭線雖然從小就不願當老師,但職場的一位暴烈主管卻開啟了楊惠芳的智慧之...

楊惠芳(企業行銷企劃>國小老師,轉業歷時3年)
脫掉高跟鞋,走離競爭線

雖然從小就不願當老師,但職場的一位暴烈主管卻開啟了楊惠芳的智慧之眼,讓她選擇了自己曾拒絕的人生……。
考大學那年,楊惠芳的志願卡只填「國貿、企管、資管」三個科系,「終於可以光明正大擺脫母親要我當老師的期許,」她回憶說。沒想到大學畢業做了5年的行銷企劃,她還是回頭當上基隆忠信國小的老師,不同的是:這次決定完全是自己的抉擇。
轉業歷程耗時3年之久,過程同樣跌跌撞撞,但楊惠芳仍滿意這樣的決定,「我需要工作和生活完全平衡的人生,」她說。
大學時,楊惠芳認為未來的自己應該會是個足蹬高跟鞋、一身優雅套裝的成功企業人。進入職場頭兩年,楊惠芳未曾懷疑過自己的決定,但忙碌,卻讓楊惠芳的生活只剩下工作。許多次計劃好的出遊,她都在出發的前一刻,發現忙不完的工作,而爽約。當工作來的時候,她就像拚命三娘,但是當她偶爾停下腳步,最常問自己的問題竟是:「難道我的人生就只有工作?生活就是工作嗎?」

**兩面鏡子看未來

**
楊惠芳於小學任教的母親,白天忙完學校的事,晚上總是準時回家準備晚餐,幾十年來從沒見過母親對工作和生活有什麼抱怨,「從母親身上,發覺原來事業和家庭可以同時平衡發展,」楊惠芳回憶當初,而反觀公司裡,有個背地被同事們喚為「垃圾」的高階主管,四十多歲,卻像打仗一樣過日子,一刻也無法放鬆,當自己遇到瓶頸時,常在下班時刻把同事找來開會、漫罵,直到午夜時分才結束。每次想到這位主管,楊惠芳總是忍不住打了冷顫:「所謂成功,就是如此嗎?把自己和別人的情緒都逼到絕境?」
母親和主管,就像兩面鏡子映在楊惠芳眼前,猶豫的當下,她私下報名國小師資班的補習課程,這是她第一次有了當老師的念頭。
工作的再次忙碌,讓楊惠芳沒時間到補習班上課,她笑稱:「報應就是回到工作的輪迴中」。
不久後,她跟公司遞了辭呈,以為換個公司就會沒事,然而新工作過得仍是打仗般的生活,在舊東家的人情召喚下,她又回到原點。兩年過後,她鐵了心再遞出辭呈,公司以為她是週期性的職業倦怠,於是答應她留職停薪,回來加薪升官。「一切都太遲了,這些方法都不再是能讓我留下來的動力,」她說。離國小師資班的考試只剩下三個月,錄取率不到10%,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楊惠芳發憤許諾自己一定要考上,五年的企業人生涯,她再也不想碰。

**如魚得水的新生活

**
台東師院是她開展教師生涯的起點,過去職場的歷練,讓楊惠芳顯得比其他同學俐落,不管同學或師長都認為,她當老師實在太可惜,到企業工作一定有更好的發展。每回遇到這樣的詢問,楊惠芳總習慣聳聳肩的笑。
九年一貫、十年教改,讓許多基層老師叫苦連天,楊惠芳偶有不如意,但當教學工作遇到低潮時,她總會想起當年的主管,「如果現在還跟他一起工作,一定更痛苦」。
楊惠芳的校長常半戲謔告訴她,「喜歡像她一樣在紅塵中打滾過的老師,」溝通起來容易,對學校的政策也較能心領神會。一下課學生們總喜歡圍在她身邊,嘰嘰喳喳地講不停,小朋友曾經跟她說:「老師,妳好像少奶奶喔!我們都幫你抓龍呀!」未婚的她總回應著:「我不是少奶奶,是千金小姐」。
這就是楊惠芳的新生活--十年繞了一個大彎,她選擇了她曾經拒絕的,而她也找到了真實的自己。

黃河明(資策會董事長>顧問公司創業者,轉業歷時3年)
扮演「最有能力演得好」的角色

當資策會董事長一任三年,黃河明自認成績做得還很滿意,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想開個品牌顧問公司,因為他一生的專業更能發揮!
七月底,黃河明就將離開資策會董事長的職務,新工作是當「自己」的老闆--創業開一家顧問公司,把自己的一生所學,提供給想進軍國際品牌的台灣企業。回頭看如今工作的轉折,他笑笑說:從事顧問與輔導是他5年前就立下的心願,反倒是「資策會董事長」這工作在3年前無預警「插隊」而來,使得原初的想法被迫延後,「但還好,現在終於可以付諸實現,」他說。

**追求長期的成長

**
和一般企業家追求事業無盡成長的企圖心比起來,黃河明的人生規劃是很「老HP Style」的--追求長期的成長、永恆的學習、先思考價值再來求績效;這和他青壯年的青春都奉獻給HP有關。在他當年擔任台灣惠普總經理、董事長任內,他不僅下苦功培養高階經理人,自發性地籌組公益組織(例如別號SOSA的台北市消費者電子商務協會)、參與活動,還去考取台大商研所,跟著比他年輕好幾歲的教授發憤苦讀。
創業的念頭,就起自他1995年到台大念書,和已過世的指導教授翁景民互動而來的結果。長期待在高動態的資訊科技產業,黃河明發現台灣的ODM與OEM廠商愈來愈有機會進軍國際品牌市場,特別是產品通路網絡比較破碎的歐洲,以及新崛起的亞洲,具有硬體製造優勢的台商可以透過多種技法,穿越美、日大廠的壁壘,在技術轉折點上取得「自創品牌」的先機,「而台灣缺少的就是足夠的知識和了解,」黃河明指出:一般台商都是購買國外顧問公司的英文分析報告,未必是由台灣角度出發撰寫;但如果有台灣的研究員能直接到國際市場研究,提供台商角度的中文報告,那台灣的企業學習速度就能加快。

**一段意外的插曲

**
三年前的資策會邀約,是一段意外的插曲,黃河明回憶:剛接到訊息時他要求給他5天的考慮期,好來問問好友與家人,結果幾乎全員一致鼓勵他去,「他們說:『你該去幫幫台灣科技發展環境的升級,機會難得--平常你想做都不見得有人要你做,』」他回憶說。3年的工作,他自認做得還滿有心得,但卻嚴重耽誤了博士論文的進度--原本只要花一年做完的工程又多花了1000天,四處的開會一直使思路不能連貫,後來他訓練自己早上4點半起床看書,加上SARS減少了開會數量,終於在今年7月4號得以完成口試,「早上兩個兒子才陪我去拍完博士照,」他掩不住笑意地說。
沒有一般轉業故事的波濤洶湧劇情,那是因為黃河明早早了解自己的志向,所差別的只是在各種機會擦身而過時,掌握那可以抓住的;也許有朝一日他會成為台灣的彼得杜拉克,但那一定也是「長期準備、自然得來」的結果吧。

鍾引弘(儀器公司經理>咖啡店老闆,轉業歷時1.5年)
我的人生和咖啡一樣,都需要烘焙!

要在台北東區夢想開一家專賣咖啡、4套音響的咖啡店,對剛畢業的年輕人來說:很容易;但對1位工作10年的上班族而言,卻一點都不容易。
他投資開的克立瑪咖啡店,到今天都還沒有回本,但鍾引弘相信賺錢的那一天並不遠--因為少有人像他那麼熱衷咖啡。
大學念航空系的鍾引弘,退伍後就進入儀器公司,負責物理測量儀器的銷售與應用,全省各學術研究單位的實驗室都是他主要客戶,從基層工程師做起,一做就是10年,離職前,他已經是公司的紅牌經理。
處女座的鍾引弘,重視細節、做事力求完美,自然成為老闆倚重的愛將,當年公司曾一度搬到汐止,愛家的鍾引弘上、下班都會接送妻小,交通時間倍增。受不了浪費太多時間在交通上,鍾引弘第一次提出辭呈,老闆得知後,便請鍾太太到公司上班,好讓他留下來繼續為公司打拚。

**開咖啡館不為賺大錢

**
但是「做別人的事,還是別人的東西」,因此當工作滿10年,鍾引弘決定創業當老闆,而且還要把生活重心要放在自己的興趣上。高中時期便開始玩音響,鍾引弘是不折不扣的發燒友,除了音樂外,從大學開始鍾引弘對咖啡有著莫名的狂熱,會上網蒐集資料,研究各種豆子的差異,買生豆烘焙自己想要的熟度,甚至把咖啡機當成精密儀器,拆解改裝,讓機器能夠達到恆溫恆壓的狀態,追求完美的性格也在興趣上表露無遺。除了音響的同好,他在網路上也認識了許多咖啡愛好者,當他透露打算要開一家只賣咖啡的專業咖啡館時,許多朋友都表示支持,甚至還幫他找到有開店經驗的合夥人。
籌備將近一年半的時間,「克立瑪」終於在台北東區的巷弄裡誕生,附近公司行號林立,堅持只賣咖啡不賣餐的克立瑪,在用餐時間顯得格外冷清,「當時10個朋友有8個,勸我們一定要賣餐,擔心我們會維持不下去,」鍾引弘指出,但他還是堅持初衷,「開咖啡館不是為了賺大錢」,財務上他坦承要多學習,但對燒好咖啡的初衷,他卻極度堅持。

**喜歡的東西都在這裡

**
好音樂也是克立瑪的另一個特色,在30坪大的空間裡,除了真空管音響,鍾引弘裝了3組擴大機、4組高級喇叭,讓咖啡館每個角落都可以聽到最好聽的音樂。開店四年,除了農曆春節,鍾引弘幾乎沒有休假,鍾太太說「他幾乎是被綁在這家店裡」。而鍾引弘認為,「我喜歡的東西都在這裡,雖然壓力很大,時間很長,但是在這裡我覺得很舒服。」
在轉業的系列故事中,成功與失敗很難定義,在安穩的賺錢中讓自己的夢想死去,對鍾引弘來說是最大的失敗;但揣摩開個小店的思思惟惟、走出第一步、堅持下去, 對他而言已是在成功的門內了。

馮南陽(高壓總經理>清爽的總裁,轉業歷時2年)
人生的下半場,不必取悅華爾街

今年44歲的馮南陽,曾是外商圈中的行銷績效高手;但在進入人生下半生之際,他發現原來還有一種人生績效他卻從來沒去經營過……。
看過白蘭氏雞精「小女生跳踢踏舞」的電視廣告嗎?那種「清清爽爽的快樂」,正是台灣食益補(Cerebos)總裁馮南陽現在的心情寫照。
但在3年前,馮南陽沒想到會有這一天。
強調「個人表現,績效第一」的外商,一向是許多年輕人就業的優先選擇。在激勵制度良好的外商公司中,只要肯努力打拚,通常不消幾年便能擁有不錯的職銜與薪水,從踏出校門那一天,馮南陽便是美商公司最喜歡的人才。1994年,他進入美商吉列(Gillette)台灣分公司,擔任集團旗下代理德國百靈牌(Braun) 家電事業部經理,憑著年輕衝勁,馮南陽當年締造「1500萬元行銷預算,創造3億營收」的記錄,將百靈品牌深耕進台灣小家電市場,同時也將自己一步步推上高階管理職。

**第一次對工作產生懷疑

**
1999年,吉列美國總部開始進行一連串整併,因應總公司高階人事變動,再加上台灣小家電市場的百靈佔有率節節下滑,當時已赴中國大陸擔任市場總監的馮南陽銜命回國接掌吉列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緊接著,他就以一連串震撼小家電市場的行銷活動,重新搶回第一品牌,並讓台灣分公司轉虧為盈。但也就在此時,馮南陽第一次對工作產生懷疑。
「成功的光環,是不小心掉到自己身上,」他說,坐上總經理位置後,伴隨而來的責任與壓力,竟讓熱愛工作的馮南陽「開始覺得很累」「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的懷疑,逐漸於心中萌芽。仔細回想從「如魚得水」到「懷疑現狀」的過程,馮南陽分析:「公司文化改變與個人理想開始衝突」是最主要的原因。90年代末期,吉列集團內部大幅整併,原本充滿彈性的授權管理,卻變成「不單單控制思想、還要控制行動」的集權式經營文化,美國總公司也在3年內換了4個CEO,企業文化巨變產生的的不安定感,讓馮南陽開始思考在這家公司中「我的價值在哪裡」?馮南陽雖然是行銷高手,但是他自嘲:在像吉列這種市值高達數百億美元的大型上市公司,他只能做「華爾街行銷」,因為每三個月就要交出財報,為了追求營收數字的成長,常常不得不做出「奇特」的短期決策,這種只論績效不論過程的管理,也讓自詡為一個強烈的「過程主義論者」的馮南陽,愈來愈無法認同。
但是要下定決心離開投資大師巴菲特都認可的「好公司」(巴菲特曾是吉列最大股東之一),並不容易。2001年初,教會的朋友送給馮南陽《人生下半場》(Halftime)一書,作者鮑伯.班福德(Bob Buford)是美國加州Buford有線電視網的總裁,在四十多歲功成名就之後,突然開始思索「事業的成功代表一切嗎?」「我到底該如何經營人生?」等問題,而他書中提出的各種對於人生的疑問,正是馮南陽埋在心裡長達兩年的困惑,班福德最後決定順著心裡的嚮往,「希望能讓成功轉為有意義」,毅然決然放下事業投身福音傳播。班福德的故事,給了當時41歲的馮南陽下決定的勇氣,2001年6月便提出辭呈,回到加拿大的家(妻小移民定居加拿大),休息3個月,順便好好思考自己的人生下半場要如何開始。

**做想做的事,過平衡生活

**
「我已經不想再追求Corp. Life、不想要做最高位的主管、不在乎管理幾名員工,」馮南陽說。因此在決定加入台灣食益補公司之前,他也考核未來的老闆長達一年,直到老闆跟他說 「你可以自己決定要雇用多少人,只要能維持一定的獲利率」,因此他決定放手一試。
今年是馮南陽加入台灣食益補第3年,他自認為成績單還不錯:主力產品白蘭氏雞精銷售穩定、辦公室員工擴編4倍、營業額比去年同期成長30%;而他自己甩掉近10公斤的贅肉、維持每週至少上健身房2次的運動習慣、每三個月回加拿大探親10天。當初捨棄可轉換為大筆現金的股票選擇權,卻換來「工作、家庭、健康維持平衡狀態」,明年就要45歲的馮南陽,臉上有著25歲的好氣色,他說,「我現在工作得非常開心」。

李昕(牙醫師>佛朗明哥舞者,轉業歷時6年)
青春有限,誠實對待自己!

決定在39歲那年,放棄牙醫師工作來當個Flamingo舞者,李昕回憶:覺得很有罪惡感,會擔心自己是不是玩過頭了!今天回頭看,正是「玩過頭」這件事讓她生命如此豐富……。
許多人對於「迷火佛朗明哥藝術中心」創辦人李昕的故事,都有高度的興趣,好奇她是有何等勇氣,能夠在29歲時離開婚姻、30歲時拾筆畫畫開畫展、35歲開始學習佛朗明哥舞蹈,39歲時決定告別16年的牙醫身分,立志成為專業舞者。而這期間她還出了2本書,書寫她的女性自覺過程,還有當單親媽媽的點滴。

**自我治療式的追尋與發現

**
回顧看來精彩的「前中年期」,李昕說「實在是因為公立醫院牙醫師的工作太無聊,每天4點下班後,就有太多時間可以去想東想西。」再加上閃電相親的婚姻關係讓她陷入極度的不快樂,覺得自己有用不完的精力,一定要找到可以宣洩的出路,所以她開始學畫畫、捏陶、跳舞,「藝術創作最大的價值在於撫慰人的心靈,」她坦承在這段發展興趣的過程,其實也是一段自我治療式的追尋和發現。
當時雖然興趣愈做愈出色,但都只是玩票性質,李昕還是兼顧著現實,保有牙醫師的工作。
但是跳舞實在太累了,幾乎耗光她的體力,李昕在39歲那年嚴肅地質問自己:「所以如果不趁年輕跳,還要等到什麼時候。」下決心當一個專職舞者後,她才發覺一連串痛苦才正要開始:李昕跑到西班牙找名師學舞,不但被老師嫌「年紀太大、骨頭太硬、節奏感太差」,讓她不得不懷疑「自己可能不是跳舞的料」,更多時候跳錯舞步,當場受到老師斥罵,一想到「40歲了還要過得如此不堪」 ,李昕常常當場掉淚。但她終於忍受過來:「哭一哭,擦乾眼淚,再繼續練習」「看到自己的進步,就有信心繼續跳」,回憶成為專業舞者9年來最大的動力,李昕仍然感慨。

**誠實面對就不會迷失自己

**
以現在的知名度與舞蹈教室的規模,她早已不需要如此辛苦的教學、演出,甚至每年還騰出2個月時間去西班牙學舞,「現在努力工作不是為了前途,只是覺得青春有限,想到做什麼一定要趕快做;而且--我真的很喜歡人因肢體舞動而發光的感覺,」李昕開懷指出:不論當教完課、表演完,或是學員有進步的時候,都是她覺得這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光。
曾經有經紀公司看好李昕的潛力,希望把她塑造為「國際巨星」,她直覺地搖搖頭:「那些都是虛的,」她說,「人一定要誠實面對自己,誠實就不會迷失」。
問她:如果有一天無法再跳舞、或是再也沒有人想跟她學舞、想看她跳舞,她怎麼辦?李昕哈哈一笑說:「我現在要停下來,隨時可以停下來啊,因為我已經找到我要的東西了……。」

連毓君(機具廠行政專員>e化業務員,轉業歷時8個月)
愛上電腦,為它奮鬥到底……。

從工作安穩的內勤行政轉做e化業務員的連毓君,即使近半年仍舊掛零的業績,讓她一想起就忍不住眼眶泛紅,但她仍堅定地告訴自己:「錯過這一次,走回頭路,就再也沒機會去嘗試。」
轉業的故事常是悲欣交集,台中東勢農家出身的連毓君,最能體會深刻。
從機具廠的內勤行政人員跨出來,成為中小企業e化軟體的業務員,轉業將近半年,連毓君的業績仍舊掛零,這些日子她都是領著不及前一份薪水一半的底薪過日子,說到這裡她眼眶有點紅了,但她堅定地告訴自己:「錯過這一次,走回頭路,就再也沒機會去嘗試。」

**電腦讓眼睛發亮

**
大學畢業第一年,學歷史的連毓君留在台北的書店工作將近一年,發現大都會的生活步調不適合自己後,她回到台中,落腳在機具廠的行政工作上,一口氣待了三年。除了初期的適應,行政工作由她做來可是得心應手,不論薪水和人際互動,連毓君也都滿意。只是日子一久,每天重複著相同的例行工作,連毓君發現不知名的倦意油然而生:她似乎看見未來的自己,就只能過著每天規律、重複的例行生活。而她也偶然發現,上班生活唯一能讓她產生熱情的就是桌上那台電腦,日子一久,這個歷史系小女生儼然是公司裡的電腦高手,所有新的軟體交到她手上,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上手。
無意間,連毓君看到職訓局補助的程式設計人才培訓課程,她跟老闆說:「我要辭職去學程式設計。」放棄穩定的工作和收入,連毓君花了半年的時間學完程式設計,打定主意要從事跟電腦相關的行業。以往企圖心不強的她說:「這是第一次那麼強烈為了達成目標,努力往前走。」
但也在修完課程後,連毓君才知道台中程式工程師的工作機會不多,想要學以致用,北上謀職是必然的選擇。加上大環境景氣欠佳,連毓君求職之路並不順利。一度她的保險業務員告訴她,不如到金控公司當理財專員,迫於經濟壓力的連毓君差點答應,而後來她卻想:既然要做業務,何不從事資訊產業的業務工作,一樣有挑戰性,更重要的是能跟電腦保持互動。

**轉業之路充滿挑戰

**
最後連毓君落腳晉辰科技,一家專門提供中小企業e化服務的資訊公司。這份工作是她所有工作機會當中底薪最低的,收入高低端看業績表現。入行後連毓君這才學到:要說服中小企業老闆從口袋裡掏出e化預算,竟是如此艱難。雖然業績表現不如預期,強自樂觀的她卻也沒閒著,除了定期電話及當面拜訪客戶外,她還大量閱讀相關書籍和報導,製作一份份專屬的簡報資料,希望在每一次溝通時,客戶能認同產品的優點;為了在客戶面前表現更自然,原本內向不擅言詞的她還訓練自己對著鏡子說話,複誦自己做好的簡報,「一定是自己的專業及表達能力不夠,無法讓客戶了解e化產品的好處,」連毓君咬著牙說。
曾經,她帶著自己家種的梨子去看以前的同事,前任老闆看著她的辛苦對她說:「回來吧,至少這裡的環境很穩定」,連毓君窩心地感受到老闆的誠意,但她卻無法拒絕自己心中那另一股邀請的力量--當1個學歷史的女生愛上了電腦,這股戀情怕是一輩子難分也難捨了……。

**李佳音(銀行理財專員>SPA芳療師,轉業歷時1年)
由逃避、選擇,到真心擁抱……

**
她和一般名校大學生一樣,對所學沒有多大興趣,畢業後進入主流企業和主流行業;直到有一天,她發覺自己的內心被另一種力量所吸引……。
在台大農機系念書時,李佳音對於所學便沒有太大興趣,因此學生時代便開始兼差做直銷,畢業後第一份正職落腳在外匯公司,除了金融課程可以讓她享受短暫學習的樂趣外,其他的「開發客戶、達成業績目標」任務,卻讓她痛苦不堪,常常踏出公司後,這位大女生不是躲漫畫王出租店看漫畫,就是待在泡沫紅茶店殺時間,8個月後便決定離職。

**拼業績成最大壓力

**之後在親戚介紹下,她通過簡單口試,順利成為一家新銀行個人理財中心的首批理財專員之一。銀行的工作看似很穩定有保障,但是隨著市場愈來愈競爭,理財專員卻是個「隨時面對新的挑戰、新的規定、新的要求」的高壓行業。李佳音雖然每月都可以輕鬆達到規定的業績目標,但是各式各樣的內部銷售競賽,卻成為李佳音工作時最大的壓力來源。
她舉例子指出:理財專員照理說應該是最瞭解客戶經濟狀況、能幫助客戶賺錢的人,但是往往每到月底,所有專員為了拼業績,就會「為了銷售而銷售」,再加上當時景氣開始走下坡,許多客戶手中的基金都慘賠,不但客戶抱怨連連,李佳音也開始對金融投資商品失去信心,「當參加例行行情分析會議,開始分心發呆時,就知道自己該準備換工作了,」她笑著說。

**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

**
對始終抓不住自己內心所愛的李佳音而言,轉行當起SPA芳香治療師,際遇卻十分偶然。前年5月,她到肯園抒解工作壓力,無意看到肯園的徵人廣告,上面寫著「不需資歷、經驗、不靠業績作為薪水標準」,李佳音當下眼睛為之一亮,「這個就是我想要的工作,」她說。
但由肯園的客戶變成工作者,中間卻經歷長達一年的等待,考驗十分嚴峻。當時肯園的徵人廣告上寫者每年7月都會招募新人,因此李佳音思考了一個月便決定辭去銀行的工作,希望能在肯園7月招募時已是自由身。但哪知那一年肯園擴店計畫告吹、暫停招募。李佳音頓時成了靠積蓄維生的失業人口,「現在回想覺得那時後的等待很冒險,但是如果沒有硬凹下去,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到底適不適合,」她說。
和過去比起來,李佳音的生活安頓不少,她很喜歡現在平靜的生活,宛彿人生抹去了過去,一切又重新開始。「提供療程服務」雖然是李佳音現在最主要的工作,但是在肯園的工作氛圍就是鼓勵芳療師要養成自己的特色,要不斷學習各式各樣的新知。
「每一份工作都會有喜歡和不喜歡的部分,端要看你怎麼去維持平衡,」她笑著說--當然,她也不用再上漫畫王去殺時間、治療自己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