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向宜蘭學經營!

2003.07.15 by
數位時代
夏天,向宜蘭學經營!
很少人去想--是企業在谷底期作了哪些奮鬥,進行了哪些改造?它產品改善多少,服務增進多少?是這些少為人知的故事,增加了企業的每股獲利,讓它在黑...

很少人去想--是企業在谷底期作了哪些奮鬥,進行了哪些改造?它產品改善多少,服務增進多少?是這些少為人知的故事,增加了企業的每股獲利,讓它在黑暗的大盤谷底,明亮得像一顆斗大的鑽石。
經濟循環的谷底通常是最難熬的,因為組織天生就具有爭功諉過的慣性,除了要有個果敢的領導者,通常還得具有較多數的靈光中階主管,才能主導組織在黑夜裡的冒險創新。

**兩個組織創新的故事

**
這期的《數位時代雙週》,報導了兩個組織的創新故事,在過去它們很難並肩站在一起,但在今天,它們在這個時機同時出現,卻又完全合理。
一個是「宜蘭縣政府」。長期以來,宜蘭是台灣所有縣市中施政滿意度最好的縣份,這故事大家耳熟能詳;但我們更關心的是--宜蘭縣政府如何經由自己組織的再造,把自己變成一個大經營者,讓宜蘭在匱乏的經濟發展條件中,由一個封閉區隔的冷僻後山,變成全台灣人的遊樂園,每年夏天,全台灣的小孩在父母的帶領下,翻山越嶺來宜蘭過暑假,也為宜蘭人帶來自主的、源源不斷的收入和財源。
一個月前,《數位時代雙週》報導了〈向台中學轉型〉,在那個故事裡,我們看到胡志強市長向西班牙畢爾包市取經,邀請紐約古根漢美術館來台中籌設分館,進而將台中「重新鑲嵌」進世界博物館城市網絡的企圖心。這一回的宜蘭,我們再度看到劉守成縣長在全台灣的區域市場裡,標定宜蘭的分工角色,並動員全縣政府和鄉親青年「改造公部門經營力」的故事--宜蘭的綠色休閒生意,已經被證明是全台灣最會賺錢的business,光是去年冬山河邊的「國際童玩節」,就為宜蘭帶來16億台幣的收入。

**是誰帶來劇烈轉變?

**另一個是「中華電信」。前身是電信總局,不消分說,企業化後的中華電信仍然具有著公務員組織臃腫肥大的身型,GSM行動電話開放之際,它輕易地就丟掉了「大哥大龍頭」的江山。
但是今天呢,中華電信比所有民營業者都經歷了更多的尊嚴、自信、榮耀、屈辱的洗禮,去年底,它們再度奪回「大哥大龍頭」的寶座,公司內老少混血的各類業務兵團,洋溢著公營事業裡少見的硝煙味;是誰為中華電信帶來了這樣劇烈的轉變?
7月中,中華電信工會與新任董事長賀陳旦爆發了「庫藏股」的衝突,連帶地為中華電信赴美發行ADR一事蒙上陰影,許多人都將導致當年中華電信第一次釋股不順的內部紛爭,再度拿來與此次類比;但對《數位時代雙週》的資深編輯林義凱而言,這一次的背景與當年截然不同--他上上下下走訪中華電信8個事業部(這是它第一次讓媒體記者這麼自由趴趴走),記錄了由企業文化、組織動能、策略速度到願景規劃上--偌大的今非昔比;在毛治國、賀陳旦兩任董事長任內,中華電信早已非當年吳下阿蒙。
這是兩個組織改變的故事--〈向宜蘭學經營〉、〈向中華電信學年輕〉,在後工業社會裡,創新變得很容易,卻也更難--端視你改善、改良、改變自己的能力……。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